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套上爱的枷锁 [目录] > 第86章:世界末日的传说

《套上爱的枷锁》

第86章世界末日的传说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今年的节气很奇怪,中秋节跟国庆节合并;2月份少有的29天又巧遇了双闰年。也许是应该发生点什么的年月吧,不然就太对不起这么巧的日子。

今年的一个事件闹得那么凶,害我们车都不敢开出去,现在好像也平息了。还有最后的几个月,这2012是世界末日的传说也快要成为过去式了。

就看在我平日诚心礼佛的份上,也让这一年平安的度过吧,不想再有什么枝节发生。可总觉得心里揣揣不安着什么,却说不上来,有一丝烦躁的情绪在蔓延。

黎明哥的儿子国庆节要结婚,本来想要我老公和阿饼的车去帮他们接一下新娘的,可我不放心让瑾开夜车,还是一号再回去,这样就赶不上去接新娘了。唉,不管了,安全第一,赶不上就赶不上吧。

想到瑾出生的那年,是他带之凌去做生意,才挣到我的坐月子的钱,而且,之凌有从商的念头想必也源于此吧。黎明哥,是吃我妈妈的奶水长大的,叫我妈妈老娘。平常家里有什么事情,都是很热心的帮衬着做的。所以之凌也是非常的愿意与之相处的,比我的亲小弟的关系还要融洽。

加上我妈妈跟黎明的丈母娘还有黎明老婆的干娘(干娘又是他们夫妻的媒人),她们三个是最要好的结拜姐妹,所以我们这几家的关系都非常的融洽,平常走动得也比较多。黎明就跟我的亲哥哥一样的,他老婆也跟我是亲姐妹一样的。我们平常回家节日相聚或者上坟扫墓都是约定个日子一起去的,然后聚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大大小小的红白喜事,都是场场必到的。

之凌这次30号就可以赶到江山,所以我给了黎明之凌的新手机号,让他们自己联系。我和阿饼来得及就赶去吃个饭,和亲戚朋友们聚聚就好。

在这么喜庆的日子里,本不该说什么世界末日的话题的。

今天阿惠说不能陪我过国庆节了,她要赶去北京老公,还说什么老公是第一位的。对啊,我曾经也是把老公排在第一位的,甚至连父母都被退居其次,可如今,老公没有我在他眼前的日子,过得不知道多么的开心逍遥,我还敢说老公是第一位的吗?地球好像是少了谁都照样转着。

刚刚写到这里,之凌打电话给我了。问我:

“你在干什么?”

我说:

“在写东西。”

他说:

“别这么累了,写什么文章啊?”

“刚刚阿惠跟我说她不陪我过国庆节了,要去北京陪老公,说老公是第一位的。我有点感慨,就写了:曾经我也是把老公放在第一位的,甚至连父母都被退居其次,可如今,老公没有我在他眼前的日子,过得不知道多么的开心逍遥,我还敢说老公是第一位的吗?地球好像是少了谁都照样转着。”

听见我这样说,之凌呆了呆,好久才出声问我:

“你们是不是一号到江山?”

“是的,瑾档口才休息两天,一天回去一天回来,也没有什么意思。”

“瑾不是说放假三天的吗?可以3号再回去啊。”

“3号上午回来直接中午上班也可以的。”

“黎明那边的车怎么样说了没有?”

“他有没有打你电话?”

“没有啊。”

“他说让你回去了可以直接去他那边的。”

“怎么可能直接去他那边呢?延凌延强水忠他们也是跟我的车一起回来的。”

“那就等一号的上午再去吧,也不用30号就去的。人家只是客气的说一下,你也没有必要这么早去的。”

“好的,那我就等他打我电话了再去吧。”

“没有打你电话也是一号要去的。”

“如果他没有打电话的话,那就一号晚上去吃晚饭就可以的。”

“最好是上午去,人家好不容易用一次车,本身就少一辆车了。”

“如果他车不够,我可以叫我朋友的车去帮他们拉一下的。”

“哦,这样也好。那就到时候再看吧。”

“好的。”

“你边上谁在讲话?”

我听见他边上有人讲话的声音。

之凌跟我说:

“是电视剧,在看电视呢。”

“那祥表哥要回去吗?”

“我让他不要回去了,工地的人都回去了,我们这边也没有人的,他在那边也好看一下。他自己当然是想回家的。”

“那你自己决定吧,如果工地没有什么东西的话,他想回就让他回去玩几天呗。”

“说起他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他,他叫烧饭阿姨帮他买50斤的花生,买得一点都不好,还想帮水忠的丈人带50斤的,说不定带回去人家不一定会满意。我去帮他们把东西拉过来,油费都花了一百多。”

“那在哪里买不到花生?还得从湖北拉到江山?那么重,车油费又得多花了。”

“还买来几壶菜籽油。”

“菜籽油怎么样?好不好?”

“还好吧,不过还没有江山买的好的菜籽油好。阿姨的老公也不知道是怎么办事情的,叫他买点东西都买成这样的。”

之凌有点失望的说。

“买都买来了就算了,菜籽油就留在荆州吃吧。哎,钥匙别忘记带回去。”

“我会记得带回家的。”

“恩,其他的没有什么事情,那时候再联系。”

“好的。嗯嗯。”

挂了电话,心里有点安慰了,老公知道我写什么,是我最开心的事情。记得我们每次有隔阂的时候,都是因为老公看了我写的东西,才又让我们和好的。我也是这样,看见他写的东西,总是会原谅他,不管是什么大的错误。记得有一次是我写的:

“终于知道他的心已经远离我了,他现在的开心和快乐都不是我可以给的。我留不住他的心,就索性不去留住他的的躯壳,我是应该放手了,让他去走他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他是偷看了我的日记,才又回心转意的。

而我是看见他写的:

“我关之凌这辈子只爱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你:江雨荷。”

所以我也从他的字里行间看见了他的真心。

只有在将要失去的那一刹那,写出来的心声,才知道那才是自己最舍不得的,才知道那是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

总是不愿意去回忆起以往痛心的一幕幕,每回一想起那段时间过得日子,就会揪心一样的疼着,郁闷了心胸。就像扯开了血淋淋的伤口,再去撒上一把盐。

……本章完结,下一章“特大暴雨袭杭州”↓↓↓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