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目录] > 第22章: 孽情怨恨 第五节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第22章 孽情怨恨 第五节

龙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们这段谈话进行得非常艰难,杨弦少有的女性特质一下子全都呈现出来了。她一会泪光闪烁,一会沉默寡言;一会态度坚决,一会优柔寡断。让我不知如何对待。而我却有一股豁出去的意思,一来想看看她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抱着怎样的态度;二来就是进一步表示我的决心。但我还有一种非常隐秘的心里,我好像不想就这样离开她,这女人的经历使我不肯罢手,这女人的魅力光芒四射。

之后杨弦期期艾艾的表情还是感染了我。那个夜晚,我还是言不由衷地和杨弦做了一次。杨弦配合着我。可是半途上,她忽地坐起,紧紧抱住我,热泪盈眶,说:“救救我,丁唱!救救我。”说着就把我吻了又吻,她情绪高昂,可瞬间又从浪尖滑落到谷底,把我弄得一惊一乍地。

后来,她睡过去了。

我看着灯光下她的睡姿,百感交加。这到底是怎么的一个女人啊?除了她讲述的之外,她的心里到底还有怎样的伤痕?我还不下一百次地问自己:丁唱,你怎么成了这样的人?你的内心可有愧疚?你对春凌的爱可是千真万确的,可是经得起风浪的考验的?

已经连着三天没给春凌打电话了。不是我有意回避,而是我不敢。我想要是我听着春凌那清亮的柔美的声音,我会不自觉地流露出感伤的。

这会,静静的夜色之中,我真的想起了她。我不知道回去后我要怎样面对春凌。

杨弦睡得安稳,就像个孩子似的,嘴角处露出笑靥。但我想,刚才杨弦突然迸出的“救救我”是怎么回事呢?

这真是个怪怪的又令人疼惜的女人。

大街上还有汽车发疯一般地急驶,声音尖锐,在寂寥又昂奋的夜空里这声音突出且刺耳。

这个夜晚对我来说就似一年那样长。

奇怪的是之后的半个多月,杨弦再没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就那样从我眼前消失了,无影无踪了。

我神情恍惚,原本我就对那些边际理论呀成本效益呀难感兴趣,老师讲的也是云遮雾盖的,使我不知所云。只有一样事情牢牢占据我的心头,那就是杨弦狐媚的样子。我翻江倒海的心潮难以平静,可是我强迫自己学,那些枯燥的理论和公式是我目前最好的镇定剂。有那么些晚上,当我一个人静下来时,我认真地思考了春凌、杨弦二人和我关系的定位。我反复权衡,甚至无耻地将她们比较。后来我对自己说,我爱的还是春凌呀。我盘算着下一步对待杨弦的办法,我知道对杨弦我只有怜惜只有好奇,虽有也有几分期待,可这不是爱,绝不是的。我还轻念着春凌的名字,说,春凌呀春凌,我的荒唐不是我的所愿,你能原谅我吗?我不想再在深夜里做梦了,我要好好珍惜你,你才是我要找的爱人啊。

直到第五天头上,我才从混乱的意念中慢慢缓过神来。

春凌也适时地打来了电话。听了她的声音我心中一颤。这声音我好似久违了几世几生呀!

春凌说:“怕影响你学习,所以这才打电话给你,我再也等不到下一分钟了。丁唱,学习好吗?伙食吃的惯吗?可曾想起我来了?我告诉你,爸爸今天来电话了,说是下个星期要回家的。他还问起你。我说你去学习了,他也高兴。过几天我去看你,可不要老想我耽搁学习呀。回头我可要找人对你考试的。”

但是,十天过去了,春凌究竟始终没来看我。我就打电话给她,春凌说:“这边太忙了,走不开的。任世达又不放我假。”然后就是百般询问。我听着春凌的声音,我双眼模糊。她要是知道我干了那些荒唐事,她一定会气晕过去的。可是她提到了任世达。我就问:“任世达对你也敢耍牌子吗?他跟我一样不过是个打工崽。”

春凌说:“不可以这样说,他干事可认真了。你不在的日子里,他对我很好。放心哟,可不是那种很好。我知道你吃他的醋。不过,要是你表现不如他,我可得考虑后备人选的。”说着就格格地笑着。

我被她的玩笑话说傻了。我听不得她这样的话,因为我心里有个阴影,春凌的纯真是容不得一点的污垢的。她这话算不算对我敲了一回警钟呢?

奇怪的是,连着十几天也不见杨弦的影子,我倒有几分担心,她会出事吗?我也奇怪每到黄昏时分就会不自觉地想到她。当然我还是压住了见面的冲动。我就从睁开眼开始一头扎进书本里。我想把她彻底忘了。

但是能够吗?我的想法不过是个自欺欺人的把戏。

又过了两个礼拜,是的,两个礼拜,她如期而至。不对,是给我打来了手机。我一看那熟悉的号码,心里马上突突直跳:她又会光鲜夺目地站在我的面前?在仲秋的黄昏的学校门前,在那棵不肯落去叶子的冬青树下,我们又要见面了?她粲然的笑容,还有风中微眯的双眼是我久违的期待?说不清为什么我会是这样的想法。

……本章完结,下一章“ 灵肉之间 第五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