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情上神,请休妻! [目录] > 第87章:087 出局(9)【另增:说好的免费长番外】

《冷情上神,请休妻!》

第87章087 出局(9)【另增:说好的免费长番外】

南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沉醉躲在假山之后,三皇子缓缓走近,朝着她妖孽一笑,“你找我?”

沉醉不甘心地点点头,“我……”

她刚刚开口,却被打断,“跟我来。”

三皇子淡声打断她,抓过她的手,就拉着她往偏僻处走。

“诶,你做什么?”沉醉惊讶,感觉到掌上的温热,心头一跳,低声阻止。

妖孽的男人回头看了她一眼,没吱声,只拉着她更紧,她挣也挣不开。两人径直入了小树林,林子深处,有一个小木屋。

沉醉浑身一紧,睁大了眼睛,男人就直接将她拉了进去。

反手,将门关上。

“吱呀。”门发出的声音,让沉醉心头一跳。接连两步后退开去,戒备地看向男人,“你,你要做什么?”

三皇子回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我要做什么?是你找我,这话该我来问不是?”

“我找你的事,在假山后面就可以说,不用来这里。”沉醉敛了敛脸上表情,不让自己表现得太过紧张。

三皇子看她防备的样子,轻声一笑,“你放心,我不是坏人。”

沉醉想也没想,回道,“坏人会说自己是坏人?”

三皇子目光一深,忽然问,“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沉醉瞟他一眼,“你是说坏人还是你?”

“……我。”

“那没有。”

三皇子脸色又忽然冷下,“找我什么事?”

沉醉听到这个就有气,如果不是他故意害她,她早就出局了,还会来找他?但是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她软了软声音,道,“我,我想……对你说……对不起。”

“哦?对不起什么?”三皇子邪佞地挑眉。

“对不起之前不该对你无礼,”沉醉抬眸,尽量真诚地看他,“你千万不要同我一般见识。”

“所以?”

“所以,你把我踢出局吧。”

三皇子轻笑,“你这是……欲擒故纵?”

欲擒故纵?!“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欲擒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不然你进宫做什么?”

“……”沉醉一堵,只得道,“这个事情很复杂,你不会懂的,总之,为了我以后的人生,不,为了我以后还能有人生,请你一定原谅我之前对你无礼。”

“你只是对我无礼吗?”男人冷笑。

“还有什么?”

“要我来告诉你?”三皇子冷哼一声,转身就要走。

沉醉急忙冲过去,挡在他面前,背抵了门,望着他,“别走,我……”

“你什么?”

“我……我还没有道歉完。”

“那说吧。”三皇子的眼色这时看起来有些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沉醉默默低下头。

“你要想清楚,下一局可就要开始了。”

沉醉被这个一刺激,心一狠,便道,“对不起,我不该骗你。”

“你骗我什么了?”

“骗你我叫红久。”

男人眼睛一眯,“那现在呢?还不肯说真话?”

“我……我叫沉醉。”

“沉醉?”

“是,沉醉……喝花酒喝醉了那个醉。”

三皇子低头,深深看着她的脸,忽然喃喃出声,“不是叫落西?”

“啊?!”沉醉猛然睁大眼睛,抬头去看,却见男人的脸上,这时的表情有些怅然。

然而,眼睛忽然轻轻一眯,有什么极快地闪过,问她,“想要我帮你出局,是不是?”

沉醉点头。

男人忽然咧出大大一个坏笑,“好。”

沉醉正正狐疑,却只觉眼前阴影乍然落下,腰间一紧,已经入了结实的怀抱。

“呀!”她低呼,刚好给了男人机会,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

“轰”的一声,沉醉脑子里顿时被烧成了浆糊,只会睁大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邪佞的脸,男人的眼睛里带着破坏的邪恶。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身体一轻,她又被他抱着旋了一圈,而后,倒在床上。

“丞相大人,这边请。”

门口,传来侍卫的声音。

沉醉瞳孔猛然放大,想也不想,就去推身上的男人。男人眼睛一眯,危险的气息迸出,齿上用力,忽然咬下她的下唇。

“吱呀。”门被从外面推开。

“啊……”沉醉痛得呻吟,那声音入耳,她的心脏瞬间凉了半截。

“你们在做什么?”

