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套上爱的枷锁 [目录] > 第40章::道破秘密之后

《套上爱的枷锁》

第40章:道破秘密之后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之凌是自愿的而我却不是自愿,我的心里渐渐的没有了对不起之凌的感觉,反倒有一种这是得到报应的念头在心里渐渐清晰。他去睡别人,他自己的女人也被人家睡去了。

那男人口口声声地说着因为喜欢我,我的心里却是冷冷的。之后,在路上跟他碰见,我就转弯,不肯跟他照面。他就天天跑到我隔壁的人那里吃饭,我在门外烧饭时,他老想跟我说话,我怕不理睬他,之凌会起疑心,就跟平时一样,装出笑脸答应他的招呼,心里却千声万声地骂着该死。

又有一次,半夜里,阿花的机器坏了,她要我陪她去叫师傅来修,而我因为想上厕所,就让她一人在喊着。我正在厕所里,她喊师傅没有人答应,就叫着我的名字说:“雨荷,我们去睡觉算了,我不等你了,先回家去了。”我答应着,等我走出来时,却一下被人扯住了手臂,我吓了一跳,原来是那个被我在心里杀了无数次的杀千刀的男人。这里也是他的宿舍他肯定听到阿花叫我的名字,就出来看着的。我不跟他走,手抵着墙,却不敢出声喊叫,又怕有人出来上厕所,被人看见和他拉拉扯扯的不好看,就只好任他把我拉到他房间里了。那已经是离上次快半年的冬天了,我穿着厚厚的线裤,他居然有办法坐压在我的身上要了我,裤子都不曾完全脱掉,我哭着说他让我变成了一个坏女人了,一个对丈夫不忠的女人了。他却只是说他是因为喜欢我。

不久,我和我老公都觉得下身很痒,还发了一个个米粒似的东西。之凌去看过医生,说是尖锐湿疣。之凌怀疑我了,因为那人老是在我门口晃动。之凌温柔地让我说出是不是他,说出来就不怪我,不为难我,我点了点头,哭了出来。可之凌又发起火来,他说我什么样的人都好,为什么要跟这个花名在外的伪君子,我别说不知道他的花名,就是知道那也不是我自愿的啊。之凌很恼火,他用手上正吃着的甘蔗打了我。之后,他就去楼下洗澡去了。我感到生活已经没有了乐趣,之凌也第一次打了我,而且还狠狠地打我,我们之间感情爱情已经灰飞烟灭了,我忽然对以后的日子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

我这么想着,就到门外拿了把菜刀,把门反锁上了。我用力的切着自己的手腕,仿佛这能够减轻我心灵上的痛苦。我反复地切拉着伤口,可还是切不进去很深,也没有多少血出来,只因为我不知动脉所在,而切在静脉和手筋上了。直到手筋可以看见白色,静脉也流出了血,我以为够深了,想象着手腕处血如花溅。这时之凌在敲门的声音响起来了,因为浴室没开,他回来了。我吓了一跳,手上的菜刀也因为头上的一阵眩晕而掉在地上,我晕倒在床上。之凌可能听见了刀掉在地上的声音,急忙打碎了门上气窗的玻璃,爬进房间里来。他看到我手腕上和地上的血,就打了我一巴掌,我给他打醒了,他说我是不是想害他,还骂我是不是为了那个人而死?天地良心,如果不是我自己不知怎样面对之凌那张愤怒的脸和受伤的心,我是不会想死的,别人都影响不了我的心境,只有之凌你自己才是我所在乎的,我的心依然属于你,我仍然很爱你,可我怕你不再信任我,不再爱我了。我不敢想象没有他的爱的日子该怎么过?这些话都在我的嘴边,我却气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他拿出云南白药,倒在我的伤口上,又拿出两粒整颗的塞进我的嘴里,让我用开水吞下去,我不肯吃,他又气得想打我,看到我满脸泪水,又不言不语地目光呆滞的模样,只有端起开水,强行将药灌进我的嘴里。我咬紧牙关,不承认自己错在先,我是被动的背叛了他,而他是自己主动地先背叛我。不过这些话我也没有说出口,这只是我现在的真实想法。

后来,我由于仍然爱着之凌,而没有跟他争吵,只是在他发脾气时,叫他冷静点,我知道他很痛苦,可我早于他已经痛苦过了,只不过我没有在他面前发脾气。

在经过了彼此的先后背叛后,我们两人都很痛苦,可又舍不得分开,我们就这样,时而平平静静,恩恩爱爱,时而痛不欲生,心神俱伤。身上的创伤很快就好,可心灵上的伤疤一碰就痛。

……本章完结,下一章“:婆婆病入膏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