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套上爱的枷锁 [目录] > 第14章::又三次的堕胎

《套上爱的枷锁》

第14章:又三次的堕胎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段时间因为身体虚弱,又相思着相隔千山万水的之凌,也因为快到联考的时候了,学生的功课得抓,既出试卷又帮忙另一个女老师做一些她不会的复习题,我整个人瘦了一圈,好容易放假了,正值双夏,我的身体一直恢复不过来,可之凌家的劳力不够,我父母让我去之凌家帮忙,当时之凌妈妈生了肺结核,他爸爸带她去住院了。我帮之凌家割了半个月的稻,人晒得黑黑的,这时,之凌的学业也快要结实了,他来信要我过去玩,还在信中寄了十元钱,我妈妈同意我去,我就一个人坐火车去了杭州。出站时,我正不知往哪个方向走,之凌冲过来一把抱住我,搂着我走到公共汽车上,我们在最后一排坐下了。之凌情不自禁地抱着我旁若无人的直吻,直到售票小姐出声阻止,我仍然迷迷糊糊的分不出东西方向,只知道之凌就在我身边。他不理睬售票小姐的言语,仍然搂着我一路不放,就象要一次补足前段日子的相思帐。当时的我又黑又瘦,他没有因此而嫌弃我,之凌带我到他的学校里去参观,把我介绍给他的男女同学,还逛遍了杭州的名胜风景点,到灵隐拜佛,经岳坟曲院风荷,游西湖,花港观鱼,瞻六和塔,去玉泉游泳,逛武林门自由市场,到西湖底的电影院看电影,在苏堤漫步,坐公车转圈子。他给我买了两套衣裙,一条仿象牙玫瑰项链,还拍了好些照片。植物圆的幽深的小径,留下了我们的足迹和我们的悄声爱语。

由于牵挂他母亲的病情,所以我们匆忙地回到家乡。之后之凌去厂里报到,开始了实习生涯。他是学调度的,他的师傅姓付,直到现在我们依然来往,他对之凌一直很照顾。其间他的同事要为他介绍女朋友,他拒绝了,而我依然在乡下帮妈妈做事。

在新的学期快要开学的时候,之凌让我到化工厂隔壁的包装厂报考,我考上了,还分到了一个房间。之凌这时到巨州化工总厂去实习,我去看过他一次,他给我买了一个蛇皮花纹的背包,还照了很多的照片,而我也在那时候又怀上了。过不久,我也去了巨化实习,两人更是常常在一起,而我所在的钢化厂有个电石的车间,我做的喷漆也很臭,怀孕期的生理反应特强,不得已,我们去巨州红十医院,手术拿掉了胎儿。回老家去休息了几天后又赶上了痢疾,眼窝都深陷下去了。

他实习结束先回江化了,我们仍然以书信来倾吐相思。当看到信封上那俊逸帅气的江雨荷几个字时,我所受的苦都回味成甜的了。

后来我也实习完了回江山,我们正式同居了,他有了自己的房间,我也有了自己的房间,我们经常双宿双飞。他在甲车间当调度,工作比较轻松,而我正在厂里绿化植树开沟推土平操场,相对来说比较辛苦,这时我的第三次又怀上了,因为我还不到结婚年龄,所以,我们又到医院去做了-人-流。那时候我们正年轻,哪知道怎么样爱惜身体。他当天就带我去逛街,之后,又去了溜冰场,我因为从来未学过,在边上都站不稳,他还拉我到中间去,所以连摔了好几跤。第二天上班就糟了,我四肢无力,连扫把也拿不动,更别说是用铁锹挖泥。后来的几年,我时常腰痛,也许就是此时种下的病根。

厂里上班正常后,我们天天自己烧饭,有时下班了就在回宿舍的路上,摘两口袋马兰头,再两人携手回家,用蛋炒起来吃,吃归饭后,两人一起走到附近的山坡上躺着纳凉,之凌偶尔会跟同事一起去池塘里钓鱼,直到后来我连鱼都不想看到,因为都吃烦了。

因为我厂里的效益不是很好,所以化工总厂借了我们厂里的工人去帮他们大修。我分配在机修车间,队长是之凌的表哥,他很照顾我所以从来没有让我干重活累活。只是我那时又有了生理反应,闻到电焊味都难过得要死,天天躲得远远的,干些跑跑腿的事。乘放假,我们又去了巨州,在路上都常常胃里翻滚着吃不下东西,可拿掉后,反应就没了,只不过这次的医生太粗鲁了,我疼得咬着牙还是忍不住,直以为自己要死掉了,心肝肺都被扯下来了,反反复复的疼痛后,医生说可以了,我从手术台上坐起来时,全身被汗水都浸透了,眩晕伴着一抽一抽的疼痛,令我连走到门口都有些困难,医生帮我穿好衣服,扶到门口,之凌又扶我到对面的小房间里休息了半个多小时,疼痛才消失。那难忍的痛苦,让我流了不少的泪水。我们走出医院,在大街上我还吃了冷饮,又炒了一盆鱼和其它等等的菜,我们大吃了一顿。我告诉他今天的鱼很好吃,他笑我说这是心理因素,有这么灵妙吗?!

这回坐回家的车是经过另一条线的,路上颠得慌,差点把我的骨头都摇散了,回到家里全身酸痛,真够呛。

……本章完结,下一章“:夜半雷火断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