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套上爱的枷锁 [目录] > 第120章:龙颜大怒的“老大”

《套上爱的枷锁》

第120章龙颜大怒的“老大”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老公今天发火了,因为小孩想回老家去会同学,而我和老公都有事情,不能陪同她去,所以之凌让她再等两天。小孩不乐意,就顶了他两句,说爸爸说话不算数。我也让之凌同意小孩一个人先回去,因为小孩已经19岁了,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了。他马上就翻脸了,连我一起骂了,说小孩不体谅他,我也跟着起哄,大家都可以对他发脾气了。他生气地到厨房来叫我不要烧饭了,都滚回老家去,还端起我烧好的排骨汤,连盆丢在地上。看着满地的狼藉开花了的白瓷盆间着排骨汤汁,我的眼泪不自禁地满盈而出。盛好手中刚烧好的菜,收拾掉地上的残骸,把排骨捡出来给小狗吃。不想继续烧菜了,就拿起拖把,将整个房子里面的地都拖了一遍。家里还有一桌子打麻将的人等着吃饭呢,我不烧饭自然会有人去烧饭。

女儿生气得网也不上了,跑到楼上的房间里,躺着用我的手机(因为她自己的手机没有电了在充电)发消息,淌泪。老公的弟弟水忠去厨房继续烧好了菜,老公和业务员们正谈论着怎样教育孩子的问题。

他们去吃饭了,小孩也下来吃饭了还叫我也一起去吃。我刚刚拖好地,有点热,就在楼下的躺椅上躺着。我说了不想吃,然后起来走到楼上,想开个电视看看的,没有心情。拿起手机看看发过的短信,都是女儿和人家诉苦说爸爸不讲理,专行独断,以后到杭州去读书都不想常常回家了等等,心情被搅得更加不好了,索性躺到床上。想着觉得委屈,泪水又爬满了脸。

女儿吃好饭也上楼来了,开了空调后,躺到我身边,把手和脚架到我身上来,我推开了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也生了她的气。我以为她既然想回去,又和他爸爸顶了嘴,那就是很想回去的了,就拿了老家的钥匙和三百元钱,放在她的包包里,还叫他爸爸让她去。没有想到她却不想去了,还在手机上这样说他爸爸。

如果我知道她可以不回老家去,那就不会帮她说话了。我其实也知道,他爸爸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去。他明天要去把新买的车子开回来,明天还要去下南通。如果后天回去浙江,他可能想把车子开回到老家去。

女儿跟他顶嘴,是他最忌讳的,每次都可以引得龙颜大怒。这次我还帮女儿说他,他就更生气了。他自己倒是没有气了,从把我的菜摔在地上之后,可能也认为太过分了,就和他们男人聊天,现在又去里面的麻将间里打麻将了。

小孩还在楼上没有下来。我已经不生气了,早就下来上网了,还去厨房看了看,马上要去烧晚饭了,有很多人在吃的.平常是表哥烧饭的,他中午回浙江了,就是因为他要回去,我就得留下来烧饭,所以才没有和女儿回去。一天的不开心,都在于此。

他可能今天心里也不好过了,不过真的不应该怪他。之凌对这个女儿的宠爱是无与伦比的,如果换一个儿子给他,他也未必乐意。他说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让19岁的女儿早2天回去老家参加同学的生日会,之凌也十分的不放心。如果不是真的走不开,他什么都可以丢下不管的陪女儿回去的。

前两天表哥也没有说要回去,现在突然的说要回去了,让我们的计划都改变了,总不能跟他说我也要回去的,因为没有人烧饭的就取消他的假期?

不过我怎么就忘记了,水忠其实也可以烧饭看店的,就是不好意思罢了,他自己有时候也有他自己的事情的。何况他的麻将瘾那么重,缺了他怎么行?

唉,做消防的人就是这样不好,平常太闲了,都聚拢在一起打牌打麻将。除非有生意来了,用电话联系一下,确定个日子去把灭火器叫人拉过来维修就可以的。或者做工程的人,去订个合同,平常需要货打个电话叫厂家发就行。需要解决的事情也是电话联系就行,当然具体的工地上的工人是没有时间玩的,能够这么休闲的人,大多都是老板。

在苏州的江山人这几年都聚拢在我家玩的多,因为我表哥在我们家的地下室开了个麻将馆。又加上我们家的地方宽敞,我老公又好客。在苏州的江山人都叫他大哥或者老大的,平常如果人家打电话问他们中的任何人,都会回答说:

“我在老大这里。”

有时候我也跟他开玩笑说:

“老大说谁?你这样说人家怎么知道你在哪里?”

“谁不知道老大就是大哥?”

“哪里?之凌在苏州又不是最老的。”

“谁说最老的就是老大了?还可以大叔大爷啊。”

“呵呵,人家还以为你大哥是hēi社会的老大呢。再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苏州的江山人都是他弟弟呢。怎么个个都叫他老大?”

唉,我的这个被叫做“老大”的老公,平常也真的跟老大一样,如果我们家要做点什么事情,那是不要去叫的,业务员最起码个个都会丢开手里的事情跑过来帮忙的,有时候还带老婆孩子过来帮忙。如果是扎水带的时候,有时候一个车子过来就几万米的,他们都会过来帮忙,会扎的就扎,不会扎的就装袋子或者剪铁丝。“老大”是很少来扎的,他的手机和办公桌上的电话总是离不开耳朵的。

给大家发发香烟或者叫饭店留个包箱是会的。当然也有的时候“老大”陪人家打麻将,业务员在扎水袋,我是喜欢帮忙就帮一些,不想帮就坐在电脑前面上网。之凌是不会叫我做这些事情的。不过我不是很累的时候,一般都很自觉地帮忙。自己人在玩的话也是说不过去的。

后来渐渐的扎习惯了,我扎水带的技术比我老公都好。当我们搬家后,我之凌不想开麻将馆了,就将麻将机送了人。这样在我们就玩的人也就少了很多。有时候工地不是要得很急,我就一天扎几十根,一万米也不需要几天就可以扎好,就不用叫别人来帮忙了。之凌当然也就有事情做了,他会在空闲的时候,把我扎好的水带给收拾好装袋子。

有时候之凌还会向人家炫耀说:

“雨荷扎水带的技术很好的,这一大堆的水带都是她扎的呢。”

“呵呵你的福气真好,我老婆从来都不会扎。”

“我也没有让她扎,我说叫别人来一两天就扎好了,她偏偏要自己扎。不过,有点事情让她做也好,省得一天到晚的上网,眼睛都要看瞎掉了。”

“你不上网眼睛就不会瞎掉了。”

有时候我听了不舒服的话也回他几句,他也不计较。

……本章完结,下一章“热闹的家族盛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