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西门吹雪异界游 [目录] > 第5章: 练剑(二)

《西门吹雪异界游》

第5章 练剑(二)

长空断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折了一支三尺竹节下来,将两端微微在岩石上磨平,西门吹雪便以竹代剑,练起剑法来……

西门吹雪此时演练的,只有一式,便是‘刺’!

一代剑中之神,西门吹雪,脑中的剑招何其之多,昔年他见过的剑招何其之杂,但是,随着境界的提升,随着心境的体悟,他的剑,已经超越了自身,忘我之境,忘情之境,都达到过!

而且,剑在于心,心中有剑,剑招更是不需要繁杂,昔年他人剑合一,只一招,只一剑,便可轻易斩敌!将繁杂的招式简化,融合,此为心剑!心剑者,乃是剑之大道也。

所以,西门吹雪今天要练的,只是简单一刺。但是,在他练习这一刺的时候,才发现,他拔剑、出剑的速度,太慢了,比之前世的他慢了简直百倍不止……

他不是有意忽略了这一点,而是下意识的忘记,前世的他,出剑、拔剑之时,在一瞬间便可取人首级,但这毕竟是曾经了。西门吹雪剑术高绝,这与他闪电般的出剑速度也有很大关系。所以,意识到自己出剑拔剑的速度太慢之时,他首先要练的,却是拔剑、出剑。

就这样,他一次次重复着相同的动作,一遍遍反复练习。动作只有一个,出剑、拔剑……

一整天过去,西门吹雪的出剑与拔剑的速度,已经快了几倍不止,但是,这与他前世的差距,还是太大,遇上高手,依然是只有被秒的份儿,所以,他还要继续……

直到傍晚,他才回去,吃过几个馒头之后,马上打坐练气,深夜才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再次来到竹林练剑。

对准一颗小腿粗的竹子,西门吹雪再次练习出剑拔剑,每一次出剑,都恰好击在竹子的正中,每一次拔剑,都带起一阵破空的‘嗖’‘嗖’风声!

就这样过了半月有余,拔剑出剑的速度,已经练得差不多,基本已经是这个身体的极限速度了,西门吹雪知道,若是想再提升出剑速度,首先要将内力提升一些才行,否则的话,应该是不可能了。

不过,这样的进境,已经大大超乎了西门吹雪的想象,想当年自己前世单练这出剑的动作,就足足一年有余,这一世,居然半月就达到一个极限,看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应该没有那么废物才对,可为什么他的记忆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练过剑的记忆?西门吹雪有些疑惑。

此刻,西门吹雪正在练习‘刺’,手中的竹节,在这段时间内,已经换了百根不止,而这一式刺,在西门吹雪前世的经验之下,也是只用半月,就已经练得炉火纯青。虽然还远远不如前世,但是若要杀伤西门烈那样五级剑者的废材,简直易如反掌一般!

西门吹雪练习拔剑出剑半月,练习直刺半月,两者加在一起,已经过去整整一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时间,西门吹雪最先做的事情,却不是练剑,而是他那身脏乱的长衫,已经被他清洗的白衣胜雪!

白色,永远都是西门吹雪的代表,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白色,依然是他的最爱,出尘不染,似雪一样洁白,这就是西门吹雪。

在这段期间,由于西门吹雪终日练剑,使得体能有了长足的进步,那原本瘦弱的身躯,居然显得有些挺拔,原本瘦似鸡骨的前胸,也有了一些胸肌,原本苍白的面庞,此刻虽然没有多少血色,但是已经是那种健康的白皙。

此时西门吹雪的气质,已经越发接近前世,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透漏着一丝深不可测之意,再配上那一身胜雪超尘的白衫,谁能想到,这个少年,就是当初那弱不禁风,饱受欺凌的西门家蔗出子弟呢?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日夜苦练,西门吹雪不但剑术大进,内力也是有了长足的进步,不过,他不知道自己的整体实力,相对五行大陆上的剑者该如何划分,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级别。

在前几日内视丹田之时,他就发现,自己的内力与前世有所不同,前世的内力,乃是单纯的天地灵气,灵气中只蕴含少许五行之气,但是他感觉此刻丹田中的内力,居然是一冷一热两种形态,丝毫没有五行之力,哪怕一丝也没有,有的只是一冷一热两种力量。可这两种形态却又互不侵犯,互相调和!就像一男一女,一阴一阳一样,相处的非常融洽……

因为没有觉察出有害之处,所以西门吹雪也就没有刻意去观察丹田,现下最要紧的还是提升实力。有了实力之后,自己才能更快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回到西门家,由于今天西门吹雪回来的早,只是下午,经过演武场之时,演武场上还有不少人在演练剑技,其中正好有着西门烈这个大块头。

眼角余光一闪,西门烈瞟见了西门吹雪,顿时吼道:“西门吹雪,你给我过来!”

若是当初的软弱西门吹雪,说不定会被西门烈这一吼给吓得做到地上,可是,如今的西门吹雪,乃是剑神附体,又怎会理他?因此,西门吹雪没有丝毫停留,依旧大步朝自己的小屋行去。

“哎呀?莫不是这小子吃错药了?!”

西门烈明显没想到,平日里软弱无比的西门吹雪,今日居然敢无视他的命令!这简直是太意外了,可是接着,他便意识到,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挑衅!扫了一眼周围人满眼惊讶的目光,西门烈脸热难耐,嘭的一声跳起老高,朝着西门吹雪大步奔来。

“吗的!你这个臭小子!居然敢无视我!”

下一刻,西门烈挡住了西门吹雪的去路。

“你,挡我的路了。”

声音淡然之极,傲然之极,冷然之极,这道声音,自然是剑神西门吹雪发出。

西门烈被这冰冷之极的声音震得猛然一顿,他的心底,居然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快给他让路,不然你会死……

可是,西门烈偏偏就是不信邪,再加上自尊心的作祟,他就更不能让路,一旦让路,他还有何脸面立足?再说旁边还有那么多人看着!若是让开的话,脸面何存?

西门烈清了清头脑,怒喝道:“西门吹雪,你这个蔗出子弟!不但你是蔗出,就连你的父亲也是蔗出!你居然敢无视我的话,我看你是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西门家养了你这么多年,已经仁至义尽!”

“说完了么?”

西门吹雪再次发出一道冰冷的声音:“说完的话,让开!”

“嗯!?我看你今天真是吃错了药!”

西门烈被气得面色发黑,突然注意到西门吹雪手中的一节三尺细竹,这根竹子,居然还被打磨成一把粗陋的剑的形状……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吃错了药,原来是也学人家练起了剑……”

西门烈用尽语言侮辱这西门吹雪:“不过,你拿着一根鸡毛就想当令箭,是不是太儿戏了!整个玉兰城谁不知道,你西门吹雪是一个废物!一个不行修炼五行元力的废物!”

****************************

(兄弟们,收藏下呀!)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我的剑,不是用来看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