清冷的嗓音传来,沉醉心口剧烈涌上一股哀痛,狠狠往身上男人一推,这一次,却奇迹地轻易推了开。

三皇子唇角勾起邪佞冷笑,侧过身去,就让一身凌乱的沉醉,直直对上了轮椅之上,一身白衣的男子。毫无遮掩……

----

今日更毕,谢谢阅读~~!

本文明天上架,谢谢大家一路支持~~~这里还是不能避免要和大家说:写文真的很不容易,请大家支持正版订阅!

-------------大家还记得我评论区里说好的免费长番外吗?这里是免费长番外的分割线,就放在这里了!--------------------------------

沉醉想要的女儿迟迟没有来,这可急坏了顾念小朋友。

天天围在沉醉腿边转,“想要妹妹,要妹妹和念念一起玩。”

而他爹娘的态度却是分阶段的。

起初的时候,沉醉被顾念小朋友问得小脸不由自主一红,怀陌看在眼里觉得,嗯,很是赏心悦目,就在一旁肆无忌惮盯着她微红的脸,不说话,浓黑的眸子里笑意很深。

然后晚上的时候……

“怀陌……够了……”

“乖,不够。”

“我……”

“顾念的记性好着,你想被天天这么问着,天天这么不好意思?”

“不想……”

“嗯,醉醉乖……”

于是,一晚的无所禁忌。

……

当然,那样的结果就是……第二日被记性好的顾念小朋友问起无言以对时,会有更多的回忆让她的脸红得更透彻,而另一人看在眼里只觉得更加的赏心悦目,然后晚上……

基本上,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沉醉很苦恼。

这样的苦恼在大约两个月以后稍微好了点。大约是因为新婚燕尔对某事沉迷的兴致稍微薄弱了一点点,也有可能是另一个微乎其微的原因——怀陌良心发现,当顾念再问起妹妹弄得沉醉一颗少妇小心肝儿尴尬时,怀陌将顾念小朋友拎出去教训了一顿,回来顾念小朋友就乖了,以后再也不催。

沉醉这才松了一口气——心理上和……身体上。

可顾念自觉的日子久了,沉醉又奇怪,忍不住问怀陌:“你把他怎么了?”

怀陌接收到她不信任的眼神,顿时眼色哀怨,面对了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委屈道:“你再这样不分青红皂白怀疑我,我会生气。”

沉醉乐了,“生气如何?”

“离家出走。”某人很淡定的睨着她。

你舍得……?!

沉醉心里腹诽,只是还是决定配合下他哀怨的情绪,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笑眯眯亲了亲他,道歉,“我错了,随上神处置,好不好啊?”

所以说,怀陌也是很容易满足的。谁说男人的心大呢?

至少,沉醉主动示好,他挑了挑眉,旋即抱着她亲昵了一阵,立刻就眉目舒展了起来。而后告诉她:“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说,小白就快要生下一只小孔雀了,小孔雀能飞能玩还能开屏,比妹妹好玩,让他现在就过去守着,以后小孔雀才会和他亲。”

“你……”沉醉听后的第一反应是,你怎么这么奸诈!

沉醉眼神复杂的看着怀陌,某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非常骄傲的回视她。

沉醉继而才想起来:“小白怀孕了?”

小黑和小白成亲不久,和小白在一起时没有听她说起过。

“算了算,快了。”怀陌淡淡带过,有些不愿深谈。

可是……偏偏不负他望,被沉醉抓住了重点。她揪着他的衣袖,微红了脸,低低地问:“那你要不要算一算,我们,我们的孩子呢?”

这样子频繁……已经快三个月了。

怀陌深深看着她,眼神忽地有些暗,而后轻声一笑,捏了捏她的鼻子,斥道:“算人不算己,懂不懂?我算得了小黑小白的孩子,算不出我们的。”

沉醉拉下他的大手握在手里,想了想,点头,“嗯,那好吧。不过……已经三个月了,怎么……嗯,你要不要帮我看看身子?”

