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套上爱的枷锁 [目录] > 第45章::决然了断孽缘

《套上爱的枷锁》

第45章:决然了断孽缘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男人并没有住这栋楼,却频频在我们的楼层出现,因为我的隔壁邻居是他的朋友,有时候就会到他朋友家来蹭饭吃。其实我知道他就是想来这边碰碰看能不能见到我,虽然我并不理睬他,可吃过腥的猫可是会惦记着曾经偷吃过的食物的,哪怕挨过打也会悄悄的惦记着。

在我知道他把这样的脏病过给了我以后,我想到他就恶心,冰冷的眼神像锋利的剑刃,在我心里已经刺穿他七八十个洞了。那天,我在洗水池边洗衣,他又走过来了,先去厕所,又走过来我身边,拿起我的香皂擦擦手,又放进来我的肥皂盒里,然后就在那边的水龙头接水冲洗着手。我心里突然的就一阵恶心,我火起,把他刚刚离手的肥皂盒,使劲的甩向对面的墙壁,然后硬着脖子向他怒目以对。肥皂盒发出响亮的扑嗒声,被墙壁溅到一边去,香皂也弹到老远的地方。他被我这意外的动作惊吓到了,很吃惊的看了我一眼。他看见了我眼里的怒火就咬了咬嘴唇,静静的站那里看着我没有说话,然后就转身下楼梯去了。

等他走了,我眼里被泪水充满,心堵在喉咙那样的难受着。我手撑着洗水池的边缘,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激动得手有点抖。平静了一下才慢慢的走到对面,把香皂找回来洗了洗,肥皂盒已经裂了不能用了。

以后好多天都没有看见他来过了,之凌问我是不是去见过他了?我很生气,问他我去见他干什么?我还嫌自己人丢得不够多吗?之凌说,那他怎么最近都不来这边了?不是因为你跟他说过什么了吗?我说我没有去见他,而是那天我用肥皂盒丢了他,相信他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之凌又生气,说为什么用我们的肥皂盒丢?丢坏了还得我们去买新的来。我也生气了,我说他莫名其妙,不知好歹,肥皂盒是那么值钱那么贵的东西吗?你难道觉得自己的面子还不如一个肥皂盒值钱?反正之凌是看我怎么做都闹心,怎么说都可以让他火冒三丈,而且有时候简直就是无理取闹。我生气了就会顶他一两句,没有生气就不说话,让他出够了气再安抚他一下,说几句软话。他生气的时候就想打我也不好,甩东西他不舍得,打别人他拉不下脸,只好用语言来伤我。在他暴跳如雷想发作又不能发作的时候,我会抱住他,求他不要闹了,我知道自己错了,你要打就打我几下,不要伤心了可以吗?他一般会平静下来,也说这不是你的错,是那个该死的畜生害的。一会又会说我,怎么不叫我去买什么破锁壳?反而叫这样的人去买,这不是给他机会吗?有时候又会说:那为什么后来又会去?你究竟去了几次?这种问题,把他折磨得要吐血,就如此反反复复的问我,责怪我。我也被他以这种问题而反反复复的询问搞得心情恶劣,我想大不了不过了这种日子,你爱怎样就怎样,爱咋闹就咋闹,我不管了,大不了不活了。

那段心烦意乱的日子生活过得一塌糊涂,一天舒心的日子都没有。好容易之凌的朋友请我们过去喝酒,我们一家三口就去了。之凌三杯酒下去,就又烦起来,说又不能说,只好说他现在是跟孤家寡人一样的,没有人会心疼他,他也不需要人心疼。等等,胡言乱语。他朋友说雨荷不是会心疼你的吗?他说:“她现在不要我了,她才不管我呢,我也不要她管,我们喝酒,不醉不归。”很晚了他还不肯说回家。我听他在他朋友面前这样说,面子上也挂不住,一晚上只管跟我女儿玩,没有去搭理他们。后来我走过去跟之凌说:“之凌,很晚了,我们回去吧。”他马上就起来了,说:“好的,那我们回去了。”他终于肯起身来,也许就是等我来出声叫他,他心里就受用了,马上就答应回家,刚刚我还听他跟他朋友说不要人管,原来是怪我没有来管他呢。我心里暗暗偷着乐。我知道他心里是很在乎我的,我知道他怕他自己说话太重了又伤着我,不说他又难受。所以他痛苦,痛苦得不知道该如何排遣,不知道如何自处,不知道如何对待我。轻了说也白说,重了又怕我想不开。被他知道的那天,我割腕也让他吓坏了,他说他也不舍得我死。他火起来真想用刀子把我漂亮的脸蛋给画花了,让别人看不见我的美丽,却又怕他自己看着也难受。他说他是要对着我的脸一辈子的,如果伤害我的脸,他做不到。在那种时刻,他也没有想到要抛弃我,要来伤害我。只知道还是要拥有我一辈子。我很感动。在他的面前,我没有少说好话,我坚持着:“我是爱着你的之凌,这辈子你如果不要我了,我也不要我自己了。”

后来他说:“我决定了,明天我们一起去衢州,去把病治好了,然后好好过。这是别人强加给我们的痛苦,我们要坚强的一起面对。我再也不责怪你了,我想清楚了,你也没有错。你也不要再有心理负担,不要感到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的,让我很不习惯。你也做回你自己,开心快乐起来。”我们终于解脱了,我们想开了,不再钻牛角尖了。这个夜,月光很明亮。我梦见了漫天的星星在闪耀,我躺在一个很熟悉的石头上,身边溪水潺潺~

……本章完结,下一章“: 悲剧还是喜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