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目录] > 第33章: 绝对的存在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第33章 绝对的存在

沧海·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急忙收回手的时候胳膊已经被那气流割伤了,脚尖一点飞快的后退数步挡在冥月和王子面前……不能硬碰!绝对不能硬碰!他们很强,一个对四个我是死活也敌不过了……除非……我全部解放气……平常的时候我都是把自己的气掩盖着的,如果释放了气的话相当于告诉对方我全部的实力了。万一以后遇到什么麻烦的事情……他们就可以很轻易的压制住我……只解一半的气也是可以的,但是现在眼前的这几个人……恐怕不是只解一半就能对付的了的。

不管了,先解一半,如果实在顶不住了我就全部解,以后的事情就以后想吧。真是的……泡个王子居然要泡到使用我一半的力量,得不偿失啊。

“冥月,你退后……”深吸一口气,我解开了紧系在衣领上的领带,松了松手腕上的口子,左手手指慢慢滑过了额头……脖颈……以及,位置在肩膀右侧的穴道……“开!”

手指点入的一刹那,周围散发出的气一下子冲破了身边整齐排列的书架书柜。纷乱的书籍被吹倒在地面,有一些甚至缺了章节悬浮到了空中……我第一个的反应就是,完了完了,这些可都是名著啊,名著啊,我都不知道要赔多少钱呃!

站在身后的冥月……呆滞在那里了……

不可能……这些气是他散发出来的吗?!这些强大的气是面前这个身体单薄的少年散发出来的?!雄厚,坚定……气势磅礴……根本不可能是一个这样年纪的少年可以拥有的!这简直是牛一样扎实的武学基础啊!(读者:—_—!你能换一个形容词吗?笔者:—_—!呃……我词汇贫乏)除非是训练了五十年的人的才可以拥有的!而眼前这个人……

“刚才那一击,我还给你!”带着周身因为解开气而没有完全复原的空气流,我以最快的速度闪到了那个刚才伤到我胳膊的两家伙面前,一个转手同样的位置,同样的招式,直直的劈到了那个杀手的手臂上,他来不及缩回去就被我劈断了里面的骨头,发出“呵啦”的一声!

回手的瞬间一下子按在了警报按纽上!红色的警报灯立刻非常配合的滴呜滴呜叫了起来。

那几个杀手眼睛像老鹰一样的锐利起来,全身的杀气徒然增长!

他们要动手了吗?没有关系……警报已经响了,即使下面那些侍卫或者赶来的警察都是饭桶,好歹也能挡挡门面。

“你……很强。”一直站在窗户边没有任何动静而且也是他的气把我第一次射出去的硬币弹开的家伙轻轻开了口:“今天先放过他。呵呵……但是,你认为我们进来的时候……没有解决那些碍眼的人吗?”

似乎是嘲弄,又似乎是别的什么意思,那个杀手轻轻扯下了从刚才到现在都一直戴着的银色面具……我看见他的脸!!!!!

如果世界上还有可以形容的美丽……那么,世间的全部在他面前都是一堆垃圾了……他的脸,不是身后妖娆的冥月可以比的,也不是熏花男公部里任何一个人可以比的……这样的脸,真的可以用,祸国殃民来形容……了。

“下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是你死的时候,再见了。”一个完美的纵跃,伴随着飞舞起来的书页,那四个杀手全部消失在了这个若大空旷的图书馆里……

从窗口看下去,那些守卫在图书馆外的侍卫……早就在他们进入之前,全部倒在地上了。

学院的警力部队很快赶到了,冥月把昏睡过去的王子殿下交给他们之后就跟着警力部队们去学院的调查科记笔录去了。原本我也应该要跟着去的,但是我的胳膊被弄伤了,结果只能被那些白大褂的家伙们拖走。

在校医院的门诊部又遇到了那个老医生,他拿着自己的放大镜仔细研究起我的伤口来,大约研究了半个小时左右,我伤口上的血液都凝固了……他才慢吞吞的说:“恩,又是被狗咬伤了。而且还是同一只狗。你看……这里的齿痕非常的明显,和上一次你的伤口几乎吻合。没事没事,开点药就可以了。”

一边陪同我一起来的警察额头一滴汗:“那个……季大夫,您确定这个伤口……是狗咬伤的吗?”

老医生白色的眉毛一挑:“怎么,你不信任我这个有二十六年经验的大夫?我——季大夫,驰骋医学界那么多年,看过的伤口比你身上的汗毛还要多,治过的病人比你头上的头毛还要多,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一百!无论是国内国外乃至全球,没有人不知道我季大夫的名字!你,一个小小的警察,想挑战医学界的权威吗?!”

