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目录] > 第9章: 群殴

《玩转王子学院+已出版》

第9章 群殴

沧海·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痛苦的陪他来到了学院食堂,里面已经坐了很多人,我和弥生买了饭之后因为找不到位置只好傻站在食堂正中央左看右看。就在这个时候边上有人拉了拉我的衣角,我低头一看,居然是学生会的那个总是背着箭袋的孩子。他似乎是想让我们坐在他边上,因为他边上有两个空位置。

我刚打算客套一下,结果弥生比我还快的坐了下去:“谢谢你啊,小弟弟。我们上次应该见过面的吧?上次我们进去学生会的时候是你带的路吧,啧啧,真是一个好孩子啊,那么小就可以进入学生会了啊,我想你应该只有十岁吧?(笔者;人家已经十四五岁了!)哎哎,小弟弟啊,你年纪轻轻就有那么大的来头,真是厉害啊,果然有我当年的风采,想当年我金戈铁马,羽扇纶巾,气吞万里如虎……”

弥生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我飞快的坐下捂住了他的嘴巴,一脸尴尬的笑:“秋人不要介意,我的朋友向来口不择言。”

那个孩子当听到我喊他的名字时一下子抬起了头:“你……记得……我的名字?”

我笑了笑:“是啊,记得你,你是学生会财务部部长,一色•秋人。你很喜欢箭的对不对?我以前也有练过箭哦,以前就喜欢拉开弓的感觉。当风从耳朵边吹过的时候我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哦,一声一声很有节奏的心跳……即使闭上眼睛的时候也可以感觉到前方的目标,然后松开手的瞬间箭就一下子飞了出去……有的时候射不中,有的时候射中,可是无论中不中我都很开心,因为射箭是很快乐的事情啊。”

原本坐着的他一下子站了起来:“我也很喜欢射箭的!只要可以和箭在一起无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拿起箭我就会变的很快乐很快乐!我也很喜欢啊很喜欢啊!”

看他激动的样子,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好啦好啦,坐下吃饭哦,这里人太多了。以后秋人如果寂寞的话可以找我哦,我随时都会出现在你身边,因为我也很喜欢射箭哦。”

其实我也就射过一两次,第一次把师母晾在院子里的师父的三角内裤给射下来了,而且射下来就射下来,偏偏给隔壁的狗叼走了……叼走就叼走,师父偏偏当时就只有两条内裤,一条就穿在他身上,还有一条被狗叼走了—_—!害得我被师父满院子追着打!

第二次的时候是在妈妈去朋友的宴会时,我因为怕无聊就把小型弓箭带上了。他们家有一个比我小半岁的男孩子,他一定要跟我抢弓箭,我就把他带到了院子里狠狠打了一顿。打完之后就让他头上顶了苹果站在假山前让我射,结果我差点射到他的小jījī上……是差点,还没射到,但是被他们家人看见之后吓的再也不敢跟我们家来往了。

呃……上面那些事情只是我在小的时候犯的错误,也不知道那个差点被了小jījī的孩子怎么样了,我想应该不会那么小气到现在都还怨恨我吧?

一边吃饭一边想着以前的事情,突然听到身后那桌的男生中有人喊了一个人的名字:“林奉河,怎么那么晚才来,我们可是都吃好了呢。”

嘴巴里刚要喝下去的汤猛的喷了出来……林奉河?!!就是那个……那个以前差点被我射掉小jījī的家伙啊,呃……刚还想到他不知道怎么样的时候居然真狗屎的出现在我后面啊?!!天……汗颜……

“小茶你怎么了?是不是烫到了?”弥生立马给我递来纸巾。

我一边咳嗽一边说:“没什么,没什么……我吃饱了,吃饱了。”我说完“唰”的站了起来撇下弥生奔出了食堂。

跑到了五百米以外的某棵树下我一下子瘫痪下去拼命喘气……完了完了,倒是不怕他找我算帐什么的,但是来到这个学院我虽然扮的是男装,可是我的名字还是原来的啊,而且我和小时候也肯定有那么一点像,万一被他看见我产生怀疑的话就完了啊!

“哎……做人真累。”我一边说着一边慢慢靠着树坐了起来。还没把气全部叹完忽然身后有人发出了很朦胧的一句话,差点把我吓死!

“是很累……所以我喜欢睡觉……”

额头一滴汗……我转过头去看见那个“睡美人”就坐在树的那一边睡觉。

他慢慢揉了揉眼睛站了起来,上下打量我好久之后又吐出一句:“你……我有点眼熟……哪里见过你吗?”

