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目录] > 第63章: 关月令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第63章 关月令

沧海·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起先是很自然的后退几步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没看见有人在我身后……”道歉到一半的时候才看清他的相貌,顿时浑身上下冷汗直貌,手指一伸指在他的鼻梁上:“你……你……你……你是那一次……”

是那一次偷袭到学生会大楼里把雅瑟打伤的那个男子(笔者提示:就是拿着枪差点要把雅瑟敲昏的人,不过还好,当时被小茶挡住了)……也就是闵夜说的很有可能是七大家族之一那边的人……上次这家伙是来学生会偷关于父亲的资料的……那么这一次他也想要来调查我父亲的什么事情吗?还是说……对了!既然闵夜都能知道我母亲被关月家族带走了,其他五大家族的人也就不可能不知道了的……他的目的只是来参加关月佑河的生日会……还是……也想打算带走我的母亲?!

或许是因为我换了女装的缘故,那个家伙并没有认出我,他只是皱皱眉头冷冷的看我一眼问道:“什么事。”

“没……不认识。”我立刻嘴角抽搐的转过头假装刚才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的要离开。哪里知道此人突然想起了什么伸出手一下子抓住我的肩膀:“等一等……我好象在哪里见过你。”

我后背一直,冷汗像瀑布一样哗啦哗啦往下流,整个脑袋咯吱咯吱僵硬的转了回去努力堆出一副花痴的表情:“亲爱的大人,您怎么可能会见过我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呢,只有我在远处紧紧观望你的份……如果您能对我有印象的话,那真的是我三生有幸。”

见到我这样的表情他的手果然立刻从我肩膀上移开了,虽然还有一点疑惑,不过好歹也没有再深究,只是依然冷冷的说了句:“抱歉,我认错了。”

“没……没关系。”我僵硬的回了一句之后就立刻飞也似的逃了去……一边逃一边心想,就算被他认出来又有什么关系—_—!是不是我担心的多余了一点啊……

呼一口气我蹲到某个转角开始做蜷缩状……真的是,你看你看,我本来是不想乱走的,现在倒好,不乱走也会遇到麻烦,乱走也许会遇到更大的麻烦,我看我还是乖乖躲在这个角落缩着,等闵夜通知我的时候我再继续找扣押母亲的地方好了。

一边蹲着一边靠着温暖的墙壁,上眼皮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有一种想闭起来的冲动。我赶忙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一些,但是没一会儿又开始犯瞌睡……都怪这个角落太安静,都怪这个墙壁太温暖……我一边自己念叨着一边又开始打瞌睡……终于是敌不过伟大的睡神大人开始小眯着眼睛进入睡眠状态,梦里我看到自己拿着一砖头冲进一个黑窄的小房间里去救母亲,然后我看见关月佑河那个混蛋正拿着鞭子正要打我她,我一个气愤就将手里的砖头砸了下去,他额头上被砸出了一条鲜红鲜红的血印。然后我插着腰嘿嘿嘿嘿的狂笑:“啊哈哈哈哈,你小子也有今天,真是活该!!!”

“你对令少爷做了什么!!!!!你这个无理的女人!!!!!”突然几个尖锐的女声争先恐后的钻入我的耳膜里,我懊恼的一边转了身更靠着墙面一边挥了挥手:“好吵,好吵!”

“什么!!!你……你居然说我们……说我们很吵……你……你……”那些女声越来越尖锐,简直是刺的我不得不睁开眼睛指着她们被擦了N多快掉下粉来的额头愤慨的吼道:“唧唧喳喳、罗罗嗦嗦、咿咿哇哇、莺莺燕燕!你们这群女人有完没完?!你们以为这里是歌舞剧表演节目啊,表演节目?去舞台!这里是宴会!后宫争宠?去穿越,这里是现代!身为女孩子一点修养品德都没有整天只知道在别人耳朵边煽风点火的说三道四,你们不烦我还烦,要说去一边说,别打扰我睡觉,养好精神我才能办事!”

当我把刚才那些话全部说完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是在参加关月佑河的生日宴会,而自己现在很不凑巧的扮演着某个人贤良淑德、温柔典雅的女伴……只可惜现在此女伴正以一种骇人的气魄愤怒的用自己的喉咙怒斥某群不懂礼貌不懂家教的女人们(在某茶眼里是这样的),顺带一提,周围但凡能听到她愤怒之吼的贵族们都已经转过头来了……

糟糕!!!我刚才做了什么!!!!!!!!!!!!!!!!

