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西门吹雪异界游 [目录] > 第38章: 剑术一线天

《西门吹雪异界游》

第38章 剑术一线天

长空断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着!”

徐长生知道,对手西门吹雪不简单,从他那霜雪般的神情,冷绝如电的剑招,以及面对对手的淡然中就可以看出,这西门吹雪在剑候的领域中,是绝对的强者,所以徐长生也不藏拙,出手就是铁剑门绝学——《铁云缠丝剑》。

铁云缠丝剑,不但有金之力的刚猛,又似云水的无相之柔,更有一定的缠绕之力,以精妙的剑招施展出来,能令对手感到有心无力,而徐长生主修的,正是五行元力中锋芒锐利的金元力。

白色代表金元力的实质化护体罡气,白芒闪耀的三尺长剑,配合铁云缠丝剑精妙的剑法,一直以来都让徐长生在剑候这个层次中难遇对手。

“呀!”

徐长生一剑横切,直取西门吹雪颈部,不等这一招用老,紧接着配合一记腿法直扫!

而西门吹雪纵身一跳,躲过下盘的腿法,又横剑一格,挡住了徐长生的杀招。

西门吹雪似乎来了兴致,也不想让徐长生败得太快,所以见招拆招,根本不急着击败他,看他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好快的身法,好强的反应速度!”

徐长生赞了一句,旋即再次发起攻击。

……

“恩,不错,长生这孩子将本门的《铁云缠丝剑》已经练出了一定火候了。”台下的傅青主,观望着台上的徐长生,赞了一句。

可是,让傅青主没想到得是,二人都已经交手十余招了,那西门吹雪居然一剑没出,都是防御。更让傅青主瞪眼的是,徐长生已经将铁云缠丝剑的杀招用了好几招,愣是连碰都没碰到西门吹雪一下!

“这怎么可能?”

徐长生也是有些纳闷儿了:“我已经连攻了十几招,却感觉这西门吹雪就像是一座万年不朽的雪山,又似广阔无垠的碧海,不仅让人望而生畏,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

就在徐长生呆立之际,负手而立的西门吹雪说话了:“刚才你那一剑,应该在横斩的时候,加上一丝绵柔,再配合一道锋锐的暗劲相辅。那样的话,效果会更好。还有你那直刺的一剑,速度太慢……”

“什么?你居然知道铁云缠丝剑的要点?”徐长生眼睛瞪得老大:“你,莫不是你学过我们铁剑门的铁云缠丝剑?不可能啊,铁云缠丝剑就连我们铁剑门都没几个人会……”

不光徐长生呆了,就连铁剑门掌门傅青主都呆了,这怎么可能!

铁剑门创立至今已经有近千年历史,而傅青主更是自甚已将铁云缠丝剑练到了极高的层次,虽然他知道其中要点与不足,但他那都是经过无数次的演练推敲,以及他那早已仙逝的恩师铁云子多年的教导而得出的结论。可这西门吹雪明明就没练过铁云缠丝剑,只是看着徐长生施展了几招,就能看出其中韵味,一语道破其缺点与不足,这绝对是令人骇然的!

“出招吧,还没分出胜负呢。”西门吹雪再次淡淡开口。

徐长生狂晕,这还没分出胜负?我的剑招已经被你给看穿,连其中缺点不足都已经被指出,这还怎么打。徐长生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居然一招都不出,只是一味地防御就令自己接近崩溃!

令徐长生更加郁闷的是,他一直被冠以天才之名,所谓天才,自然是修炼、悟性、招式都强过别人许多。可是眼前的西门吹雪,他的年龄绝对不超过二十岁,以不足二十之龄进阶剑候,这已经是绝对的天才了,更让自己郁闷的是,他居然还将自己这个进阶剑候足足五六年的老牌剑候给逼的毫无办法,与西门吹雪一比,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不过,徐长生不是一个容易服输的人,将手中长剑一扬,再度发出一大招!

这一剑,在铁云缠丝剑中称作‘铁树开花!’

以庞大的金元力为引,再控制金元力化作绵柔之态,从而结成朵朵金花压向对手……

铁树开花这一招练到极致,能结出九九八十一朵金花,可这是需要达到剑宗后期的实力才做得到的,就连傅青主这个铁剑门掌门,也只能击出七七四十九朵而已。

而且每一朵金花中,都蕴含不俗的威力,徐长生这一击,足足击出五五二十五朵脸盆大小的金花,几乎将他体内的金元力抽空!

“不错,长生居然能发出这一招,而且还足足引动二十五朵金花,这已经是剑候的极限了!”傅青主虽然被西门吹雪所震,此时见到徐长生用出铁云缠丝剑的绝招铁树开花,也不由得一阵感叹欣慰。

面对着眼前半空中的二十五朵金元力凝聚成的金花,西门吹雪淡然一笑:“这一招还可以,不过,剑招是用来杀人的,却不是拿来欣赏的。”

瞬间,西门吹雪动了起来!