呃……这个家伙绝对有老年痴呆症!刚才还在教室里见过的啊,现在就一副真的没见过我的样子,如果不是我定力高的话早就倒下了。比如说换成我师父……肯定先给他一拳送他出太阳系再说。

“只是同班同学而已。”我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用最简单的方法说了最简单的话,就连主语都省了啊,啧啧。

那个家伙站在树下好半天,终于想了起来:“哦,你是那个愿意和我共用剧本的人吧。”他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了我的旁边:“你是什么角色?我好像是演王子。”

“——!呃,我演的是公主——奥罗拉。”某女很小声的说。

“那么我们正好可以一起练习,以后多多指教。我叫雅瑟•斯若兰斯。”他倒是落落大方。

看着他淡淡的笑容,我忽然很疑惑,班上的同学们明明对这次的舞台剧很不屑的啊,为什么这个人却那么认真居然真的要练习?!说真的,其实我也压根没没打算练,要我当那个白痴公主的话我宁可去当难民。

自我介绍完之后就开始正经的练习。呃……其实这个剧本上到底写的是什么我一点也看不明白,虽然我对童话故事不是很感兴趣,但是《睡美人》是家喻户晓的故事啊,内容我当然能知道一二的,可是为什么这个狗屁剧本上的对白会那么奇怪啊?!

比如说什么“你是我心中最爱的神”、“我对你的爱如滔滔江水滚滚而来”、“只要你能醒来,即使把我的心脏带走我也愿意”什么的……

对面那个睡美人少年见我呆在那里嘴角抽搐,以为我不知道该怎么用这个剧本做练习,很好心的拿过剧本指导我:“既然你是演公主我是演王子的话对手戏应该很多。你看着这里,这里的奥罗拉就是指你的对白,你是读这个的,我读的是这个。”

他很有耐心的继续给我解释:“你知道跟着我念就可以了,我现在按照这里的顺序念下去,等我念完了就轮到你了,好吗?”

“哦哦……其实……班上的同学对这次的舞台剧都不感兴趣……恐怕到时候一个人都不会来……演员也只有我们两个。”我自言自语的念了一句就和他一起看剧本。

“没关系,其实他们都是好孩子,没过几天就会认真起来。现在只是闹闹脾气。”睡美人少年的话让我着实愣了半天……只是闹闹小脾气吗?他们都是好孩子……

下面是练习基本时间:

某女(其实现在扮男装的话应该说是某男,但由于其本质是女生,所以暂且免过啦)非常慷慨呈词:“啊,我即将死在这个地方,亲爱的王子殿下,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美丽的容颜。”

某男接上:“哦,亲爱的公主,请您一定要坚持住,我菲利欧一定将您拯救出这个地狱般的城堡里,即使付出我的所有。”

某女站了起来伸出手去触摸纺锤(现由树枝代替),在触碰到的瞬间高呼:“亲爱的王子殿下,我即将沉睡,请您用温柔的……呃,温柔的……温柔的,那个……”

我下面的词实在是念不下去了!那个白痴老师到底是从那里搞到的剧本啊?!还温柔的唇?!我靠,这种剧本要我怎么念啊!

睡美人少年雅瑟以为我下面的字看不懂,又很善良的接过教我念:“请您用温柔的唇唤醒我美丽的容颜,我将把整个城堡的爱奉献给您。”

“—_—!我知道下面怎么念,我只是觉得……我真的不适合演公主,一看到这样的台词我就觉得反胃。”某女非常老实的解释道。

雅瑟笑了笑:“不会啊,我觉得这个剧本写的很好。”

我……嘴角抽搐……居然有人还说这个剧本写的好?!真是强悍的人,我估计他看过三十遍莎士比亚的剧本《罗密欧与朱丽叶》,并且觉得那个剧本里的对白是经典中的经典。想当初我在学校里上课学到《罗密欧与朱丽叶》里他们在坟墓那边的对白时,差点把午饭也给喷出来……里面用了非常华丽非常优美非常肉麻非常逼人的修饰语,比我现在用的剧本肉麻N倍!所以没有遭受过这样训练的人是觉得不可能如此平淡的念出这些台词的!

