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目录] > 第23章: 灵肉之间 第五节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第23章 灵肉之间 第五节

龙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试图从方中昆的口中了解华昌,了解杨弦的一切。可是方中昆给了我一个出乎意料的事实真相。这让我不禁想起了从书本上看来的那个年代的人和事。方中昆没说那是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可是我知道那是个单纯又贫瘠的年代。我忽然就想起了我的父母亲,我的奶奶。我们有着多么的相似呀。

后来我把话题转到杨弦的头上。

方中昆忽然想起一件事,就起身进了里屋,过后又出来了,说:“奇怪,东西放哪了?上了年纪忘性就大了。”我看到他有些老态的体型在这间不大的屋里转着,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难过。他的年龄不该很大的,可是为了生计为了宝贝样的儿子他真的老了。找不到他要找的东西,他就说:“应该不会丢的,等老婆子回来了我再问问,兴许是她放在哪个地方了。等找到了我拿给你看。”我不知他要给我看什么东西,但我猜那一定是个不平常的东西。

我们重又坐定。他开始了关于杨弦的讲述:

“是个漂亮的人儿,跟她母亲一样的漂亮。性情也相似,一样的好强,就连走路也是一样昂首挺胸的。”方中昆开头就是这样讲的。

“可是一直让我想不通的是她怎么就嫁给了王廖涵呢?这事搁在从前不会是这样的。我寻思这莫不又是杨弦的什么花招?可也不应当呀。王廖涵对她们一家那是没得说的。是对王廖涵的感激吗?不对,感激的方法很多。”方中昆说完就独自摇头思忖着。

“当初杨弦不是被华昌收养了吗?”我问他。

“对呀。杨副厂长死后,厂子里开了大会,政府追认他为烈士。可是在对待小杨弦的问题上,个个各执一词。有一点,杨弦不能给她妈,这是杨副厂长的意愿,是他最后的要求。可是,杨弦还小,不到三岁吧,而且母亲刚刚离开了他们。那时华昌真的提出要收养她。这事后来就是王廖涵做的主,他安排华昌的女人进了厂,同时要求她带好杨弦,当然啊,补助照常发的。就这样小杨弦住进了华昌的家。”

方中昆停了下来,喝一口茶,用手向侧面指了指说:“华昌就住在我家隔壁。那是厂子里要求的,尽管华昌在城里有房子,可是因为杨弦,王廖涵不同意他们住在那么远的地方,就分了一套房了。说到华昌,我得补充一句,华昌其实就是柯城的人,只是因为下放了,他才在农村结了婚,女人又不肯生,所以收养杨弦比较合适。华昌的女人才来时还好,可时间长了就变了,她对杨弦不好。人面前还行,在家里就不行了。我对你说,这个杨弦打小就不一样,她非常聪明,更是坚强,华昌的女人是奈何不得她的。她善于利用自己的身份,有了丝毫委屈就向王厂长等领导哭着闹着。你说这小小的人可算是个人物。我住在他家隔壁,我就知道,小杨弦在家从不哭,只和他们争吵。几乎每次她都会赢的。我就很佩服她。就是现在我也一样佩服她。”

我对杨弦的聪敏和工于心计不置可否。可是杨弦向我吐露出当初她为了不肯舍弃的东西牺牲了自己宝贵的东西,又说她跟人家妥协了,会是谁呢?她说的宝贵东西是不是就是女人最可宝贵的东西——身体,第一次的身体?

我没有从方中昆那里得到正确的答案,方中昆所知道的关于杨弦的事情到杨弦十五岁时戛然而止。方中昆说杨弦十五岁那年离开了华昌家。至于到了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可是杨弦说她到了南方读大学。方中昆听了惊奇地说:“她还读了大学?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初中没毕业就离开了。”

杨弦对我撒了谎,可她为什么撒谎?难道只为了一点可怜的自尊?我想一定不是的,杨弦一准还有重要的事情瞒着我,那一定是她不肯说出口的事情。我问方中昆此后可曾再见过杨弦。方中昆说没有,要说再见那就是她和王总兼并厂子时见过。那么,这中间的十几年经历杨弦瞒过了我。

我自然想到华昌,杨弦心里的痛一定与华昌有关,这个男人那高昂的头颅深深的刻在我的心里。

“你是问我华昌的事吧。我也说不清楚。在我的脑海里我对这个人总是闹不明白。这样说吧,他变了,不再跟我们一样了。听说人家现在活得洒脱,活得有滋有味的。人家是有钱人了,身份地位当然就变了,还是有钱好啊。不过,照我看,这样的人不会活得舒坦的。”

“为什么?”

“有些事难说得清,就说他对杨弦吧,当初他答应杨厂长收养了杨弦的,王厂长也满足了他的愿望。可是后来,他居然跟杨弦闹翻了。我就想,他为什么放下承包的厂子不干跑到南边去?当真是为了华章?不是的,还有别的原因。不过,我也只是道听途说来的,不好说。”方中昆有些犹豫,叹了口气。

我说:“你就说说看,都有哪些说法。”

方中昆看了我一眼,摇了头,说:“既然是听来的,就不能瞎说。再说,人家杨总……”

我知道方中昆难以开口,因为杨弦的身份,他不会说出真相的。

杨弦离开华昌的原因我还没弄清,中间断层的十几年我也没搞明白。但我知道了一些事实:之后华昌和前妻离婚了,后来娶了妻子,又因和其带来的儿子闹矛盾,再次离婚了,现在的老婆是在南面接的婚。方中昆还说,改革开放后,厂里发生了变化,王廖涵先被调到工业局,后来下海了。华昌承包过厂子一阵子,发了财,这之后也到南边去了。

我带着许多疑惑离开了方中昆,我还请求他不要对别人说我来问过他过去的事。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也没问为什么,点了头。最后说等他儿子回来了他请我过来。我想我一定会来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节外生枝 第三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