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目录] > 第20章: 艺术楼少年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第20章 艺术楼少年

沧海·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好不容易来到艺术楼,看见里面进进出出的男生几乎都是耳朵上打N个洞而且还穿了很多耳饰、校服改的一塌糊涂、手上倒拎着画笔画板小提琴大提琴什么的……呃……怎么感觉,好象进了另一个世界似的……

本来我以为有直接到顶楼的电梯,哪里知道当我研究了所有电梯之后都发现能进到的最高只六十五层的,最顶楼是六十六,怎么看都必须先到六十五才能再爬一层。而且更让人郁闷的是每一个电梯都有不同的电梯小姐看守,第一个电梯只到十五层;第二的电梯到二十五,依次类推,最后一个电梯到六十五,并且没有艺术楼里艺术生的学生证是不准坐电梯的。

呆在电梯边左看看右看看左徘徊又徘徊,愣是不知道该怎么上去……也许是不是该问问那些艺术楼里的学生才好呢?

想到这里我正好看见一个男生(这个学校来说学生的话全部都是男生,除了某茶)要坐那个直通六十五层的电梯,于是我上前几步面带微笑的问他:“请问,那个……六十六层怎么走?”

那个男生转过头来看我的时候我才发现……哟呵,居然是帅哥哎,绝对的帅哥哦,虽然耳朵上悬挂着很多耀眼的饰品,但是无论怎么看他的脸都是精致无疑的,而且眉间淡淡的褶皱(笔者:那是皱眉头的表现……表现出他现在……很、不、爽)更显的他有气魄。

我见他没有反应,又很有礼貌的问了一句:“同学,你知道那个……六十六层怎么走吗?我有点事情去那边。”虽然我知道帅哥都是有点神经不正常的(对某茶而言,围绕在她边上的帅哥的确都有些……不、正、常),但是作为二十一世界新新人类的我,绝对要做到笑脸以待,哪怕对方是一只狗,我也要努力微笑微笑。(笔者:=_=!亲爱的,您是把他当狗了么)

那个男生眉头皱的更紧了,耀眼的银饰闪烁在他耳坠下,声音却是如此的冰冰凉凉:“滚。”说罢便穿过我一脚跨进其中一架能直通六十五层的电梯里。

我嘴角抽搐的站在电梯外看着电梯们徐徐关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这个臭小子!!!!!!!!!!!!!!!

就在电梯门还差一点点就要完全关上的时候突然从我后面伸过来一只手一下子挡在了两扇门的门缝里……

我的背脊骨一下子缩了起来,额头冒冷汗的把头咯吱咯吱转过去……刚才那伸手的动作,是从我肩膀上探过去的……实在是太诡异了,还好是白天,如果是晚上的话我肯定吓死了的。

站在我身后的少年如同刚才那个臭小子一样是满耳的银饰,甚至在他的发间还悬挂着数串宝石钻石什么的,白皙的肌肤如陶瓷一般晶莹剔透,装扮什么的几乎都与刚才那个臭小子一样(宝石除外),但是和那小子不一样的是,这个站在我身后的少年,脸上拥有的微笑是比任何闪亮的珠宝都耀眼的,如果要用形容词的话,真的可以说是……一尘不染的笑容,完美!

“廉,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同学呀,∧_∧他可是很温和的在与你打招呼的哟。”那个少年走到我面前又重新把电梯门打开,然后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你要去六十六楼的话先跟我们去六十五层,然后我再告诉你去六十六楼的办法好么?”

我看着他的一脸无暇的微笑当然是很自然跨进了电梯去:“谢谢你哦。”

那个少年也走了进来吩咐电梯小姐启动电梯,并且回头给我一个无害的微笑:“帮助同学是我们应该做的嘛,你说对么……廉……”他说着把头转向刚才那个没有礼貌的臭小子。

那个臭小子居然白了我一眼:“笨蛋。”

电梯一直在徐徐上升了,上面的红色数字随着高度的变化不停的跳动……四十、四十一、四十二……五十五、五十六……六十一、六十二……终于在红色数字跳到六十五的时候电梯门哗啦一下打开了。

本来作为礼貌的话我应该先等他们出去再出去的,因为刚才进电梯的时候我的位置是站在最里面的,按照道理的话必须先等外面的人出去之后我再出去……可是那个一脸微笑的少年却伸过手来拉住我把我带了出去:“我告诉你去六十六层的方法,你跟我来……”

