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西门吹雪异界游 [目录] > 第99章: 临阵突破,宗级后期

《西门吹雪异界游》

第99章 临阵突破,宗级后期

长空断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天魁的千蛇舞一击,虽然将攻击力主要集中在大面积上,可是依旧将西门吹雪给击成重伤,这是西门吹雪有生以来,包括前世所在,受到的第一次打击,受到的第一次重伤,昔年他进入忘我之境研习剑法,挑战无数高手,虽然也曾受伤,可是却没有一次伤的如此之重,而他此刻,也终于真正的见识到了何谓半尊。

“哼哼,”天魁虚空踏足,朝前走了几步,得意道:“虽然你很天才,虽然你用出了剑术上云天,可惜,你修为尚浅,元力不足,根本就不足以将我的千蛇舞破去。”

虽然天魁说西门吹雪元力不足,修为尚浅,可一旁的天邪与狂龙心中可就骇然了,因为他们都有自知之明,若是换他们二人来接天魁那千蛇舞的话,他们绝对会死的不能再死,绝对连渣都不会剩下,而西门吹雪不但接下了这一击,更是用出了剑术上云天,虽然西门吹雪没有破去千蛇舞,虽然他此刻身负重伤,但依旧让天邪与狂龙震惊不已,他们此时,终于见识到了西门吹雪的强大与变态。

“难怪琴怀远与他座下八大长老被他三剑击杀!”狂龙口中喃喃自语:“原来他竟然悟出了剑术上云天!”

“看来,法一他们五人,的确是被西门吹雪击杀无疑……”天邪望了西门吹雪一眼,眼中布满嫉妒之色,上云天,天邪根本就没悟到一丝一毫,就连一线天他也是用的不是十分熟练,所以,他嫉妒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被千蛇舞那一击所蕴含的巨大力道给生生击成重伤,此时,他半跪在地上,艰难地用剑支撑着身体,他那一身如雪白衣,已经被自身鲜血染红大片,他的嘴角,不断溢出丝丝鲜红,但是,他的面容依旧如寒芒笼罩,如霜如雪,他的气质依旧如万古天剑,傲绝横生,他的发丝依旧随风飘舞,神采飞扬,他,没有败,换句话说,他西门吹雪,是一代剑神,他不会败,若天魁不是比自己高了足足两个阶段,那天魁会死的很惨,若是西门吹雪的元力程度能达到宗级后期,那天魁也讨不到丝毫便宜,甚至会被西门吹雪给轻易击杀!

所以,西门吹雪不是败在剑术上,不是败在本人上,而是败在了元力之下,可是败就是败,男子汉大丈夫,尤其是一个用剑者,懂剑者,虽然不愿面对败,但是如果真的败了,却也无话可说,可是,西门吹雪会这么就轻易服输吗?他要是真的如此简单就轻易言败,那他就不是剑神西门吹雪了!

不远处,天魁望向半跪在地的西门吹雪,他发现,西门吹雪的目光中,有着一股令自己恐惧的力量,他的眼神中,如火如水,如热如寒,如阴如阳,如同天地间的两个极端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眼神中,更有甚的是,他从西门吹雪的身上感受到丝丝威压……

天魁之所以有这种感觉,是因为西门吹雪的阴阳落雪领域已经在五行之中慢慢展开,而天魁感受到的威压,则是西门吹雪的灵魂下意识的震怒所带动,他的灵魂庞大如山,乃是堂堂圣级灵魂,自然可以令天魁这个半尊震颤。

一股不甘之怒,在西门吹雪心中萌生,一股不屈之志,使西门吹雪更加顽强!他的眼神,变得如剑出鞘,犀利而又敏锐,他的寒霜剑,寒芒更甚,由于剑身太寒,剑上的血,已经被冻结,西门吹雪缓缓站起身形,手中长剑一抖,一声清脆的剑鸣嗡嗡一响,寒霜剑依旧如霜似星,不仅洁白,而且孤独,这是属于剑的孤独,属于傲的孤独,寒霜剑,唯剑唯傲,似乎是在为西门吹雪而愤怒。