‘嗖……’

一阵狂风一起,

一阵寒光一闪,

一声剑鸣一吟,

西门吹雪以剑啸雷音之速挥出五剑!

五道剑光一闪而逝……

半空中,二十五朵金花渐渐破碎,随后消散化作虚无,重归天地间。

“这……”

徐长生已经彻底无语了,这一招铁树开花,他在面对其他剑候的时候,从未用过,因为其他的剑候从来没有一个人能逼的他使出这一招。但是,眼前的西门吹雪,不但逼得他毫无办法,更是轻易就将这铁树开花一招破去!

在这一刻,他的心被深深震。徐长生一直被称为天才。然而在面对更为年轻,更为天才的对手时,他怎能不震?况且又被眼前的对手轻易击败!正因为自己是天才,所以徐长生的心才更容易变得脆弱……

“居然是‘一线天’!那是剑法达到一定境界才能用出的‘剑术一线天’啊!”傅青主满眼狂热,显得有些语无伦次:“就是当初自己的恩师铁云子,也没能达到‘一线天’的境界呀……”

不光是傅青主,台下望月广场上,十几个二等宗门的剑宗级强者完全被震到了,一线天这种高境界,不到宗级是连知道的资格都没有的,所以那些三等宗门的人只是感到震惊,却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而震惊。

这么来说吧,整个南域的所有剑者们加在一起,能用出一线天的,也绝对不超过五个人!所以这些二等宗门的宗级强者们才会如此震惊。

一线天,乃是剑术修炼到一定的层次后才能用出的连贯招式。

所谓一线天,是指一个人用剑破去大规模,或者大面积攻势而用出的剑术。

一线天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出剑之后,所有剑招都会连成一条线,每一剑的攻击落点都是一个连贯,能轻易破去一般的大规模招式或者大面积攻击。

在一线天之上,还有着上云天、化境以及无境。

而一些剑宗后期的人物,或者剑宗中的超级天才,则差不多能领悟一线天的要点,但是要用出,还是很难。

至于上云天,不到尊级层次,很难用出,不少的尊级中,都有很多没有领悟上云天的。

至于化境,不到圣级想都别想。

而最后的无境,则是皇级的永生至强者才能接触到的。

……

“徐长生,你那一招铁树开花相当不错!”西门吹雪扫了一眼垂头丧气的徐长生,说道:“那一招,如果你能做到加快速度,力量凝聚,威力会更大,更迅捷。你记住,剑是用来杀人的,不是让人欣赏的!”

徐长生无力地抬起头看了西门吹雪一眼,眼中满是无奈,满是灰白,就像一个生机以绝的人一样,毫无斗志!

“哼!”

西门吹雪看了徐长生一眼,怒斥道:“作为一名剑者,居然连小小的打击都接受不了,你根本不配用剑!一名剑者,不但要承受相当的寂寞,更要有一颗敢于斗天的心!否则,何以称的起‘剑者’二字!”

“簌……”

一股刺骨之寒,朝徐长生扑去。

听了西门吹雪的话,徐长生沉思许久。忽然,他猛地惊醒:“是啊,作为一名剑者,难道连小小的失败都不能接受吗?五行大陆上,就连几千年前的剑皇‘赤帝大人’,年轻时不也被人击败过吗?‘邪皇’前辈少时不也被人追杀过么?我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西门兄,谢谢你!”望着西门吹雪,徐长生一脸感激之色:“今生,我徐长生认定你这个兄弟,不过,我下次见到你的时候,还是会先与你斗上几剑!”

望着重新寻回自信的徐长生,西门吹雪会意地一笑,没有说话。他之所以点化徐长生,是因为他发现徐长生确实有可取之处,是一个可造之材,也许经过自己的这一次点化,他回去能堪破宗级的门栏也说不定。

而且,徐长生还不到三十岁,能在三十岁就在剑道上有了一定的造诣。西门吹雪认为,或许二十年后,他会有更大的发展,至少他的潜力不止剑宗级,尊级都有可能。

西门吹雪担心,如果自己进境太快,走的太远,那谁来做自己的对手?十年之后,二十年后,还有谁有资格做自己的对手?要知道,一个绝世的高手,最怕的就是寂寞!

因此,当西门吹雪发现一个人有可取之处时,不是像别人一样想着将之击杀,而是让其成长,只要这个人不是奸恶之人,那么几十年后,这个人或许能成为自己的对手也说不定。

这就是剑神西门吹雪。他的步伐,他的心境,委实超越了常人太多,光是这份心境,就已经远远将所有人抛在了后面。

***********************

(兄弟们,收藏起来呀!)

……本章完结,下一章“ 来自慈航剑派的邀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