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目录] > 第25章: 下月枫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第25章 下月枫

沧海·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似乎觉察到我的脸色有点惨白,他优雅的把小提琴放到了水池边的石椅上慢慢走到了我的面前,声音细腻而温和:“没有关系,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可以陪我坐一会儿吗?”他最后的那句话说的很轻,很轻,仿佛如纱一般覆盖在我身上,不像是请求,不像是命令,也不像是朋友与朋友之间的对话……那是一种其他深层的声音,明明是那样柔和,却让人不知不觉中按照他的要求做。

和他一起坐到水池边的草地上,他一边轻轻抚摩着身边石椅上的小提琴,一边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又像是对我说:“我喜欢音乐……比喜欢我的生命还要喜欢……”

我坐在那里嘴角抽搐,我靠,你喜欢音乐关我屁事,跟我说什么说,要不是怕你泄露了我的秘密我才懒的坐在这里听你瞎扯。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嘴巴上我还是压抑着愤怒用最柔和的声音说:“哦。”

“我觉得,音乐就像是天空中的飞翔的鸟儿,虽然我很抓住它,可是……却一直一直抓不到……明明离我那么近,明明伸手可以触摸,却抓不到,永远离我那么遥远……”他继续说着,可是我却快要打哈气了,而且肚子开始咕噜咕噜的叫。

哎,我说,你觉得音乐像什么就像什么呗,你觉得抓不住就抓不住呗,跟我说那么多干什么。

“你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忽然他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我想了想说道:“什么音乐都可以,只要自己听着喜欢就喜欢。”本来就是么,有些歌虽然吵但是听起来很有节奏感,我也很喜欢;有些歌太慢,但是听起来很温和,我也喜欢;有些歌很欢快,我也喜欢;有些歌很霸气,我也喜欢……无论是什么歌,我听着舒服就喜欢咯,哪有分什么类型的。不过,如果说是最喜欢的歌,我倒是有一首,也许那不算是歌,只是一个曲子,不算柔和,不算欢快,不算霸气,不算吵杂,只是有一丝淡淡的,远古的……奇妙的味道。

呵呵……第一次听见的时候我还是很小呢,也不记得是谁哼给我听的,又或者是我偷偷听见别人哼的,又或者是听见电视上的人哼的,反正……那柔和的旋律,我依然还记着。没有歌词,只能啦啦啦的哼,很轻巧很温暖……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他微微一怔,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微妙的变化……是,么……只要是自己听着喜欢,就可以了吗?可是……有些音乐……不是不可以被喜欢的吗?我的导师,还有枫说,只有配的上我们的音乐才可以的……那些下层的音乐,不属于我们……

“喂,我还有事要先走了。”实在没有力气再跟这个家伙瞎扯了,在瞎扯下去我都要疯了,老是跟我说什么音乐啊,旋律啊什么的,昏都昏死了,还不如跟我说说打架什么的,郁闷都郁闷死了,无语。

刚站起来手却被人一下子拉住了,低头看到那个温柔的少年面若殷红的拉住我,声音轻细若兰:“等一等……我……我付你钱,请你留下来陪我……”

呃……给我钱……请我留下来……我靠,我又不是真的牛郎!!!!!这样算什么啊,给我钱,让我留下来?!啊啊啊……妈妈,妈妈啊,你的女儿真的进化成牛郎了,T_T!

“对不起,我来这里是要办事情,如果以后你想找人听你……说话(笔者:我相信,其实刚才某差想说的是‘废话’)的话,可以来我们学院找我,我是一年级的(故意不说是几班)若之茶。”我努力摆出微笑伸出手扯开他拉住我的手……

他微微一怔,随即低下头问我道:“你……来这里,是为了枫吗?”

恩?枫?他说的是那个叫下月什么的吗?他叫下月枫吗?呃……好象是这个名字。哎,现在这年代连单挑都要偷偷摸摸的,如果是以前的话我肯定拿着一张纸条贴人家脑壳上对他们说:“子时三刻,篮球场见。单条群殴你自己选择。”

“你是因为收了命令来找枫的吧……”那个温柔的少年慢慢从草坪上站起来,视线移向那美丽的水池……荧荧若星辰,冥冥若云雾呵……真是美丽的地方呢:“因为你们熏花的王,而来找他吗?”