当我们练习到最后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个疑问:“这个剧本到最后……王子和公主不会真的要亲吻吧?呵呵呵呵,我想应该不可能的,到时候一定会做一些假动作做掩饰的吧。”

“这个不是很清楚,剧本上写着‘最后王子菲利欧附下身吻醒了沉睡中的公主’,老师没有解释。就算是真的亲吻也没有关系,我们都是男孩子。”他说的倒是够轻松啊,我可是女的哎,我是真真正正的女人哎,就算我胸部小了点……我还算女人哎!

今天的剧本练习算是不了了之,因为睡美人少年雅瑟也是学生会里的,我们当然顺路一起回去的,当时他听到我是借住在学生会大楼的那个转校生的时候还一脸疑惑的问我:“什么时候我们学院有转校生来了?”

只要是活人都能被他给气死!真不知道这种家伙是怎么混进学生会来的,如果我是学生会会长的话,像这种总是睡觉的猪肯定老早就踢出去了!

走到学生会大楼门口,看见弥生居然蹲在大门口的柱子边等我,手指在地面上划来划去,阳光的一半正好照在他的干净的校服上,远远看去……居然仿佛就像一个失落的王子一般!

不过,当他抬头看见我之后……王子般的形象就瞬间瓦解……

屁癫屁癫的跑到我面前一把拉住我:“小茶啊小茶啊,你为什么要跑掉啊,饭只吃了一半啊,呜呜呜呜,害得我也没吃完就跑了出来,饿死我了呀!”

“谁叫你也跟出来的,自己先吃完再出来也可以啊。”我带着责备口吻的说道,然后转头问身后的睡觉少年雅瑟:“你们学生会里,有没有厨房?”

“厨房吗?我想想……应该有吧。”他自言自语的说着。

“借一下,我烧些东西给我朋友吃。”我指了指像孩子一样缩在一边的弥生。弥生还故意挤出两颗眼泪来。

他带我找到厨房之后我就把他们赶了出去,自己一个人在快要生锈的厨房里干活。这个厨房真的很久没用了啊,水龙头里出来的水都是黄的,而且铁锅居然有了蜘蛛网!最郁闷的是橱柜,里面的碗居然脏兮兮的就塞进去了!我一边嘴角抽搐一边把那些东西全部搬了下来放到水池里洗啊洗啊,努力洗啊。

我几乎是把整个厨房弄干净了才开始烧东西的,因为厨房里没有什么剩余的东西,我只要去我楼上把妈妈带给我的方便面拿了下来随便热了热就端出去了。

弥生因为以前在做拍摄工作的时候经常吃这个,所以一看见我端出放便面就流眼泪,哭哭泣泣的说不要吃,我按着他的头强迫道:“吃不吃?!不吃以后饿死我也不来管你了!谁叫你不把食堂里的饭吃完的,自己要跟出来自己要挨饿……现在我能给你做方便面就算不错了,再挑三拣四我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于是弥生流着眼泪开始吃这碗方便面。

站在一边的雅瑟貌似没有见过方便面,一脸好奇的盯着吃得哗啦哗啦的弥生。弥生见他对这碗面很感兴趣的样子,就把面推到了他面前:“你尝尝。”

雅瑟也不拒绝,不知道从哪里的口袋里掏出叉子叉了几条放进嘴巴里……咀嚼咀嚼……

眼睛“哗”的亮起:“这个好好吃!”

弥生故作客气的说:“那你吃吧。”

因为弥生把自己的方便面让给了雅瑟,所以最后他是饿着肚子回去的。我回到房间就开始计算今天的支出,发现今天我除了在早饭上花了三元半人民币之外就没有别的支出了,也就是说我今天只花了三元半的钱。窃喜,省钱了的说,也许三年节约下来我就可以买栋房子搬出去住了,摆脱我那个见也没见过的未婚夫,摆脱未婚夫那边那些奇奇怪怪的人了。

不过捏,说到我的未婚夫,到底会是谁啊,不要长得和以前金刚派那个壮家伙一样啊,也不要像跟我一起去旧地仓库单条过的家伙一样啊,那些人实在是太衰了,还不如弥生看上去顺眼一点呢。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明媚的曙光照了进来。我乱着头发起来刷牙洗脸换衣服。下楼的时候居然看见下面的大厅里站了好几个光彩熠熠的帅哥。应该都是学生会成员来的,本来想好好的打一个招呼,但是早课铃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我大叫一声飞一般的从楼上奔了下来撞开大门就跑了出去,只留下一句软绵绵的话:“大家早拜拜!”

快快快,再不快点就又要迟到了!老天老天拜托……给我力量吧!!!

