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套上爱的枷锁 [目录] > 第27章::撕心裂肺的疼

《套上爱的枷锁》

第27章:撕心裂肺的疼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半夜里,羊水流出来了,我悄悄地起来换掉衣裤,擦过身子,没有声响。早上六点钟,他们一家都起来准备去城里坐车,我和之凌也起来了,我肚子开始有轻微地阵痛,之凌也吓坏了,他匆忙和我吃过早餐,往我娘家的医院赶去,家里只留奶奶一人在家。

半路上,阵痛的时间间隔短起来了,走不了多长的一段就弯腰休息,五里路走了一个多小时。医生检查后说要晚上才会生。下午三点多时,医生知道我娘家就在附近的,就让我先回家吃点东西,否则晚饭吃不下的,没想到,我妈烧起来的鸡蛋面,我已经吃不下去了,一阵阵的痛让我开不起嘴巴吃,只好又向医院走去。

在阵痛过去了,我从饭桌前走到大门边,又一阵痛感传过来,我靠在大门边,让阵痛过去。我爷爷还说我:“这么大的人还这么娇气,快点走走到医院就好了。”我听得哭笑不得,之凌耐心的等我可以挪动脚步了就撑着我的胳膊走,边在我耳边轻轻说:“没有关系的,慢慢走,歇歇再走,我会陪着你的。”听到他说的话,心里很受用,肚子疼也不那么的难以忍受了。

从我家到医院,平常走路还不要五分钟,可之凌和我妈竟然撑着我走了好久,中途疼了好几次。

到了医院,医生说我还早呢!她在水池边剖一个去了毛的鸡,我就靠在她旁边的墙上看她剖。等她洗好鸡,她说我这么久了,都没有痛过一次,还早呢!我告诉她说我痛过好多次了,她吓了一跳,说我怎么一点都不吭声的,赶快洗好手,让我到床上去躺着,她检查了一下,说宫口已经开了。我已再也忍不住地哼出了声,手把床边的木条都要扳断了。之凌看我难过的样子,用手抓住我的手,却被我握得皱起眉大声叫痛,我正在痛的时候,说不出来话,只是说:“一个”他不懂,说什么?我索性自己去抓住他的一个手指头。因为我抓住他的两个以上的手指,会把他握疼的。我只是在痛停之后,呼出一口气,再吐出一句:“啊呦,痛死我了。”我老公还特意带回来人参让我妈妈先蒸好了,现在他端过来要我喝下去补充一下体力。我疼得时间越来越长,连喝汤水都困难,好容易分几次才喝完。孩子的头马上就出来了,医生用毛护着我的下面,吩咐我不要用力,不要咬紧牙关,那样容易生破的。我忍受不住那往外挤出孩子的那种痛彻心扉的下坠感,坚持着不让自己牙齿碰到一起,可还是不能放松,身体的疼痛和紧张度也自然的用力把孩子往外挤出来。突然的孩子就冲出来了,医生接住孩子,叫着说下面生破裂了,叫你不要用力的怎么又用力气了?之凌在我的头边牵着我的手,帮着我说:”我看见她嘴巴都开着的,没有咬紧牙齿,她没有用力。“我顿时轻松了,下面破裂的疼也没有像那种要扯住心肺掐断腰的那般的疼那样的难受。知道孩子平安的出生了,我很开心。

88年的十月11日七点十五分,我的宝贝女儿顺利的出生了。看医生先把孩子放在垫了布的称盘里称了重量,说有八斤半重。我妈妈接过医生手里用布擦干净的孩子,给她穿上了小棉袄包好围裙尿片,就把孩子抱到手术台的跟前让我看,脸笑开了一朵花一样。孩子的皮肤很白,头发黑黑的贴在头皮上,有两个旋,前面的一个旋象铜钱那么大,圆圆的贴在额头中央,白白的额头下是一张红红的小脸,头发额头和脸象三层楼一般亮眼。我妈妈说着是个丫头片子,不过她是用很开心的语调来说的,我妈妈是喜欢女孩子的,也许她是怕我老公看见我生了个女孩会不开心,拿眼睛看了看之凌的反应。我老公也放开我的手,高兴的去看孩子了,他丝毫不以为意,开心得嘴巴里发出呵呵的笑声,跟我妈妈一起走到一边去逗孩子去了。

医生原以为今天可以早点休息了,没有想到,等了好一会儿,胎盘都不下来,医生戴上手套,把手伸进去,强行剥了下来,却扯断了三根血管,我顿时只觉得下身热乎乎的液体流了出来。

子[gong]又上不去了,护士连忙到隔壁叫来了好几个医生,帮忙打止血针的扎血管的,还按摩子[gong],促其收缩,大腿上止血针扎了几针,下身因为生破又缝了几针,手腕上又被挂上了吊瓶,全身都不能动弹一下,一动的话,下身就热热的有血流出来。女医生感慨地说:“好在是在医院里生孩子的,如果是偷生的话,那今天孩子的妈妈就成了牺牲品了。我接生了几十年,有无数个孩子从我的手里出生,还从没有见过象你出这么多血的人。”

这时医生松了一口气,倒出套鞋里面的血水,带着满身的血先下去休息了,我妈把满满的一铁桶的血水床单拿出去洗,之凌抱着孩子陪在我身边,看着虚弱的我,让我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安慰我说等吊瓶打完,他会帮我拔掉的,可我睡不着,这手术台上太冷了,身下的衣服毛衣和被子都被血水浸透了,而且头部紧靠着床头,伸不直又全身不能动,他抱住我的身子想帮我往下移一点,可一动,下身又热血直流,只好作罢。之凌让我妈妈先抱着孩子去休息去,他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十二点左右,我让之凌拔掉吊针后去另一个房间睡觉了,我就这样睁着眼熬到天亮。因为又有产妇待产,医生只好不顾我下身的热血还在渗出,将我移到对面的房间休息。

生后的第二天下午他们就用担架抬我回家了。我换下毛衣,后背毛衣上的血都变成硬板板了,一条棉被也全都是血,硬掉了不能用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带孩子的艰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