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目录] > 第130章: 逃脱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第130章 逃脱

沧海·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怎么办,小茶现在怎么办,呜呜呜呜,我每次都那么没用,我每次都救不了你。”弥生总算压低了声音,开始小心翼翼的抽泣。

我嘴角一个劲的抽搐:“你也知道啊,我还以为你这个人天生就神经大条喜欢闯祸!本来你今天不被他们抓着我还能有把握的逃走,现在带上你这个拖油瓶,我不知道能不能逃的掉了。不过……也亏了你被抓着,我才能有机会到这个地方来。”

“这里是哪里?”弥生那个白痴听我一说才反应过来。

“地下室,应该是地下一层,换句话说上面就是1楼。”我四处看了看,然后绕到了一个比较空旷的地方:“这个上面就是大厅,你看那里有一条线一样的水泥层比周围都高突一些。这里就是契合口。大厅里没有支柱,所以正中心应该是最弱的地方。”

“你要打破那么厚的墙?!”秘生一怔,随即想到当初我打碎一扇铁门都没花多少力气,立刻又平静下来。

“我现在因为受了伤,已经不能一拳就击碎它了,所以你在我击打墙面的时候记得给我开个结界,到时候人还没出去,我先被石头给压死就好笑了。”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开始聚集力量到手上。

弥生一听可能会被石头压死,立刻开了最大最强的结界给我。

我望了一眼了脸色苍白的他,皱下眉头:“普通的结界就可以了,你现在身体不好,万一等砸开了墙没力气逃怎么办。”

“没关系,如果真的那样,小茶先跑,我善后。”他一脸的认真和倔强,晶莹的汗水从侧额滑落下来,掉到白色的衬衣上。因为曾经剧烈挣脱过手铐,原本白皙无瑕疵的手腕上已经沾满了血迹,明明应该干涸了,却不知道什么原因,仿佛还很湿润,也许……一直流血着没有停止吧。

有的时候虽然想抽他两巴掌,每次都在紧要关头讲些有的没的之类的话……可是看到这样认真想保护我的他,我还能再说什么呢。

目测了一下地面到天花板的距离,然后猛的一点脚尖跳跃到空中对着正中的地方就是一拳!大块大块的石头开始往下掉,我感觉到上方大厅的人已经有些混乱了,趁他们还没来得及把夏秉殿喊下来,我必须加快速度!

二拳,三拳,四拳……终于在第五拳打中的刹那,那片石块飞坠下来,外面的光亮瞬间倾泻进来照到我的身上。

整个空旷的地下室,除了流动的水面和被缚在墙上已经昏死过去的男子外,就是只有站在光亮下的我和努力维持着结界脸色苍白的弥生了。他的双唇似乎已经失去血色,我以为开结界耗费了他太多的力气,正要上前扶他的时候猛得看见他朝我冲了过来一把搂住我。

“怎么了?”我怔怔的站在哪里:“我们必须快点离开……不然上面的人一定很快去告诉夏秉殿的,再被他抓住的话,我就……”

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出口弥生就忽然俯下身吻住了我的嘴……

我完全没有料到他竟然会做这样的事,一时间呆立在那里了。

他的唇冰冰凉凉的,也许是因为在寒冷的地下室呆的太久了所以一点温度都感觉不出来,但是当他的鼻尖触碰到我脸上时,我一下子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温度,立刻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开:“弥生你发烧了?!”

“小茶……”他原本漂亮的眼睛里升起浓浓的雾气,低垂下来的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不要再受伤了……求求你,不要再受伤了。”

手指一紧,我低下头发现原来他已经握住了我的手,因为强制打破天花板的墙面而流下血渐渐蔓延到他的手掌里,一滴一滴坠落到了地面。他的声音依旧在耳边……

不要再受伤了,求求你……不要再受伤了。

“我没事,现在不是所这个的时候,快点走吧!”来不及对他突然从无头厘的物种转变成忧伤悲惨型的人类做出反应,就拉住他直接跳到了上方的大厅中。

那些尖叫着以为地震了的人们正一蜂窝的往外挤,我带着弥生混进人群中逃出了流苏大酒楼。

一路跑一路跑,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了,周围也有和我一样在逃跑的人,那些人以为发生了地震所以不顾一切的逃跑着。这样的话,夏秉殿应该抓不住我们了吧,有那么多人在逃跑,和我们穿着同样衣服的人有很多很多,即使要抓也会无从下手的。

“弥生,弥生你还好吧,我现在送你去诊所。”转过身看了看身后已经有些站不住脚的少年,我着急的说道。只能去小的诊所,不能去大医院!大医院要登记的东西太多了,而且还很容易被夏秉殿发现!

