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目录] > 第49章: 父亲的能力(下)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第49章 父亲的能力(下)

沧海·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听到我问出父亲的能力的时候他的肩膀明显一震,随即低着头笑道:“是么……闵夜他,连这个也告诉你了吗?”

果然,爸爸果然是有别的什么特别的能力的!在坤月晓不自觉的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我再次肯定了想法,于是立刻上前几步扯住他白嫩如雪的手臂:“是什么能力?!我父亲到底有什么能力可以让你们七大家族的人穷追不舍!”

晓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把视线转移到了我拉着他的手上,薄如蝉翼的双唇轻启:“呐,你把我弄痛了哦。”

嘴角一阵抽搐,我眼睛发白的看了这个该死的小鬼一眼!我的妈妈啊,这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啊,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装出一副要被人吃或者是要吃人(笔者:恩恩,我相信,大家明白我的吃是什么意思,对吧?)(读者大大们异口同声:恩恩。)的样子来,真的是,不可小看,随时都得让自己提高警惕!

想到这里我立刻松手退后几步:“我只是想知道关于我父亲的事,如果他真的有什么特别的能力,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他又为什么要瞒着自己的家人,还有……为什么你们七大家族的人会扯上他……分明是两个阶层的人不是吗?”

晓依旧是高雅的笑:“为什么瞒着你们么……我想,这个应该当面去问若先生吧?当初若先生还在七大家族的时候也是他不让我们说出关于他能力的事情给你们听的。至于两个阶层的人……呵呵,若之茶,你当真不知道你的父亲是什么身份吗?”

“啊?”被他这么问我反倒了愣了……爸爸是什么身份?他会有什么身份啊?妈妈说爸爸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所以性格怪癖啊,别告诉我他是传说中某某僻静之国的王子,又或者是某个超级有钱的董事长的儿子,为了逃避追杀什么的结果把孩子丢在了孤儿院?切,你以为是写小说呢?(笔者委屈的躲在一边:的确是在写着的嘛)

“这个告诉你也无妨,”他忽然靠近一步踮起脚(因为比我矮,哈哈)贴在我的耳垂上,呼出的温气若有若无的擦过:“若先生曾经是除七大家族以外另一个家族的继承人,只不过那个家族在很早以前就被前进的脚步淘汰了,当在若先生那一代的时候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声灭迹。虽然已经没落,但是如果要按照阶层来算的话,若先生应该也是我们这一层的吧?”

眉头越来越紧,今天我所知道的关于父亲的那么多事,实在是令我太震撼了,这是在以前那样平静的日子里所没有过的。一直以来都以为父亲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一直以来都以为父亲是一个很平凡的父亲,哪怕和那些莫名其妙的家族什么的扯上关系,最多也就像什么救了某某大老板之类的这种还算能够接受的事情……哪里知道,他居然有那么多秘密。真的是……让我前所未有的震惊!

“呐……那么,父亲的能力,你可以告诉我吗?”震惊之余我不忘提醒某人我第一次提出的那个问题。他到现在都没回答到这个节骨眼上呢。

我一边问着一边很自然的转过头去,坤月晓的双唇正在我的耳边,当我转过头的瞬间他竟然一抬下巴直接吻在了我的嘴上。

我瞪大了眼睛推开他连连后退:“你,你,你……你……”我很想说你才几岁啊,怎么思想就那么早熟啊!后来又想到这个小鬼是熏花部的部长,做出这些事情纯属正常行为,于是干脆闭了嘴不把后面的话说下去了。

他笑着用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轻抚过自己的唇:“呐,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在通过我们熏花部门的考验之前,你始终是熏花的人哦,手上的戒指,是一直拿不下来的呢。不过,我有一个好主意。”

他说到这里又靠近了我,手指从他的唇上转移到了我手上那个美丽的戒指表面:“所有题目都可以免去,考试的场数也减少为最后一场,征服的对象也只需要一个,而且……征服了最后这个人,我可以答应告诉你若先生的能力。”

“好!”这么优惠的条件当然是要答应!为了手上的戒指我已经够烦恼了,再加上父亲的事情。现在能一下子解决两个,岂不是更好。

“呵呵,这可是你答应了的,”坤月晓突然笑的灿烂,纤纤玉指抬了起来点在了他自己的鼻尖上:“最后一个征服对象,就是我。呐,你可以办到吗?”

啊?

眼睛瞪的老大,我嘴角开始剧烈抽搐……我,我,我刚才没听错吧?!这个小鬼说,最后一个征服对象就是他?!

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他双眼迷离的卧倒在我身下的景象,我浑身的寒毛唰拉唰拉猛烈的竖了起来,经过前几次冥月的熏陶我已经基本了解他们的征服是什么意思了,所以在面对这个该死的小破孩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用眼神上下打量他:“呃……别人说,那个,未成年……恩,对未成年出手的话,可是会坐牢的。”

坤月晓怔了一下,随即温和一笑:“呵呵,你是这样认为的吗?”真是可惜了的,如果眼前这个女孩子也能继承若先生的能力的话,恐怕天下真的没有人可以是她的对手了。不过,即使不继承,她……也是可以拥有像若先生那样……让所有人臣服的力量吧。(笔者:注意,具体到底是什么能力且待分晓,反正不是什么龟派气功,降龙十八掌,或者什么神、鬼之类的能力就是了,哈哈哈哈)

看了那个一脸灿烂的小鬼一眼,我嘀咕的摸了一下手上的戒指:“真是的,你自己都知道我要征服你的话,那肯定不可能办的到了的,这样的题目根本就是为难人。”

“那可不一定哦。”坤月晓淡然道。

那可真是不一定呢,明明知道是陷阱,却还要跳下去;明明知道是深渊,却还有往下坠……

米切罗兰国的王子殿下——雷特•米切罗兰,那个人,不正是这样子想的么。明明是生活在阴暗斗争世界中的王子,却在她的面前……像一个涉世未足的孩子,是贪恋她带来的阳光……么。(笔者在一边流汗:哥们,你貌似也不怎么大吧,说别人是孩子—_—!)

……本章完结,下一章“ 身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