就在我要出去的时候那个一直没再开口的臭小子居然伸手抓住了微笑少年拉着我的手:“丞……你不要做的太过分……”

“∧_∧廉,你在说什么呀,对同学我怎么会做过分的事情呢。”少年依旧是那笑容,然后拉着我的手彻底走出了电梯。

本来我是完全没有怀疑过什么的,虽然我的警惕性在进入这个学院之后倒退了许多,但是基本在危险来临之前还是能有所感觉的,特别说刚才那两个人的对话……不要做出太过分的事情……怎么听都像是我自己快进入什么地狱的感觉吧?更何况……虽然那个叫廉的臭小子脾气不好,可是在他的身上……我感觉到的气是很纯正的。而现在拉着我的这个一脸微笑的叫丞的少年,他掩盖着自己的气,我感觉不到是好是坏……

“那个……请问……第六十六层……到底怎么去……我可以自己……走的。”他带着我穿过许多走廊和教室(貌似是教室连教室,画室连画室),凡是看见他的学生居然全部很有秩序的冲他鞠躬,并且依次跟在他身后走,没多久我们身后就跟了一大串人……

“马上就到了,∧_∧,不要着急哦。”他依旧是那温和的微笑。

呃……为什么……我越来越觉得危险了呢……

大约又走了一会儿终于来到了一个类似房间的地方,那个微笑的少年指了指里面说道:“那里,通向六十六层的楼梯,请往里面走吧。”

“是,么……”我有些怀疑的打开门向里面看,那里知道背后突然被人推了一把直直的摔了进去!然后门发出“砰”的一声……关了起来……

呃……这个是,怎么回事?抬起头来的我看见房间的角落堆积着许多游动的蛇,那些蛇有的又长又细,有的又粗又大,有几条还是花色的,看上去真是要多恶心就多恶心,最郁闷的是那些蛇里面还有几条是巨蟒……我的天啊……貌似全部是无毒的,可是就算是我看见这种东西也是会浑身发毛的啊!

门外微笑的少年轻轻敲了敲门,声音悦耳动听:“这位同学,对不起哦,我带错房间了呢,而且啊,这个房间没有钥匙哦,除非你可以杀死里面那些东西,否则呀……是出不来的哦。”

该死的,果然是被设计了吗?!没想到看上去那么温柔的家伙居然是那么邪恶!看来人不可貌相这句话还真是没错呢!

我眯起眼睛把视线微微抬高,看见了天花板墙角的三个摄像头……呵呵,是想看我出丑的样子,还是想看我恐惧的样子?这帮蠢货!

我实在是有些恼火,本来就最讨厌那些做作的人了,偏偏每次都让我遇到,所以我说帅哥都是神经智的,脑子里想些什么都不知道,整天只想着怎么折磨别人,看别人哭看别人受伤自己就很开心……真是一群蠢货!

“喂……”从地上站立起来,我看着摄像头……现在那个少年应该已经从那边在看着我吧,呵呵……既然你要看,我就要你看个够……但是……

“作为代价,我会让你记住今天的一切……小子!”抬起的手指沾着两根假发的发丝一瞬间毁掉了其中两个摄像头……切,要看也只要看一个就够了,难道还要多角度看啊。

呃……假发就是不行啊,发质又差而且干枯没有触感,发出去的时候还要掂量掂量方向,万一这根头发哪里有些破碎会直接导致命中的方向,到时候敌人没被刺中反过来刺到了自己身上那可就得不偿失咯。

摄像头那边的少年看着屏幕里的那个浑身散发着光芒的男生(其实是女生=_=!)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

我讨厌……我讨厌他的光芒……就像天空中耀眼的太阳……我讨厌……讨厌这样的光芒!