怀陌不正经,亲了亲她,眼睛里含着邪mei的笑,低声调...xi,“我不是每天都在看?”

“你……”沉醉被羞愤,推开他,“臭流……mang!”

转身跑开了。

怀陌望着她的背影,微微拧眉。

他真的是……算不到。

……

果然如怀陌所算的,半年后,小白便生下了一只通体纯黑的孔雀。

竟果真是一只小孔雀,因为刚刚生下来,尚不能成人形,还是原形。除了刚刚生下那几日恹恹的,没过几日便能飞来飞去了。

这可乐坏了顾念小朋友。

他出生在人界,在他的认知里就只有弟弟或者妹妹,原先已经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就算娘生下的不是妹妹,是弟弟他也一样不会嫌弃,会爱护,没想,还能见到这样的场面,自然是又惊又喜,整日围着小孔雀转。

而真如怀陌所说,也不枉顾念小朋友白白守了半年,小孔雀一生下来就和顾念小朋友亲,除了爹娘以外,就爱随着顾念玩。到它稍微强壮时,便愿意驮着顾念在背上飞出去玩。

那一阵,顾念整天早出晚归的和小孔雀一起在外面玩。

可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顾念的注意力是被转移了……

可小白已经生下了小孔雀,这么长的时间,一直筹备着要生女儿的沉醉这里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沉醉终于觉得不对。

她觉得是自己的身子出了问题,立即被怀陌驳了,“你身子有没有问题,我会不清楚?”

沉醉想想也是,可若是身子没有问题,她和怀陌又这么恩爱……那会是什么问题?

一连一段日子,沉醉心里都搁着,追问怀陌是不是瞒着她什么。

怀陌揽过她,轻叹,“我能瞒你什么?沉醉,虽然我也很想再要个女儿,但是要孩子,除了我们努力,更要缘分。我们当年要顾念时那么容易是因为那正好是一个时机,如今只是时机未到,你着急什么?”

“我不是着急……”沉醉下意识的否认,看着怀陌的眼睛,“一开始,我是觉得我此生有顾念就够了,再后来,我离开你们那么长时间,我觉得对不起顾念,也想要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他一个人身上,好好补偿他。可是后来,我又觉得生个女儿对我们来说都好……”

“所以你就一直惦记上了?”怀陌接过她的话,“越惦记,越着急。”

沉醉咬了咬唇,点头。

怀陌亲了亲她的额头,低道:“沉醉,对不起,我把你弄紧张了。”

“不是……”

“是,是我和顾念把你弄紧张了。你原本也只用轻轻松松快快乐乐的和我在一起,我们已经有顾念了,就算只有顾念也已经足够。再有,或者没有,都完全不会影响什么。沉醉,我们放轻松好不好?把这件事忘掉。”

沉醉的目光与他相接,他眼睛里的颜色很深,又有种力量,她看着看着,只觉心脏也几乎要陷进去。

良久,她点头,“好吧。”

怀陌释然一笑,“这才是我的乖女孩。”

他轻轻重重的朝着她吻下,她攀着他的脖子,心甘情愿的承受。

半晌,只听得两人房中传来动静……

“唉,怀陌,你不是刚刚才说不要孩子吗?”沉醉的声音委委屈屈的,又有些无奈。

“我说不要孩子,没说不要我应得的。”某人非常理直气壮。

“你明明……”控诉,“让我放轻松,快快乐乐的。”

“对啊,我让你放轻松,只管享受……”

“……”

……

怀陌难得出一次蓬莱。

自他回归神格之后,他尊贵无比的地位在那里,有事都是别人过来求见他,这算是一年半载里他第一次出去。

沉醉也是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男人不在身边之后才想起来的,似乎是昨晚迷迷糊糊,他抱着在她耳边说了,今天要出门一趟商议事情。

大约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否则也不必在那样的时间里说。

沉醉唇边不自觉的一丝笑,有些羞又有些甜。

独自照顾着顾念用早膳,顾念就嚷着要去找小孔雀。

这一年里,怀陌极力反对顾念霸占去两人独处的恩爱时间。所以,顾念更小的时候还是怀陌亲自教导着读书写字,如今反而是怀陌寻了德高望重的长者回来做先生教导学识和仙术,而不用学习的时间就放任着他和小孔雀玩。

今日刚好不用学习,顾念双眼亮晶晶的,看起来尤其的兴致勃勃。

吃的还含在嘴里,就嘟囔着,“小孔雀说了今日要带我飞去人界玩!”