那个警察额头的汗更大了,连忙鞠了几个躬闪身出去:“失礼了失礼了。”

等到警察出去之后我也打算站起来要走,那个老医生忽然动动胡子说出了一句令我震撼的话:“小姑娘,以后不要打开三道穴门,虽然你可以控制气,但是这样对身体不是很好。”

完全呆住了,这个老头刚才说什么……他说,他说我是小姑娘?!而且还知道我打开了人身体上的三道穴门!!!天啊天啊,那他刚才还说我是被狗咬的……呃,也对,如果他真的诊断我是被狗咬的话肯定会让我打狂犬针了,哪里会开一些跌打药给我……上次貌似也是开了跌打药……而且还加上止血止痛药。不过,他是怎么知道我是女生的啊?!

看见我站在他面前大眼瞪小眼,他又开始重复他的光辉从医史:“呵呵,别小看我啊,想我季大夫驰骋医学界那么多年,看过的伤口比你身上的汗毛还要多,治过的病人比你头上的头毛还要多,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一百!无论是国内国外乃至全球,没有人不知道我季大夫的名字!只是看你一个小孩子的性别,怎么可能会分辨不出来!你……难道是在质疑整个医学界的权威吗?!”

冷汗……我后退几步挪到门口:“呃……我完全了解您的权威……也完全信任您的医术。那个……我还有件事情,能不能先走……”

他还在那里自言自语:“放心,我季大夫绝对不是一个落井下石的人,你的性别问题我一定会帮你保守秘密的,绝对不会让其他人知道。我季大夫,驰骋……(笔者:以下内容同上,故省略)”

直接关上门走人。呃……如果再听他说下去,我估计整个人都会崩溃……不过看看手上的药,他的确是一个细心的好大夫呢,除了跌打药之外,消炎杀菌止痛止血一应俱全,更有甚者,还把棉花也给我稍上,汗颜……

刚走出校医院我就看见了弥生,他蹲在大门外的石阶梯上纤细的双手撑着自己的两只胳膊,眼睛盯着天上的白云看啊看啊。

这个样子忽然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弥生还还没有出道的时候也曾经这样坐在石阶梯上看天上的白云,那个时候我问过他,为什么看着天上的白云,白云很好看吗?

他说,天上的白云不好看,我只是在想,为什么天空上的云有那么多呢,是不是云爸爸和云妈妈在生孩子呀,我想看他们生孩子。

得到的结果就是被我狠狠的敲了两壳脑勺。

现在想想,他和以前还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变呢,呵呵。

“弥生。”走到他身后的时候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似乎被吓了一跳,呼啦一下站了起来转过身子:“小茶,你出来了吗?!你伤的严重不严重,要不要紧,有没有事,痛不痛?你这几天都去干什么了……我都找不到你,不要让我担心,无论你去哪里,请告诉我一声好不好,不要再突然之间消失不见了好不好,我好担心你!”

“你刚才在看云爸爸和云妈妈生孩子吗?”我完全没有由来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弥生一怔,脸唰的变红了:“你……怎么还记得这件事情……我,我已经长大了,这种事情,早就不会再去想了。”

“哈哈,你也能长大哦,”我笑了笑走到他的旁边:“是在等我吗?那一起走吧。”一边说着一边已经顾自己走下了台阶。

弥生立刻着急的跟了上来:“小茶,等等我,小茶你等等我!我等了你那么久,不要每次都一个人先走。小茶!”他上前几步想拉住我的胳膊,突然看到我胳膊上被纱布包过的痕迹,立刻停下了手……

为什么……明明离你那么近,却让我觉得好远……明明感觉到你的存在,却永远不会在我的身边……天上的云也是如此,明明仿佛离我那么近,近到可以伸手就触碰它们……可是,其实是这样的远……遥远到几乎相隔两个天际……

“弥生,”忽然感觉到身后的人似乎没有了声音,我转过头去:“只要你可以平安就好∧_∧!虽然……”你很白痴,但是……在我的心中,你已经成为了我很重要的家人,无论是过去,现在,抑或是未来……哪怕我们今后会慢慢老去……你也是我很重要的家人。如果看见家人受伤或者难过,我也同样会很难受……

阳光下的少年在看到女孩的这样的微笑的瞬间……几乎就要脱口而出自己心里的话……喜欢你……我一直喜欢你……不是对家人的喜欢,不是对妹妹或者姐姐的喜欢,不是对朋友的喜欢,而是真真实实的喜欢,喜欢一个女孩子的喜欢,想要守护的喜欢,想要陪伴一生的喜欢……虽然,我知道……如果我说出口,你一定会扁我。(笔者:呃……你的确有自知之明)

……本章完结,下一章“ 笔录(更错处补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