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西门吹雪异界游 [目录] > 第37章: 算计

《西门吹雪异界游》

第37章 算计

长空断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

听了裘天愁的话,呼延驰犹豫了。

虽然自己的天鹰宗已经折损两名剑候,但自己却依旧是一宗之主,折损两名剑候虽然让自己的门派整体实力变弱很多,却还未到摇摇欲坠的地步。何况自己还有五大剑灵三段的长老,在三等宗门中,如今的天鹰宗虽然不算上等,却依旧是正牌的三等宗门,虽然自己很想杀西门吹雪,可让自己加入鬼宗,却还是不情愿的。

“怎么?呼延小子,入我鬼宗难道还会辱没了你不成?”裘天愁扫了呼延驰一眼,阴声道:“哼,你要是加入我鬼宗,我还得考虑收不收你呢!”

“裘先生莫动气。”

呼延驰顿时摆出一副笑脸,心中却是叹骂:“好你个裘天愁,我将鹰愁岭送你你不要,却打上了我整个天鹰宗的主意!哎,这裘天愁阴险无比,今日提出这样的要求,我若是不答应,恐怕会遭到他的记恨……”

再次满含阴狠地扫了一眼台上的西门吹雪,呼延驰心中又是一阵长叹:“如果我加入鬼宗,利用这裘老儿将西门吹雪灭杀,他日再找机会脱离出去,岂不妙哉?再说,这西门吹雪的潜力确实太大,几乎可以跟五十二名‘风云榜’的那些天才相提并论了。看来,我要报仇的话,还真要靠这该死的裘老儿才行。”

打定主意之后,呼延驰又是一叹。随后装出一副忍痛无比的样子对裘天愁道:“裘先生,我呼延驰,愿携天鹰宗加入鬼宗!”说完,呼延驰还作出一副难以割舍的摸样,将双眼一闭,就好像被人强迫一样,表面功夫做的着实到位。

“嗯?真的?!”

裘天愁明显没想到呼延驰居然真的答应加入鬼宗,虽然说鬼宗不在乎一个呼延驰,甚至不在乎天鹰宗,但是他呼延驰好歹也是一个老牌的剑候,他来到鬼宗的话,怎么也得给一个长老的位子,若是将此人用的恰到好处,绝对是一个得力的助手。

这使得裘天愁的心中偷着乐,接收了天鹰宗的话,那不就等同于接收了天鹰宗的一切,这可比区区鹰愁岭那一座山岭强多了,而且也使得鬼宗实力大了一些,剑候虽然在五行大陆不算什么,可在南域这样的贫乏之地,剑候已经相当了不起了,整个鬼宗也只是有四大剑候而已,如今在加上这呼延驰,那就是五大剑候了,裘天愁能不乐么?但是乐归乐,装还是要装一下的。

看了一眼呼延驰,裘天愁那被阴煞之气遮住的面庞,根本就看不清其表情到底是笑、还是哭,只是听到他‘鬼哭狼嚎般’地开声:“呼延兄弟,我也只是与你开个玩笑,你不必当真,我这做老哥的,难道还能不帮你击杀仇人?再说台上那小子只是区区一剑侯,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妈的,该死的裘天愁!”呼延驰心中暗骂道:“要当贱人还要立牌坊,装什么清高!”不过,呼延驰可不敢真骂出来,只能一脸赔笑:“宗主,属下呼延驰拜见!”

呼延驰懒得废话,直接来个下属参见掌门的大礼。这下你裘天愁就不能在装逼了吧,要是再装,老子直接闪人,自己想办法报仇去,这股窝囊气可让人受不了。

“呃,这……”裘天愁一脸阴笑,但还是故作为难道:“哎,既然呼延兄心意已决,我要是在推脱,就显得做作了。也罢,那呼延兄就委屈一下,到我门下做个长老如何?”