“是。我是来找他。”只要能赢了他的话第一场我就算胜出了,为了拿下这个戒指,就算是一劈群我也来,我可不想戴着这么显眼的戒指在这个世界上走来走去。

“枫知道你们,所以无论你们怎么做都不可能让他听从你们的命令。”那个温柔的少年继续说道……

“没关系,我又不是要他听从我的命令,我来找他是为了征服他,只要可以征服他我就能完成命令回去了。不管他是怎么样的人,不管他是魔鬼还是神仙,呐,我只要征服了他,任务就完成了哦,他最后会变成怎么样,都与我无关。”我呐,只在乎我自己……其他人,都与我没有关系。呃……弥生是例外,他是我的噩梦!!!每次看见他都让我想到我妈!

那个温柔的少年慢慢视线从我面前的水池那边转移了过来,脸上的神色忽然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原本温润如水的笑容一下子变的如此霸道如此耀眼:“呵呵,那么……来征服我吧,我倒是要看看你要如何征服我呢,熏花男公部的人……”

呃?!!我额头一滴汗!绝对是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你是那个下月什么枫吗?!”

“呵呵,”他微微一笑:“是呢,只是……我的真名虽然叫下月枫,但是一般人是喊我默,我总是与他互换身份罢了。所以在这个学院里,见到我的人喊我默,见到我朋友的人……喊他枫。那么……你要如何征服我……呐?用什么征服我?”

完全……当机……了,这个家伙居然就是下月枫?!他他他……不是应该很耐打的样子吗?冥月不是说晓派了很多人来对付都对付不了吗?我怎么看都是两拳可以打倒的啊?!呃……而且还说什么互换身份……该不会得罪晓的不是眼前这个而是另一个吧?吐血,还把自己的小名换成别人的,把别人的换成自己的,这些有钱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郁闷死了。

呃……不想了,我肚子好饿,赶快解决赶快回学校吃饭。

我别别嘴巴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对面前那个少年说道:“那么……既然你就是下月枫的话,请多多指……”

“默,不要再闹了,音乐会马上要开始了。”我话还没有说话忽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过来……绝对机械的转过头去……

呃……或许,这样的人才叫作真正的冰冷吧,泛蓝的眼瞳没有一丝感情,一头棕色的碎发随风飘动……就连脸上的肌肉都僵硬在那里没有任何变化……我可以看见那些肌肉在痛苦的呐喊:主人,让我们动一下吧,让我们动一下吧,再不让我们动的话我们就要抽搐了啊!

我的……嘴角的……肌肉都快要抽搐了,世界上居然还真有这种人啊,看他那表情,简直是比冰雕还冰雕啊,光站在他边上就要冷死了。还好我本来就比较耐冷,要不然真成人肉冰棍了。

“呐……”原本站在我边上的温柔少年上前几步拉住面前的冰雕:“枫,有人说要征服我哦,熏花那边这一次终于派了一个有趣的人呢。对了……忘了跟你介绍……”他把视线移向我:“他是尉迟默,呵呵,呐,若之茶,你是要征服我呢,还是征服他?当初惹你们熏花的王生气的人,可不是我,是他哦。”

绝对……绝对昏了!!!!!熏花部的调查工作怎么那么差劲啊?!这样的事情也要先弄弄清楚再让我来吧?!现在让我砍哪只?!?!!还是两只一起砍?!!!(笔者:小茶!!!你要冷静啊,好歹也要注意量词啊,怎么可以用“只”来形容人呢!!!!你对的起教导你语文的老师吗?!!?!)

镜头切换……兰洛斯第一男子贵族学院文化区艺术楼第六十六层……某位德高望重的少年轻轻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问身后的人:“那个孩子(指的是某茶),如何了?”

“他似乎发现了下月枫和尉迟默两人互相换了身份,而且也知道与您见过面的是尉迟默……所以现在他似乎弄不清楚应该对付哪个。”某人说道。

“呵呵,那么……他会如何做呢?”我倒是要看看……他会如何做,那个有趣的人,总不会把我所说的征服……当成是打架吧?那样的话……还真是更加有趣了呢。(笔者:很荣幸的告诉你,某茶的确把你的征服当成了打架,而且还打算两只一起砍……)

……本章完结,下一章“ 征服成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