问了在十字路口旁买豆糕的老婆婆之后我就带着弥生到了一家在民宅里的私人小诊所里。医生是一个看上去满年轻的中年男人,他第一眼见到我们进去以为是刚打完群架的,后来看到弥生有些发烫的脸后才觉察出并不只是打群架那么简单。

“他受了凉,所以发烧了。”医生稍微检查了检查就很肯定的告诉我。

处理好弥生之后那个医生拿着纱布走到我的面前:“你的手也要包扎一下……”

我一把打开他递过来的东西:“不用了,我死不了。”忽然发觉自己的语气有点不对,立刻低了低头:“抱歉……真的不用了,我自己的伤自己清楚。”

那个医生眼睛里闪过一丝淡淡的不忍,终于还是转了身走回自己的桌子前将纱布放了回去:“我曾经有一个女儿,她原本是满开朗的孩子,后来在我离婚之后她性情大变,每日只知道打架和小混混一起闹事……唯一一次她扶着那些小混混来到我的诊所看到我,竟然是满脸的陌生和倔强。她不肯接受我的包扎,结果第二天就破伤风进了医院……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后悔……你们这些孩子,在外头胡闹也就算了,千万不能让父母担心啊。”

听了他的话,我眼神一黯,叹了一口气仍旧拒绝道:“我手上的伤不重,只是擦伤而已。”

“你肩上和手臂上的伤……”

“你怎么知道我肩膀和手臂上有伤?!”猛得抬起头,我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憨厚的中年男子。

他一惊,很理所当然的说道:“你肩膀和手臂附近的衣服上有染了血迹,而且你刚才进屋开门的时候明显没有牵动到那边的手臂,所以我想你那里的伤应该很重。”

原来是这样……我舒了一口气:“我这里的伤已经包扎过了,你帮我开一些加速愈合伤口的药和止痛药就好。”

他点点头便去那一排放着药的柜台里找,然后写下服用的次数和方法交给我。我摸了摸口袋,掏出几张已经被水浸湿的纸币递给他,他想拒绝,但是被我强制塞进手里了:“看病给钱是应该的,不然你们医生喝西北风去么。还有……不要把你当成你的女儿,我不是她。”

中年男子怔怔的接过钱坐到了椅子上。

大约过了1、2个小时的样子,弥生终于有点反应的睁开了眼睛:“小茶……小茶?小茶!小茶小茶!!!”

“叫什么叫,我又没有死!”一下子拉来帘布我皱着眉头站到他床边,他立刻坐起身却因为一时的不适而重新倒了回去。我扶住他说:“不用挣扎了,跟个乌龟似的,外面的人现在还找不到我们,你不要又弄出那样大的动静,到时候再被抓着我真的救不了你了。”

“小茶!”他没有听我继续说完就一把搂紧了我的腰扑到我的怀里……

我心一软叹了口气坐到床头:“没事了啊,我又不会死,你也不会死。像我这样强悍的女人就算只穿了睡衣站到北极都没那么容易死,更何况只是跟几个人斗斗而已(虽然那几个人的确很高明,无论是智商还是能力),以前我对付过那么多hēi社会的家伙都还活下来了,现在只对于他们……没关系的啦。”只是我现在受伤很重,又刚从失忆里恢复过来没多久,怕会有些难应付,如果给我个把月时间休养的话……

“哟,亲爱的,你果然在这里,真是让我好找呀。”忽然一个悦耳的声音从帘外传来,我抬起头一看,只见一个一身白色的少年正倚靠在门旁,晶莹剔透的眼瞳直直的盯住我,手上一个银色戒指散发着微微的光芒……

是冥月!他不是在克洛伊德学院的熏花男公部吗?他怎么找到这里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问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