此时,西门吹雪浑身是伤,千蛇舞是大面积攻击,不是集中在一点,所以西门吹雪浑身上下多处被火元力给击中,尤其是右侧胸口处,恰好被一条火蛇给生生击出一个血洞,道道鲜血不断洒下,将脚下的一方土地染红……

若不是西门吹雪意志超绝,灵魂强大,恐怕他此刻已经被深入骨髓的创伤给痛晕过去!可是,这些伤似乎没给西门吹雪带来什么阻碍,他顽强地站了起来,身形依旧是那般唯傲,他的剑,他的神,他的形,他的心,依旧属于天剑之傲绝,依旧形象地表现出心剑的神采!

然而就在这时,他丹田内的阴阳两颗剑丹就好像有生命一般,又似乎是感受到了西门吹雪对力量的那种渴望,居然开始不由自主地运转起来!

丹田中,阴阳二力不断汇聚,沿着筋脉分散到周身各处,修复着自身的创伤,而空气中的阴阳二力似乎也感受到了一股吸力,纷纷朝西门吹雪那微微散开的领域内汇聚,从而融入丹田……

当然,这一切天魁自然是不知,因为西门吹雪的领域没有完全展开,他更不相信西门吹雪能领悟领域,所以,他此时虽然有些震惊,却也依旧没将西门吹雪太放在眼里,不过,他的眼中再看西门吹雪时,已经没有了先前那种藐视,而是多了一份凝重,一个对手,哪怕他再怎么弱小,但是他有着一颗不服输的心,有着一股无畏的精神,那这个对手就值得尊敬!

断天崖上,一名面如冠玉的灰衣老者朝着天煞门的方向望了望,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口中喃喃自语:“是阴、阳二力吗?阴、阳,居然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

这名老者,目如星空,白发如雪,神情似电,又似骄阳,一股若隐若现的冲天霸气似乎与断天崖中虚皇留下那道若隐若现的剑气相仿,两者都是那么狂霸,那么阳刚。

这名老者,给人一种如仙如神的感觉,断天崖与天煞门相隔千里,但是在他眼中,却如同近在眼前一般,没有丝毫距离之感,而西门吹雪的仗剑英姿,也十分清楚地被老者看在眼中。

“恩,这少年不错,年纪轻轻,居然有着如此坚强的意志,也许,他会成为剑道的希望吧……”这名老者,正是先前西门吹雪追踪狂龙之时,在断天崖体悟虚皇剑气时出现的那名老者。

……

“啊!!!”

西门吹雪仰天一声长啸,似乎是在宣泄心中的怒,宣泄心中的不甘;

他怒,一代剑神怎能落败人手?一代天骄西门吹雪怎能被人如此看轻与讽刺,居然被人两剑击败,他如何不怒?

他不甘,他前世纵横天下间,败尽无数英豪,只在穿越前才被老天击败一次,而今生,区区一个天魁居然两剑将自己逼到这个程度,在他的眼里,如果换成前世的自己,要杀天魁,只是区区一剑足矣,甚至一剑都显多,只要一根手指足矣,所以,西门吹雪不甘,他的心中,又怒又不甘!

而他的丹田内,阴阳两颗剑丹在吸收海量阴阳二力的情况下,体积居然猛地一涨,从原本那略比弹珠大一圈,迅速暴涨到了鸽卵大,而他的内心世界、识海世界,也在这一瞬间似乎是一层膜一样,被一下捅破;又像是什么东西打破壁障一般,响起一声玻璃破碎的‘啪啦’声……

望着眼前气势不断飙升的西门吹雪,天邪与狂龙且不提,就连天魁这个半尊也被深深震撼到,他的嘴巴已经大大地张开,他的表情硬完全僵硬,再没有一丝的高高在上的样子,原来他也是普通人,他也会被震惊到,他也会因为西门吹雪的突破而感到心寒……

西门吹雪,终于在这危机关头冲破了阻碍他多时的宗级中期关卡,进军到了宗级后期行列。

(第二更,兄弟们多发言踊跃一点,长空一会儿再加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诛天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