沉醉一听,手顿住了,看向儿子。

顾念小朋友无畏无惧的,在沉醉一句“不行”还没出来前就笑嘻嘻道:“我知道爹爹今天不在。”

沉醉忽然间不知道说什么话了。

她是不是该夸她儿子考虑周到?

她也不过是醒来时才知道怀陌不在,她儿子却显然提前就得到了风声。

像是知道她所疑惑的,顾念小朋友立刻孝顺的解释,“小黑叔叔和小白姑姑说的,小孔雀听到了。”

沉醉,“……”

顾念说完用力的扒了两口饭,吃完了就要走。

沉醉眼疾手快将他拉回来,尽量温柔的拒绝,“念念乖,今天不能去。”

“为什么?爹爹好不容易才出去一次。”顾念站在她面前,眨巴着大眼睛,显然是期待这天很久了。

沉醉叹,摸了摸儿子的头,“念念还这么小,小孔雀也这么小,人界多险恶,娘不放心。若是念念想要去玩,让爹爹带念念去好不好?爹爹……”

沉醉的话还未及说完,只觉浑身一阵僵硬,整个人就……被定住了!

沉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儿子。

还未及她生气,顾念又立刻自觉的帮她解了定身术。

“娘你看,我是可以保护自己的。”顾念理直气壮的,跟他爹一模一样!丝毫没觉得自己刚刚有什么错。

他证明完了,又立刻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乞求沉醉,“娘,就让念念和小孔雀去玩吧。念念有认真学习先生教的法术,小孔雀也有,而且小孔雀还能飞。念念答应娘,不下地去玩,就让小孔雀驮着念念在天上飞一圈就回来。念念只是想出去看看外面的天地,小孔雀也想去更广阔的地方飞。小白姑姑不是说,这天下都是爹爹的吗?念念想看。”

面对儿子天真无邪的眼神,沉醉默了默。

怀陌的儿子像怀陌,天赋极好,正如他所证明的,他的仙术已经不弱。

她沉吟,“如果念念答应娘快去快回,那……娘和你们一起去。”

顾念惊喜了一双眼睛,睁圆了。

“不愿意?”

“不是!念念愿意!念念想和娘一起玩!”顾念活蹦乱跳的。

和眼里只有妻子动不动不耐烦的怀陌比起来,沉醉对顾念而言,显然可爱多了。

“可是……只有娘一个人好不好?不带其他人?带他们还不如直接带爹爹。”念念有些委屈的要求。

沉醉心软,笑了笑,点头。

……

怀陌今日出门,所到之处,沉醉应是并不陌生,正是当日两人避难的岛上。他一人悄然而至,并未惊动任何人,径直到了那八棵神木所护的石像处。

只是今日,那八棵神木所护之下却空无一物,哪里还有当日的玉石童子?

怀陌负手而立,目光静静落在童子原本所在的石台。

石台完好,只是石像不在,石台之下,遗落下一摊碎屑——那正是童子像的碎石。

那尊童子……已碎。

怀陌似乎并不惊讶,只是淡淡看着。

这时,他身后忽地白光乍过,现出一人,却是消失许久的白子乙。

“见过上神。”

怀陌转过身来,看向白子乙,轻轻应了一声,“嗯。”

话落,便要从白子乙身边走过,离开。

白子乙赶紧叫住他,“上神请三思。”

怀陌定住脚步。

白子乙轻叹,“想来上神早已感知到天地之间有一异胎,极有可能会酿成大浩劫,他一直未现世……直到当年落西公主怀孕。”