楼梯实在来不及走了,直接从窗口爬进去算了!我一个侧空翻从一楼一下子跃进了二楼的窗口,但是没想到二楼窗口居然有人,完全来不及看清楚那人的动向就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身上。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立刻站了起来拼命鞠躬道歉。

那个人慢慢扶着墙站了起来,看清楚他的脸的时候着实吓了个半死!虽然和小时候可爱的脸有很大的区别,但是那种对任何事情都不屑的眼神一点都没有变!是林奉河啊!!!!!差点被我射到小jījī的笨蛋啊!

他抬起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忽然皱了皱眉头……完了完了,不会被认出来吧?!!

我嘴角抽搐了抽搐立刻对他来了几个鞠躬:“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小心我白痴我笨蛋,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这样平凡的人计较!在这样优美可爱平静高尚的男子学院(特别把男子提的重了一点)能够遇到您真的是我三生有幸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我是一年X班的学生在这里给您报道,啊啊啊马上要上课了我不能再这里久留告辞再见!”

“嗖——”一阵风过,某女已经消失在走廊中,只留下那个少年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年级有X班吗?我怎么只记得到H班就全部结束了呢?

奔回教室里的时候已经完全瘫痪掉了,呼……刚才真的是吓死我了啊,我完全没想到居然会撞到林奉河!他和以前果然很不一样了,现在的他居然给人一点小小的压迫力,看样子也是学过武的了,别告诉我是因为小时候那件事情怀恨在心所以练武打算找我算帐?!

“早。”当我坐回位子的时候前面那个睡美人……也就是雅瑟居然抬头和我打招呼。我昏,这个家伙刚才不是还在学生会大楼里的啊?!

“本来臣居已经和司机说好让你也坐我们的车,但是还没来得及和你说你就跑出去了。”雅瑟很好心的解释道。

T_T天,也就是说今天我本来不用跑那么累的啊。

“但是你的速度真的好快哦,我们也只是刚刚到。”他又接下去一句。

我立刻装傻笑:“哈哈哈哈,我是坐飞机过来的嘛,啊哈哈哈哈……对拉,今天的课是什么哦,今天应该不会像昨天一样讨论什么学院祭之类的东西了吧?反正又没有人会去……”说道一半突然之间停了下来,因为我明显看到那些男生的桌子上居然都放着昨天被扔掉的剧本,而我收拾好放在桌子上的剧本一本也没有了,连碎片也没有了?!

这帮家伙……昨天不是一副拽不拉唧的样子吗?!为什么今天……居然都认真起来的样子?甚至有几个人还去重新复印了原本找不到的剧本?!

脑海里忽然飘过昨天雅瑟对我说过的话……

没关系,其实他们都是好孩子,没过几天就会认真起来。现在只是闹闹脾气。

看来他说的一点都没错呢,这帮小子都只是喜欢摆摆架子发发脾气的少爷,其实心地还是很好的说,呵呵,看来我也要加油了,再颓废下去这个演出没准要毁在我的手里呢。

正打算着好好听课的时候突然教室门被忽然打开了,然后原金刚派老大和原凝血派老大奋勇的冲了进来对我吼:“老大,老大,居然有个小子挑衅我们饮料派!请老大和我们一起去好好教训下那些无知的小帮派!”

“既然是无知的小帮派就不用喊我,你们自己去解决一下就可以吧?”

“不行拉老大,你是我们饮料派的象征,没有你的话我们根本就不可以动手,你有你在了我们才能动手,请跟我们来一趟吧!”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两家伙左右一架给架出去了……

当我站在操场上的时候才知道……这帮家伙之所以把我喊出去的原因不是因为没有我的话不可以动手,而是没有我的话他们根本就不敢动手……因为对方有好几百人啊!我们这边就只有五十多人啊!我昏,别告诉我金刚派和凝血派的所有人加起来也就这么点?!呃……难怪那么弱,被我随便一下就砍掉了。

对面那个小子很拽不啦唧的叫嚣着:“喂,有本事就动手啊,怎么不动手啊,有本事就打败我们轩观派啊!”

这个小子……绝对不是头头,既然能弄那么大的派……头头应该不可能是这种连气也掌握不了而且无论什么角度都露着破绽的白痴吧?这种白痴的话就连我身边的那两个原派老大都能随便弄倒。

“老大,轩观派的代表人出来。”我刚要打哈气的时候身边有人提醒我。

抬起头看了过去……啊啊啊,林奉河?!!!

……本章完结,下一章“ 群殴无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