“丞?!你看,那个臭小子居然那么厉害!他、他、他……他居然可以把那些蛇全部……”站在后面看着屏幕的一个男生提醒有点游神的少年。

少年再次把神思转移到屏幕上的时候原本无色的眼瞳一下子细若针尖……怎么,怎么可能……简直是,如飞一般的速度,根本就是看不见……甚至他的动作,都捕捉不到。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墙壁上已经沾满了血迹,我伸出手指掐住一条蛇的脖颈部分,它的嘴巴被迫张的老大,尾巴不停的卷曲着我的手臂,仿佛要把我的手拧下来似的……可惜了,这么小的力量……是对付不了我的,呵呵……看在你是最后一条的份上,我就慢慢折磨给你看吧,嘿嘿……(笔者:某茶邪恶的笑道)

最后一条是死在我的手掌里的,我用力掐着它的脖颈,让它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一直到它的喉咙里流下了殷红的鲜血……一直流到了我的手心……突然整个人一颤,我松开了手把那条已经死掉的蛇扔到了地上……

我在迁怒?!是,我在迁怒……从刚才进来之后我一直把气迁怒到它们身上,明明可以不伤害它们直接从这个房间里走出去的,可是……可是我却真的把它们都杀掉了。

伤害这个无辜的生灵……

抬起的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我第一次感觉到罪恶,是真正的罪恶……以前在森山里的时候我与师傅去打猎,杀过兔子、狼……我都没有罪恶的。可是这一次却满手是罪恶了……

真是很奇怪的念头,也许,因为以前的杀戳是为了存活自己,为了自己而杀戳,为了自己的性命而去取走其他生灵的性命。而这一次,我只是因为生气,因为生气而迁怒它们,而杀死它们取走他们的性命……是我的错……在这个学院里呆久了,我竟连最基本的“忍”字都遗忘了呢,呵呵……真是讽刺啊……真是讽刺……

慢慢走到了那扇反锁住的门边,我轻轻抬起手指在锁的方向敲了敲,那个锁发出哗啦一声,然后里面的某根东西就断了,门很自动的缓缓打了开来……

我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门外站满了一群艺术楼的学生,他们穿着被改造过的校服,耳朵上挂着饰品,头发染的花花绿绿,更有甚者有几个家伙的鼻子嘴唇上有打了洞悬挂了银色的一串圈圈……真是……难看死了……

我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捏了捏自己白色的衬衣领子,领子上顿时映出妖红的血迹……那群站在门口挡着的艺术楼的学生看到我很自动的全部闪了开去,我白了白眼睛扫了他们一眼:“真是……难看死了……”一群蠢货。

他们中间有几个脸色刷的白了,可是似乎是顾忌着什么,都没有开口说什么。我不是讨厌他们这种装扮,其实只要自己喜欢的话,无论怎么装扮都是好看的,自己喜欢,自己开心,那么即使装扮的再过分,那发自内心的笑容还是一样完美的。可是……呐,他们中间有几个,为了证明自己是艺术楼的学生,艺术楼的学生一定要另类,所以把不喜欢的东西放到自己身上,呵呵……真是,可笑啊……艺术楼的学生又怎么样,艺术楼的学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个性啊,另类什么的……那只是一种虚有的形式而已,真正在里面的拥有灵魂的……是你们的心啊……

当然,这些话我可没那么多力气跟他们说,在心里想想就好,在心里想想就好,说出来没准还会被他们鄙视,说我装深沉呢=_=!

“喂,把刚才那个家伙叫过来,我按照他的要求已经把房间里的东西全部灭了,现在可以告诉我通向六十六层的楼梯在哪里了吗?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里。”我走出人群之后左右看了看随口问道。

“没有通向六十六层的楼梯。六十六层的地方只有在星期六和星期天才会开启自动阶梯,而且,最近一次启动也是因为学院祭的关系。正常的时候,除了六十六层的直接人员,没有人可以到那里。”站在人群里的某个男生很好心告诉我。

“哦,我知道了。”我顿时有点明白过来了,按照他的意思就是说,那个什么开启自动阶梯的地方需要钥匙什么的才能上去咯:“那个自动阶梯的地方在哪里?”

“就在你刚才所在的房间后面。”突然从人群中走出那个拥有阳光般笑容以及黑洞般邪恶心理的少年,耳朵上的饰品十分耀眼,刺伤了我的眼睛。

这个可怜的孩子……

我看着那人阳光的笑容,突然走到了他的身边,靠近他的耳朵:“呐……你知道吗?现在你的笑容,真刺眼呢,比你耳朵上的垃圾,还要刺眼。”

穿过他身边的时候明显看到他发绿的脸……呵呵。

……本章完结,下一章“ 艺术楼,六十六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