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西门吹雪异界游 [目录] > 第25章: 剑神一笑

《西门吹雪异界游》

第25章 剑神一笑

长空断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其实,若是西门吹雪将这三个月将精力放在突破修为上的话,现在他绝对已经是一名剑候强者,但是,西门吹雪在提升修为的同时,更加注重肉tǐ的防御,所以他历时三个月,才堪堪达到剑灵三段巅峰而已。

虽然这样的修炼速度已经让无数人干瞪眼,甚至让无数的天才们羡慕,但是三个月从剑灵二段晋升到剑灵三段,这样的速度对西门吹雪来说,确是有些慢了,别忘了,他从剑者一品到九品,连一个月都不到,从剑师到剑灵,速度也是奇快,从剑灵二段到三段也只是区区半月,而这次从剑灵三段晋升到剑灵三段巅峰居然足足三个月多,算起来,还真是有些慢了。

此时,西门吹雪依旧如常,稳稳地在瀑布的冲击之下打坐。

淘淘宛如天河泻下的银流不断冲击在西门吹雪全身,而西门吹雪宛如一尊雕塑一般,纹丝不动。

就在这时,一阵打斗声传进了西门吹雪的耳中……

在湖泊的对面,正有一男一女在斗剑,让西门吹雪有些震惊的是,这二人居然是凌空而斗!

凌空虚度,凌空飞行,这是至少要达到剑宗级的强者才能办得到的。

“想不到,居然是两位剑宗以上的强者打斗。”打坐中的西门吹雪已然开眼,一边望着拼死搏斗的二人,一边点评二人的剑法。

“不错,到了宗级以上,对剑的体悟果然不同,这二人的剑招都已经不被招式所束缚,不过距离‘化境’,还差得远……”西门吹雪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看来这个世界的剑者们,应该不会让我太失望才对。”

化境,乃是一种剑法或者刀法在招式上所达到的境界。

所谓化境,简单来说,就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境界,如西门吹雪的一剑西来,就是剑法达到化境的极致所演化出的绝杀一剑。

能在招式上达到化境的人,任何招式在他的手中都已经不再是普通的招式,任何的招式都是致命的招式,就像前世的西门吹雪,草木竹石,天地万物,均可为剑,两者是一个道理。

场中斗剑的一男一女早已经发现了西门吹雪的存在,而他们二人,正是剑宗强者,对西门吹雪这小小的剑灵三段的修为,可以说是不削一顾,要是他们知道西门吹雪对他们二人剑法上做出的点评,绝对会让他们二人大吃一惊的。

斗剑的两人的剑法各有千秋。

先说那名女子,他的剑招,如绵绵流水,如缕缕柔云,缠缠绵绵,就像是风中漂浮的软弱无力的丝绸,但是其中却藏有很大的暗劲,若是被女子那绵弱剑招的外表所惑,绝对会吃大亏。

而且这名女子浑身爆发的,正是五行元力中绵柔连贯的水元力。与她那绵柔的剑法倒是相配的紧。

再看那名男子。

此男子一手剑法显得流里流气,就像是不入流的剑招一般,可每一剑使得都恰到好处,似乎是滔滔海浪,一浪接着一浪,而且攻守兼备,招招要人老命,显然是一个狠角色。

这名男子用的,正是五行元力中的土元力,刚好是水元力的克星,五行元力相生相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正因为男子的土元力克制女子的水元力,而且这名男子的元力浑厚程度又超过了这名女子,所以男子一直占据着上风,就像是一头饿狼择食一般,随时等待机会发动致命的一击。

“浪子剑阿飞,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挡住我柳如烟的去路!”那名女子有些元力不支,所以停下攻击,怒目瞪着面前的男子。

待这名叫柳如烟的女子停下身形,西门吹雪才略微打量了她一眼。

这是一名看起来年龄不足双十的绝美少女,云柔细弱的秀发,粉白的瓜子小脸,一双迷人的清澈双眸,一身水润如虹的青裳,一张精致的樱桃小口……

望见此女面目的第一眼,西门吹雪居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中夹杂着一缕别样的情。

“绵剑柳如烟,我并不想与你为敌,”浪子剑阿飞望了柳如烟一眼,说道:“交出寒冰魄,我放你过去……”

“妄想!寒冰魄对剑宗冲击剑尊都有着大用处,就算毁掉,我也不会给你……”柳如烟气得银牙一咬:“如果我回到水云阁,定然会让我师父将你碎尸万段!”

