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步步惊心续自桐华版 [目录] > 第25章:默认章节

《步步惊心续自桐华版》

第25章默认章节

木兰泣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旁恭身侍立的高无庸惶恐的跪伏于地,口中惊呼"皇上,保重龙体啊"

那颗晶莹的心躺在碎裂的碗里,支离破碎,丝丝紫气缓缓退去,凝结于碗底,如血泣诉,那朵莲心丝丝断裂,那点嫩绿却依然傲立,一滴殷红凄然滴落,那点傲立的嫩绿瞬间歪倒,滑落心底,和着那碗底的血,欲哭无泪...

"传旨"胤禛的目光冷淡无一丝表情,"自今儿..."顿了一顿,微闭了闭眼,又改道"自明日起,马尔泰若曦不得靠近养心殿一步",心里却在自嘲"伤你至此,竟还心存希冀,今夜,她会来吗?"

十三赶在早朝前进宫,本是想看看我俩的境况如何,可有缓和?却惊闻我已搬来配阁,顾不得参见皇上,惶急的赶来,进门就冲我怒喊"马尔泰若曦,你究竟想要什么?"声音中却夹着一丝怜惜...

我正在书写的笔端一滞,自嘲的笑笑,好熟悉的话,十四也曾问过同样的话,那时我的回答是不知道,因我真的不知道,可今日我却很清楚,我只要守着我们的爱,远远的守着我爱的他...想着,笔下继续: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要或者不要我,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不舍不弃

偎你怀里,或者让你住进我的心里

默然相爱,寂静喜欢

写完,默视良久,又拿去烛上点燃,纸笺翻卷,舞动,最终成灰,落入盆里,那盆里,已然近满.

"若曦,你就打算如此下去,两人俱苦,两人俱伤,再不复相见,只把情倾注笔端,见火化烟吗?"十三急忧却无奈的低吼着

我不想说话,只再取纸笺,继续写着,还是刚才的句子,嘴角溢着丝笑,滋味难辨,可眼角的泪却悄然滴落纸笺,随火化烟,消失无痕.

"罢罢罢,你自苦,他自伤,我自急我的,再不相扰"十三不无恨意的说完转身而出,在欲迈出的刹那又顿住身形,转身说道:"你只明白自己的心,不要后悔才好"说完离去

一滴泪直接滑入炭火,"咝...."化为轻烟,无色无味亦无形而去,只站在那里,无声吟唱着写了无数遍的句子.

朝堂上,十三恭身立于堂下,时不时偷眼望向端坐于上的他,目光如剑,面色如冰.

已过午时,高无庸恭身立于皇上身侧,面上恭谨,心里却是惶急,昨日午膳,晚膳,今日早膳,皇上粒米未进,滴水未沾,彻夜未眠,及至天亮直接自案前移驾到朝堂,昨日暴怒,至伤臂流血,想着何太医的话"此药粉乃是双刃剑,遇血化毒,有百害而无一利",不禁惶恐的偷眼望望他的伤处,今早更换的衣袍竟又渗出一丝殷红,脸色苍白,双拳紧握,撑于案上,看到皇上的手,他心里忽的一惊,怎么竟有丝微微发抖,再细看面色,额上渗出微微细汗,双眉紧锁,眼光时有迷离...暗叫不好,悄悄端了案上一动未动的茶盘退出殿外.将茶盘交于奉茶的喜梅,急步向耳房走去,掀帘进去,即转身对紧随身后的喜梅道,"快想办法,皇上从昨儿午膳起至今粒米未进,滴水未沾,才刚见面色苍白,已有虚汗",喜梅闻言大惊,一时不知所措,急想了半晌,眼光定在柜内的白玉罐上,那里面是若曦以前备下的芝麻糊,高无庸目光随喜梅流转,刚有一丝喜悦,忽又忧色满面"不行,皇上对奉上的茶连看都不看,即便是冲了这芝麻糊奉上,他不吃也是无用",一时两人默立无语,只是心下暗急,忽两人同时将眼光扫向柜顶,那里收着若曦设计烧制的木兰盏,喜梅不安的望向高无庸,迟疑着不敢去拿,及至高无庸目光坚定的点点头,她方定神捧下碗盏.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