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目录] > 第16章: 蝶儿飞舞 第四节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第16章 蝶儿飞舞 第四节

龙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无法解释一种心理,那就是只要我一碰到电话就想给春凌家里打过去,我心怀忐忑,可还是有所期待。这回真通了,是刘妈接的。我既害怕又希望再被杨弦接听。没听清对方是谁,我就说我找春凌。那头就喊:“春凌,春凌,电话——。”我才知道是刘妈。

我心狂跳不已。

我害怕,捂着话筒,说不出一句话。

那头春凌的声音:“喂——你好。”

我拿话筒的手在颤抖,我竟然听着春凌的声音吐不出一个字。

“喂——喂喂——”

我真的害怕了,我鼓不起勇气。似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最终说不上一句话来。

“我知道,你是丁唱。你在哪?喂——丁唱,你在听我说吗?”春凌声音急促,好似我出了什么事。

说不出什么缘由,我手中的话筒不由自主就放下挂了。

心跳的利害。

可是不一会,春凌给我打来了电话,她说:“丁唱,我知道是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在哪?我正要找你呀。事情有了转机,我真想着打你电话,你就打过来了,你怎么了,是不是又肚子疼?”

我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我支吾着:“我没什么……我在街上。”

“你到人民路的春浓茶楼等我,我一会就到。”

我心有余悸但又迫不及待地来到春浓茶楼。我要在门口等她。但是过了半小时,还不见春凌的影子。我盼望着,心里惴惴不安,一分钟就如一年那样漫长。

春凌终于到了,风风火火的,汗水浸湿了她的头发,湿湿的贴在前额。

我恨不得上前抱住她,然后对她诉说我的思念,还有我的痛楚。

春凌拉我进了茶楼,找一偏僻处坐下,我们相向而坐。我情绪反常,面色如灰。春凌见我如此,眼眶里饱含泪水。我知道她也同样想我。还是她说了第一句话,“瞧你,都瘦了许多。这些天你都在哪安身?吃的睡的可好?”

我看着春凌,止不住地热泪盈眶。

春凌也一样,泪光闪烁。

“听说你找到我家去了?”她说。

我吃了一惊。莫非杨弦对她说了什么?

我只有点头。

“对不起,让你白跑了一趟。我爸他现在毫不讲理。他把我的手机没收了,又不要我单独出门。还强行让我跟着他上班。”春凌眼睛红红的,“我说服不了他,他们说什么也不信任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今天他本来要带我一同上班的,我不舒服,他才同意让我留在家里,真是感谢上天,你就来了电话。丁唱,我原本就信任你,你才不是那种人,可他们不信。说你偷了别人的钱。不过,今天爸爸的口气缓和了,对我说事情还得查一查方可相信。丁唱,我说过的,谁也不会把我们分开。为了澄清谣言,你得主动站出来说话。”春凌几乎一口气说完,还拉过我的手握住了,眼里尽是期盼和等待。我心思重重,几次想把手抽回,我怕我的不再纯洁的手弄脏了春凌,可看着春凌殷切的目光,我到底还是没抽回那只手。我五内俱焚。我茫然点着头,我的脑子木木的,春凌的话我没听进去一半。

春凌对我说了事情的真相。原来,事情简单,起因还是那个老头,那个与杨弦不清不白的老头。他说我拿了他儿子十万块钱,而且是在他们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拿的,依着他的话意那就是偷了。这一下媒体像炸了锅一样沸沸扬扬了。难怪杨弦叫我看电视或者看报纸什么的。可是钱我的确拿了,是促狭鬼吴诗芒给我的,莫非又是他在搞恶作剧?我可怎么跟春凌说清楚呀!

……本章完结,下一章“ 蝶儿飞舞 第五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