“你想说什么?”怀陌蓦地转过身来,眸子冷冽看着白子乙。

白子乙顿了顿,又有些恍然,“自是什么事也瞒不过上神,落西公主当日腹中便是那异胎,后来……也并不知是否是天意让他早早夭折。”

“闭嘴!”怀陌脸色愠怒。

异胎……他当然知道,天下事,他如何不知?曾经,他还对他的小弟子说起过,这异胎不知是福是祸,只能顺应天命。

只是再是异胎又如何?也是他和她的孩子,第一个孩子。

若是当年不曾发生那么多的事,他也会极爱他,就像如今爱顾念。

虽然沉醉总说他不爱顾念,但那只是因为她找错了对比。她拿他对顾念的爱与对她的爱比,当然要失望。顾念会有自己独立的人生,而她的人生只有他一人,他的人生也只有她一人,他当然要爱她胜过一切。

“老朽自知逾越了,但是有些话不得不说。当日异胎魂飞魄散,原已消失,却又被上神收集灵气,用远古神石养在这里。如今他经风雨锤炼,石像破碎……恐怕,异胎现世,是大不详。”

“这些话,不用你来提醒我。”怀陌负于身后的手微紧。

“上神,众生平等,请以苍生为念。”

“白子乙,你今天话太多了,你可以走了。”怀陌不悦。

话落,却忽地心神一动,脸色顿变。再也管不了什么白子乙,他忽地消失。

沉醉有难。

……

彼时,沉醉正在人界,确实遇了危险。

和顾念说好了,就来人界走一遭,早去早回,顾念乖乖保证了不惹事。没想,他们没去惹事,事却来惹他们。

顾念由孔雀驮着,从天上俯瞰广袤的疆土,正玩得高兴,沉醉招了怀陌的祥云一路跟着,看着儿子开心,她身为母亲的心也跟着无以复加的柔软。

不想,凭空里却忽地飞来一支箭,直指小孔雀。

小孔雀受惊,险些将顾念摔下去。沉醉当即上前将箭截住,两人一鸟险险落地,便见前方一名道貌岸然的道士。

“妖孽!”

沉醉皱眉,终是缓了缓声解释,“道长误会了,我们并非妖孽。”

道士冷笑,“既非妖孽,那你的仙籍呢?拿来给我看。天族有天族的天籍,龙族有龙族的龙籍,你若都不是,那便是妖孽!”

沉醉还未说话,顾念便先朗声道:“你的仙籍呢?你先拿来给我们看,我们再给你看。”

顾念没见过仙籍长什么样,显然,沉醉也没见过,他们作为怀陌最爱的人不需要这种东西。可顾念小脑袋一转便想,若是他此刻见着一份,那他便用幻术变出三份来好了。

不想,道士却冷笑,“我若有仙籍,我还费力除尔等妖孽作甚?我如今正好还剩下三份功德便可飞升,只要除去了你们,我便可飞升成仙,这真是天意,看来我成仙便是今日!”

话落,再不耽搁,便动手。

竟是真的有些本事。

沉醉渐渐重拾仙力,若只是个普通的凡人她已完全可以对付,这也是她自己跟着顾念下凡的原因,以为在人界,她还是能够保护顾念的。

没想,一个道士本事也大。两人一鸟竟然不是对手。

顾念还想逞能,沉醉将儿子拉回,当机立断放到小孔雀的背上,嘱咐这一人一鸟,“立刻回去,找人来帮娘!”

顾念死死抱着沉醉的脖子,“不要走,念念不要走!念念可以保护娘!让小孔雀回去!”

沉醉无法,那边,道士已经卷土重来,沉醉险险避开,同时手指一点,将顾念施了定身。

顾念僵在小孔雀背上,知道不能动了,立刻哭起来。沉醉对小孔雀嘱咐道:“送他回蓬莱找小白。”

小孔雀顿了顿,立刻飞走。

“想走?!”