“全凭宗主定夺!”呼延驰一直单膝跪地,态度恭敬无比。不过,他的心却在膨胀,那是被生生气的,自己虽然只是三等宗门门主,可也从未给别人下跪,想不到……

“宗主,您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呼延驰看了一眼裘天愁,将目光锁定到了西门吹雪身上。

此时的西门吹雪,依旧在台上,他之所以没下去,是因为自王然陨后,又有其他宗门的人上去挑战,这让西门吹雪显得极为无奈。

“要杀他,不能在这里动手,免得被人说我以大欺小。”裘天愁扫了一眼台上比斗的西门吹雪,阴阳怪气道:“不过,等南域盛会结束,我们可以来个半路截杀!”

说完,裘天愁发出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怪笑。

……

“你出剑吧,否则你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

西门吹雪侧目斜视了对手一眼,淡淡而言。

“好,果然够狂,铁剑门徐长生前来会你!”

徐长生,是一名年约三十的文雅中年人,一身青袍,一手白纸扇,腰间一口青色三尺长锋,此人在铁剑门算得上是少有的天才,二十四岁的时候便已经晋升到剑候级。如今过了五年,虽然仍未突破,但是依旧没人敢小看他,因为剑候级这个层次,是五行大陆无数天才修者的一道大坎儿,这道坎儿曾经将无数高高在上的尊级们都能卡住两年、甚至三年以上,他徐长生今年才二十九岁,有生之年踏足宗级,基本上是铁定的了。

“长生这孩子,还是这么要强,见到实力高绝的对手就有些忍不住。”铁剑门掌门傅青主望着擂台上的两人,老气横秋道:“不过,以长生的资质,倒也能与这冷峻少年一战。”

傅青主之所以如此肯定徐长生能与西门吹雪一战,是因为西门吹雪从开始到现在,基本上没有太过地展露实力,虽然面对血厉与王然二人,都是一剑击杀,但是有一些老资格的剑候们还是可以做到的,一个新晋一年的剑候,与一个晋升剑候十年、二十年的老牌人物,能一样么?正因为徐长生进阶剑候级已经近六年,所以傅青主才不担心。

而且,西门吹雪的年龄太年轻了,傅青主认定,就算这西门吹雪再天才,再妖孽,他晋升剑候级的时间也绝计不会太久。

此时,太上的二人已经蓄势待发。

徐长生收回白纸扇,将腰间的长剑摘下,缓缓抽出。

“铮……”

一声清脆的剑鸣。

“听天鹰宗的人说,你叫你西门吹雪。”徐长生负手扬剑,望向西门吹雪,道:“不知在下可否高攀一二,喊你声西门兄?”

“有何不可。”

西门吹雪冷然地答了一句。他也不想结下太多仇怨,他不怕,但是他身边的人却怕,他就算实力在强,修为再高绝,但是身边的人总有落单的时候。所以,西门吹雪做事,已经在无形之中改变太多。

“好,若是今日死在西门兄剑下,长生也无怨,若是今日大难不死,定要与你痛饮三百杯!”

说完,徐长生手上轻轻一抖,长剑已然祭起。他跨步一纵,挥剑挽起一朵璀璨的剑花,与西门吹雪的距离已经拉近了五米有余。

不得不说,二等宗门就是强过了三等宗门不少,刚才与西门吹雪交战的都是一些三等宗门的宗主,他们的剑招走势,步伐定位都显得太肤浅,太粗糙。

而眼前的徐长生,不愧是铁剑门的天才,单单是他那一个跨步飞跃,随手挽起的一个剑花,就已经强过了那些三等宗门的宗主不少,这徐长生的扬剑起手式,居然令西门吹雪眼睛一亮!看来这个世界的剑候们,并不完全是一无是处的,至少这徐长生的剑还勉强说得过去。

**********************

(兄弟们,给点动力啊,收藏推荐呀!!!)

……本章完结,下一章“ 剑术一线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