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套上爱的枷锁 [目录] > 第69章::定格幸福记忆

《套上爱的枷锁》

第69章:定格幸福记忆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想起我们的全家福,笑意漫上了眉眼,我不由得往上扯了扯嘴角,那是幸福记忆的定格。

我们一家我是最矮的了,才海拔165厘米,女儿都有168厘米,老公比我高十来厘米呢。他现在也和我一样发福了,不过女儿的身材还是象我年轻的时候,可眼睛就太象他爸爸了,是单眼皮哦。呵呵,她常常说自己没有妈妈漂亮。我却说她就是单眼皮漂亮,双眼皮可以割,单眼皮却来之不易!她听了常常哈哈大笑。她常常用双眼皮眼贴贴着玩,带眼黑看起来会大一些的隐形眼镜。而且如果需要化妆的场合,重点都放在了眼睛上面,又夹卷睫毛,又涂睫毛膏的,我却从来都不需要花眼部的妆。而女儿最得意的就是细又白的皮肤了,那遗传于我的丈夫。她奶奶从她出生就常常说她:是我糯米粉做的宝贝。

他是个有着臭脾气的好好先生,怎么?很矛盾是不是?那是他只对最亲的人发脾气,亲戚朋友没有一个说他不好的。可他又是个即会做英雄又会做狗熊的家伙,常常让你发不出脾气,一会儿伤心,一会儿开心,是即伤心又开心。

这个臭屁的家伙也有个死穴,就是非常的疼我的宝贝女儿。我们的全家福也是他的最爱,在他的皮夹里找到全家福时,他的脸上笑开着一朵花一样。

说到女儿,我又想起以前在深圳打工的时候,想念女儿时的那种心疼的感觉,像被谁给扯了一下心肝肺,抓不着,挠不到的滋味。那种思念是不能陪伴女儿度过每一天,不能看着女儿一天天的长大的遗憾的苦涩中又常常伴随着甜蜜的回忆。

---------------------------这是前几年在苏州写的“深圳的回忆”------------------------------

记得以前在深圳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躺在柔软的厚厚的绒毛一样的草地上,边用耳塞听着歌边就着百乐啤吃饼干或香蕉,边看着天上的云彩或星星月亮,想着家乡的亲人,连晚风和空气都有一股爽爽的清香味,思绪被撩得悠悠地既爽快又有点感伤。与同乡的几个小姐妹谈论着的都是些似是而非的记不住内容的话题,那里到处的空地,都是草地,很难得看到裸露的泥土,都一样的干净而柔软。

偶尔看到一天推土机推出的一条黄泥巴路,会想象成家乡的某条某段路,就会觉得很亲切,从来没有过的对有黄泥巴路的父母住的农村的想念,更想起父母亲仍在黄泥巴路上挑担推车劳作的画面,一时心潮澎湃,眼泪淋淋。有时躺在绿茵草地上,也偶尔会想起黄泥巴路。如今虽然很少走过或看过黄泥路,却更想念那柔软的厚厚的象丝绒般的草地,不论在老家浙江的家里,还是现在身在苏州的新家,都好久没有享受过那种草地了。

还记得去荔枝园采荔枝,那挂满荔枝的树枝都垂到地上了,就是躺着也可以咬到荔枝。和我一起去的小姑,因为找不到工作,都沮丧了好些天了,这时才听见她的笑闹声。不过门票可是蛮贵的,是包含了随便可以吃多少荔枝的!可惜那时候没有照相机,连照片都没有留下一张。

还记得有个老乡在一个好像是‘钲尚机械厂’,被机器压断了手掌,我们几个老乡小姐妹被接去医院看她。她哭得一塌糊涂,是即感动又不知以后的路应该怎么走?我告诉她:‘和厂里打官司讨赔偿金,以后的生活都要靠这些赔偿金来过日子的,决不能够心软。要先狮子大开口,你现在的工资是多少?几十年的工资是要讨的,能够判下来多点,就多点!你自己先不去争取,就不可能让你以后的医药费和生活费无忧的。”

后来还有个老乡不做了,我用她的身份证,帮助她拿出了被压在八卦岭“银田服装厂”里的押金,还有取出了所有的工具。如果象她自己那样畏畏缩缩,遇到事情还没有去试就放弃了,哪里能够办得到?

------以后就没有再见到过这个女孩了,也没有了她的任何信息。不过那时候帮过她,在心里还是有一丝丝安慰的,毕竟是我的老乡,是和我一起出来打工的姐妹。------

在心里暗暗的为那个去过深圳却毁掉一生的女孩而惋惜的时候,看着我这个眼前神采飞扬的大学生小老乡,不禁为现在的好时代而高兴。现在的江山已经是个让大家都侧目的富庶之地,出去打工的打工仔,如今都是大老板的派头风光回乡的,不是高头大马的衣锦还乡,而是奔驰宝马,外乡的房产证和属于自己的公司等等。

……本章完结,下一章“:曾经有过记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