道士冷笑,指尖一道三昧真火汹涌追去,竟远远快于小孔雀,眼见便要烧到那小小的一人一鸟。

沉醉心疼儿子,也顾不得自己最怕火,飞身过去强行阻拦。

有种自己死定了的预感,沉醉孤注一掷。

道士目露自信,他的三昧真火这小小妖孽怎阻拦得了?只待真火将这两人一鸟一网打尽,他便可飞升成仙。

只是万万不想,三昧真火以雷霆万钧之势扑向沉醉,刚刚触及她的身子,却竟然悉数返回扑往自身。

道士睁大了双眼,眼中一片火光,还未及反应,已经浑身被烧。

……

“娘!”

“沉醉!”

怀陌到时,便见道士正被火烧,而沉醉,无力的身子从半空落下。

怀陌慌忙上前,将她的身子小心的接住。

沉醉已经昏迷。

那边,道士眨眼已经被烧得干枯,怀陌便再也管不了他,抱着沉醉,又冷冷看了眼怯怯的顾念,带着回去了。

……

“娘……”

顾念躲在门后,只露出一颗小脑袋,往房内看去。

沉醉昏迷,怀陌显然正在气头上,自己将沉醉放到床上小心守着,便不再理会顾念。

顾念自知有错在先,也不敢去惹,只得站在门外怯怯躲着。

小黑小白带着小孔雀来请罪,远远的还未靠近,便听怀陌冷冷的赶人,“回去。”

小黑小白不好说什么,只能遵命。

小白见顾念可怜兮兮的门口,心中不忍,去抱顾念,“念念先去小白姑姑那里好不好?你在这里也帮不上忙,等你娘醒了你再回来?”

顾念眨了眨眼睛,坚定的摇头,“不要,是念念有错,念念要在这里等娘醒来。”

小白结舌。

“你还知道有错!”房内忽地传来一声冷斥。

顾念默默垂下眸子。

小白劝道:“上神,念念还小不懂事,今日是那道士该死,念念也受到了惊吓……”

“他若不嚷着出去,会遇上那道士?他做事之前就应该想到后果,就应该有承担的勇气,且不说他还连累了他娘。”

“爹爹,念念知道错了,念念就在这里,等娘醒来向她请罪。”

小白叹了口气,离开。

……

怀陌的目光安静落在沉醉平坦的腹部。

那里,原本一点端倪也看不出来,连他也看不到、算不到。若不是方才它为保护母亲暴露了自己,不知还要隐藏多久。

它隐藏起来,是想保护自己,他知道。

念及白子乙的话,“上神当知,众生平等,而这异胎随心所欲的天赋异能本就是大大的不平等。若他为善,那是大幸;若他为恶,是大不幸,届时天地浩劫,后果不堪设想……”

“念念……”

耳边低低的声音惊了他,他立刻握住沉醉的手,柔声安慰,“他没事。”

沉醉猛地睁开眼来,眼睛里还残留着惊恐,却正对上怀陌一双深情的眸子,霎时用力反握住怀陌的手,急问:“念念和小孔雀呢?”

怀陌转身叫外面的儿子,“顾念,进来。”

又连忙安慰沉醉,“小孔雀安然无恙,现在被小黑小白带回去了。”

说话间,顾念已经跑到了沉醉床前,“娘。”

沉醉见儿子果真安然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坐起身来,又是一阵细细查看,到确定没有任何不妥,这才放下心来,将顾念抱到怀里,叹,“吓到念念了对不对?是娘没有保护好你和小孔雀。”

一直很坚强的顾念,闻言,忽地哭了出来,“念念错了,是念念的错。念念乱跑为一错,遇见坏人却不能保护好娘为二错。娘原谅念念好不好?”

儿子这么懂事,沉醉反而更心疼了。她看着顾念的眼睛,“念念怎么会这么想?你还这么小,你才不到五岁,正是该由爹娘保护的时候。”

“好了,你刚刚醒来,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念念先出去好不好?”一旁,怀陌忽地道。

沉醉立即不认同的看向他。

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儿子说?

顾念自知理亏,立刻安慰沉醉,“娘你好好休息,念念要去看小孔雀了。”

顾念说完,不敢看怀陌,径直跑了出去。

沉醉看顾念怯怯的样子就知道怀陌做了什么好事,没好气的看向他,“你又吓他了?”