“既然如此,那你就死在这里吧!”浪子剑阿飞冷冷一笑:“别拿水云阁压我,也别拿你师父‘寒剑尊者’吓我,今日我就杀了你灭口,然后宰了瀑布下那个小子,世界上就再没人知道你柳如烟是死在我浪子剑阿飞的手中。”

说到这里,浪子剑阿飞用眼角余光扫了瀑布下的西门吹雪一眼。

“你敢……”

柳如烟有些气得牙痒痒,他知道这个浪子剑为人心狠手辣,虽然身后没有什么大背景,但他却是个说到做到的狠角色,天赋也还不错,凭自己的努力,居然以不足五十岁之龄就达到了剑宗级,也算是一个天才般的人物了。

此时,柳如烟已经有些明白自己将要面临的处境,狠狠瞪了一眼浪子剑阿飞,她猛地回过头朝瀑布下的西门吹雪喊道:“你还不快跑,等下他会杀了你……我来拖住他,你逃脱后,到水云阁找我师父寒剑尊者,让她替我报仇……”

说完,她挥起手中长剑,运转体内全部水元力对浪子剑展开攻击。

“逃得掉么?”

浪子剑阿飞似乎是心下发狠,又似是不想继续纠缠下去,猛然斩出一剑迎向柳如烟。

阿飞的一剑,居然将柳如烟生生震退数十米!这绝对是元力上的巨大差距。

“你,你居然是剑宗中期!”柳如烟绝美的容颜上充满不甘,“看来,今天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柳如烟心想,就算死,自己也不会把寒冰魄交给浪子剑,就算自己将寒冰魄给了他,他还是会将自己杀掉灭口,与其这样,还不如将寒冰魄毁掉!

就在这时,浪子剑阿飞与柳如烟的上空居然飘起了朵朵雪花,而且,一股庞大的灵魂之力瞬间朝柳如烟与阿飞二人压迫过来,这股灵魂之力,简直是大的可怕,只能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

柳如烟有一种感觉,这股来自灵魂的威压,绝对比他的师父寒剑尊者的威压还要恐怖太多!

寒剑尊者,乃是剑尊巅峰人物,已经快要冲击剑圣的存在,那么比剑尊巅峰人物的威压还大的话,绝对是剑圣,至少是剑圣初期的人物。

而且此时是初秋季节,天空怎会下雪?

浪子剑阿飞顿时一愣:“这是领域……”

“不知道是哪位剑圣前辈再此,浪子剑阿飞无意冒犯,还请恕罪……”

柳如烟与浪子剑阿飞均被这股庞大的灵魂之力压迫的不敢有丝毫动作,生怕会惹恼了这个恐怖的存在。

“那个叫阿飞的,我师父很不喜欢你,限你三息之内消失,不然的话……”瀑布下的西门吹雪此时已经站起身形,望着阿飞冷冷开口。

“啊?这……”

阿飞被西门吹雪的话吓了一跳,“咋回事儿,明明是我和柳如烟两人打斗惹怒了这位恐怖的存在,怎么这位剑圣前辈偏偏不喜欢我?”当然,这句话只是在他的心里嘀咕一下,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出来。

望了柳如烟一眼,阿飞心中充满不甘,但是没办法,一位剑圣发怒,可不是闹着玩的,人家随便动一动手指头,自己就死的不能再死,寒冰魄固然重要,但是命更重要,命要是没了,一切就都玩完了……

狠狠瞪了柳如烟一眼,阿飞无奈地飞身离去……

这一次,阿飞冒着得罪水云阁的危险拦截柳如烟,不但没得到寒冰魄,又暴漏了自己剑宗中期的实力,还彻底得罪了水云阁,以后的路,难啊!!!

看着阿飞的离去,柳如烟长出了一口气,望着瀑布方向的虚空道:“多些前辈的救命之恩!晚辈没齿难忘。”她知道,一般到达剑圣的强者都是隐世苦修准备冲击永生的剑皇之境,最是讨厌被人打扰,所以她望了西门吹雪一眼,甜甜一笑。

西门吹雪亦是冲柳如烟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这一丝微笑,如冰山上刮起的一丝春风,让人感到心暖。

如寒流中夹杂的一丝温热,让人不觉得身寒。

如万木丛中的一点嫣红,让人难以忘却……

“这是一个男人的微笑么?”

柳如烟被深深震动了,她细细打量了西门吹雪一眼,这才发现,这个俊逸的少年,居然是一名冷如冰霜的傲绝之人,但是,一个如此冷傲之人,他的笑,居然能让柳如烟有如此众多的感觉!?

柳如烟心中震撼,“原来,世上最美的笑,居然是一位绝冷之人才拥有的……”

这就是西门吹雪的笑,这就是一代剑神的笑。

(收藏有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雨欲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