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我立刻随手拉过一个人的身体将自己的脸埋入他(或者是她)的胸口……冰凉却带点温润的触感,我约莫估计着这个人的体型身材以及性别……恩,低着头弯着腰正好能可以靠在他的胸口(说明如果抬起头来的话应该和自己差不多高),而且肩膀不是很宽,,只可以容下我一个头……至于性别,是个男的,很明显没有胸部嘛。

等……等等?!是个男的?!!!我居然把一个男的拉了过来而且还把自己埋在那人的胸口!!!天啊天啊!!!这真的是我做的吗?!!!!!!杀了我吧!!!!!

完全震惊在自己所作所为里的我立刻抬起头来将刚才被自己扯过来的人一把推开,然后像躲避细菌一样飞快的后退几步惊恐的看着面前那个美丽的少年……(笔者:刚才动手趴在人家胸膛里的可是你自己,这下推开他躲那么远的也是你自己—_—!被吃豆腐受委屈的是别人好不好……)

那个少年长的唇红齿白,白白嫩嫩的皮肤像牛奶果冻一样诱人。脸上的笑容温柔而不怜人,明亮而不刺挑,怎么看都是非常讨人喜欢的类型。而且鼻梁上还像模像样的架了一副金丝眼镜,没由来的气质从身上各个地方涌现出来,让人不得不臣服于他的魅力之下。只是可惜了他的额头上好象被什么酒杯砸到了,而且还流着潺潺而下的红酒……

我的脑海立刻转到刚才我在睡梦中殴打关月佑河的场景……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刚才我梦游然后一不小心……

他见我躲的那么远,以为我是在害怕刚才惹的祸,微微一笑走近我,将整个身子挡在我面前,正好遮住了那些飘过来的贵族们的视线:“不用担心……是我自己走近你才让额头受伤,不会责备你……”

我将视线从他的额头转移到他的脸上,抽搐的嘴角快要赶上高频转动的马达:“呃……哦……”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甚至连对不起三个字都没有想过要讲出来……

这可算什么情况,殴打宴会贵宾……扰乱宴会会场……而且还外带调戏美少年……我在这个宴会上所犯的罪行已经得不到佛祖的原谅了……

“你是一个人来宴会的吗?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当我今天宴会上的女伴吗?”那个少年依旧是面带微笑。听到我的耳朵里可是让我毛骨悚然了,今天宴会上的女伴?!!!!那我可怎么去救我妈妈啊……闵夜那个家伙跟家族的人打个招呼怎么要这么久—_—!该不会把我遗忘掉了吧。

“不,不用了吧……呵……呵呵,那个……其实我已经……”我刚要开口解释什么突然手臂被人一拉然后身体就靠到了某个宽厚的肩膀上,淡淡的熏香从礼服衣折下传过来……然后头顶就响起一个温和且不失风度的声音:“她是我的女伴,请关月令少爷重新找另一位小姐吧。”

是闵夜!!!真的是闵夜!这个该死的家伙终于来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了,呜呜呜呜……既然闵夜都来了,那个小鬼也应该来了吧?

我从他肩膀上抬起头低头寻去,转了两次脑袋还是没有看见小鬼的影子。闵夜在我耳边轻轻吐了一句:“他被父亲带去了,现在正在受教……我叮嘱你不要乱跑,不听我的,现在可好,闯祸了吧。”

额头一滴汗……拜托,刚才我站着没动差点被人认出来,现在我动了动又闯祸,你们到底是让我动好呢还是不动好呢!

对面那个叫关月令的少年听到闵夜这样说,仍然是非常绅士的笑了笑:“那真是惊扰到您了,您的女伴,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呢。欢迎你们来到‘零之玄叶城堡’,希望你们可以愉快的度过哥哥的生日宴。”

哥哥?他原来是关月佑河的弟弟?双胞胎?不像吧……可是感觉他的年纪好象和关月佑河差不多,呃……不过我也好几年没看见过关月佑河了,现在的他应该比这个少年更高一点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闵夜突然拉了我一把,我才反应过来周围的人群早就已经散了,那个叫关月令的人也已经走了……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发呆了那么久。

……本章完结,下一章“ 零之玄叶城堡的搜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