怀陌没说话,却是忽地将她紧紧抱到怀里,让她满满的在他怀中,他在她耳边叹,“哪里是我吓他?是你们吓到我了。今日不给他一点教训,他不知道厉害,下次再做出不知轻重的事,你们想要吓死我?”

沉醉想起那厉害的道士也是心悸犹存,只得无力道:“我会保护好念念和小孔雀的,而我,我不是没事吗?”

“你知不知道,你险些就有事了,若不是……”怀陌忽地将唇抵着她的额,手掌覆上她的小腹,哑声道:“若不是这里面有了我的孩子。”

沉醉闻言,浑身倏然定住。

“你说什么?”

“我说,”怀陌笑着,在她耳边告诉她:“沉醉,我们又有孩子了。”

沉醉整个人足足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实在是……太惊喜了!

她一点感觉也没有,怀陌之前也没有说……念起怀陌没说,沉醉幽怨的睨了他一眼:“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这样我就一定不会带着念念乱跑了。”

怀陌眸中含笑,那笑温柔得几乎要化开,亲了亲她因受到惊吓微白的唇,“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这孩子他……他藏得深。”

他避重就轻的说。

沉醉只顾着兴奋,快乐的在怀陌怀里动来动去,一连问:“是女儿吗?现在多大了?”

怀陌轻轻抚着她的头,“是儿子,儿子你会喜欢吗?还是你就是想要女儿?”

沉醉拉着她的手,眼睛里有为人妻的娇羞和为人母的骄傲,“怎么会不喜欢呢?”

“嗯,也对,女儿我们可以继续生,早晚也会有,不急。”

沉醉唇角一抽,看着怀陌眼睛里促狭的笑,怎么觉得方才还温情脉脉的气氛有点变了样。

好在无碍她的快乐,她仍是不计前嫌的缩在他怀里,眉开眼笑的期待。

又想起来问:“怎么不给念念知道?”

怀陌神色自若,“我怕他知道了又要整天围着你转,给你压力,先不要告诉他。”

总之他是绝对不会承认他就是在生气念念的!

沉醉没有多想,点了点头,又嘱咐,“但是过段时间一定要告诉他,不然会让他觉得你不爱他,我也忽视他。还有,今天这事是个意外,我也有错,你不要只怪他一人,吓到他了。”

怀陌闻言,好看的眉毛一挑,“你以为我会只怪他一人?我是见你刚刚才醒来,还没来得及和你追究,你就以为我是不追究了?有这等好事?”

“沉醉,你今天擅自带着儿子出去胡闹,险些让自己受伤,我饶不了你!”

他目光里竟果真有些危险,沉醉被吓得一缩。旋即却想,她现在正是儿子护身,她怕什么?

想着,无所畏惧的搂着怀陌的脖子,笑眯眯的问:“那上神要怎么罚?”

怀陌环过她的腰,抿着唇线,“你自己说呢?”

沉醉偏头想了想,笑,“不如……上神这次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罚,我保证不讨价还价好不好?”

怀陌抿直的唇线松动,俯身,在她耳边低低说了一句,沉醉的脸刹那间红透。

“嗯?”怀陌还在问她意见。

“我……”

“不是才说了不许讨价还价?”

“哦,那算了。”沉醉委屈的说,“本来我还想说,我把顾念的错也一起领了,你一并罚了,就不要再生他的气。”

怀陌闻言,嗓音顿时有些低,“你说真的?”

沉醉不知死活的点头。

“好。”

怀陌俯身,嗓音消失在两人唇齿间。

……

“怀陌……现在还是白天!”

“乖,现在开始,你这次犯了大错,我怕你晚上还不完。”他还真是为她着想。

“……孩子……”

“放心,它和你缘分太深,你完全不用担心它。”

“……”

“沉醉,放心,你会安然生下它的。”

异胎又如何?还是胚胎便知道保护母亲,与她的母子缘前世今生数百年也不能断去。只为这个,便是全天下都反对,他也会让她安然生下孩子。

谁说众生平等,他要一视同仁?在他眼里,她和孩子就是不一样。

……本章完结,下一章“088 出局(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