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目录] > 第24章: 节外生枝 第三节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第24章 节外生枝 第三节

龙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活动还未结束,胡老师和雇主说了几句,把那中年人从作出的悲哀中逗乐了,咯咯的笑着,我没听清他们说的话,猜想一准就是特幽默的话。胡老师一转身留下乐队自己带着我们回家。可是姜子泱说不用现在就回去,有一个人要来请客。我问他是谁,他说是崔浩浩。我一听就来气,说不想见他,就上了老师不知从哪弄来的破吉普,姜子泱见我这样,也不分辨随我上了车。

一进胡老师家门,胡老师就说:“丁唱。首先我要祝贺你,有了个好的归宿,春凌的确不错。我都问了几个熟人,异口同声说好。要珍惜,不要拿婚姻大事开玩笑,这年头要想找一个纯情的女孩那是太难了;还有一事我要批评你,你骗了我。”

我懵了,“没有呀,那事不是跟你解释了吗,一场误会。”

“幸好不是真的,不然我会去找你算账。”老师钻到里屋,将一万块钱放到桌上,说:“你小子看看这都是什么。老师是需要钱,可我不会接受你的钱,更不容许你采用这样的形式。幸好家里没来毛贼,要不然,我可是难办了。你说你把钱塞到那里,要不是上个星期天几个侄儿来了,玩捉迷藏游戏,这钱还不知到什么时候才发现。为这事,你师娘跟我闹了几天不说话,说我藏了私房钱。你说我冤不冤呀。”胡老师边说边笑,自嘲地说:“钱也长眼啊,可不是吗?它就是不肯出现在我的面前,都掉到沙发里面了,幸好沙发破了个大洞,我可得谢谢那个洞啊。要不然被我看到了,哪天酒又喝高了,身边恰好又有漂亮的女子,你们说这钱会不会让我犯错误的?说不定真会使我出一次轨的。”

我们就都放声笑着,惹得师娘从里屋出来了。说:“说什么这样热闹?说给我听听好吗?”

胡老师就对我们做了一个鬼面,道:“听不得的,你听不得。我们在说妖魔鬼怪呢。”想来胡老师的幽默深含智慧,将钱币做魔鬼我可是头次听说。他又对我们说,“你们师娘胆小,就怕听鬼故事了。上个月我们这幢楼里半夜来了几个贼,被人捉住了,就撵,静静的夜里几个人撕破着嗓子喊捉贼。你说她怎么啦?吓得直往我怀里钻。我就对她说,这年头我们这群穷光蛋还怕贼么?我们结婚都二十多年了,他这毛病就是改不了,我可是找到了治她的法子了,有时想想你们师娘就是可爱,真就长不大。”

一屋子又是笑。

师娘不好意思回到里屋了。我看着老师两口子恩爱样子心里甜甜的。

胡老师又从抽屉里抓起一张报纸递给我,“认真看看,真是热闹又好笑。我说呢,这个世界不再需要横刀立马的英雄了。我们平凡又无聊的生活有时更需要调侃,更需要吸引眼球的爆料。眼球经济时代到来了。”

虽然我心中有所准备,可是看过报纸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还是几个月前的那点破事。报上对我台风中救人的事炒得沸沸扬扬。有一份晚报第三版头条是这样的标题《“英雄”也是为了钱?》。还登了编者评语。随后几天的报纸上,讨论文章洋洋洒洒,观点不一,有为我据理力争的,也有相反意见的。真是一场热闹的大讨论啊。

姜子泱不解地看着我们。

胡老师就对姜子泱说了事情的经过。

姜子泱说:“丁唱做得对。不过媒体也太急功近利了。不能见风就是雨呀。现在是当英雄难当小人吃香的时候。要我说,丁唱也不缺这点钱,老师你就收下吧。”

我也附和着。

老师摆着手,“别说了,老师还有饭吃,哪天真的挨饿了老师再找你们要不迟。”

师母也说:“好孩子,钱你就收回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为人,很倔的。”

我说:“老师,师母。就算我为飘韵投资,好吗?”

胡老师一下子沉静下来,说:“飘韵不会再有了。”

“会有的,”我说,“姜子泱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事。”

姜子泱也说:“是的,胡老师,我们从头再来。”

胡老师不无戏谑地自嘲道:“老师相信你们。为什么不相信?你看我的学生都是个顶个的人才。可是艺术不再像从前那样高高在上了,为了可笑的艺术,老师居然去给死者演奏什么《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你看,我都成了什么了。”老师说着就随手摊开一张报纸,指着一篇文章,标题为《英雄也有价值》,说:“我写的,害得我抠了一整晚没合眼。这是我的看法。”

我看后觉得老师文章掷地有声,真是老辣,就说:“老师,你写杂文绝对棒。写下去没准就是个杂文家了。”

胡老师大笑。姜子泱也拿了看,说:“写得好,‘如果没有英雄,那就造一个出来’这句好。”。

胡老师说:“我这是剽窃伏尔泰的,我把上帝改为英雄了。”

师母也笑,说:“我也这样说呢,可他就知道拉琴。”

老师摆摆手,“不行,搞文字可不是我拿手好戏。”

师母说:“就这一篇他赚了几百块呢。”

我说:“那就让老师继续写下去,说不定会发的。”

胡老师道:“没听说写杂文发财的,你就别让师母动心了。我这样的人要是真有一天发财了,你们猜我第一件事会做什么?”

“投资你热爱的音乐。”我说。

老师摇头。

“办一所艺术学校。”姜子泱说。

老师又是摇头。

师母在旁说:“是不是就像有人说的除了儿子外全换了?”

胡老师道:“不敢不敢,一来没那心思,二来也没模样,最主要的是有病。”

师母连笑带骂道:“好好好,不说了,你个臭嘴说不出好听的。”

老师笑着,“我没病?那最好。我都妻管严二十多年了还说没病。”

一屋子都是笑声。

师母说:“你们聊,我去做饭。”

姜子泱却拉住师母说:“师母你不用忙,有人安排了。”

正说着,姜子泱手机响了,是崔浩浩的,催他过去。说是在晶丽华大酒店。

我不想去,我不愿见崔浩浩。可老师和姜子泱都做我的工作,说既是同过事的,更要消除分歧,搞好关系。后来,我们还聊起了韩晓,说是个不错的漂亮的女孩,只可惜崔浩浩不在乎她,让这朵盛开的青春之花遭到摧残,不知创伤可曾愈合了,不知她现在在哪,过得怎么样。

我们到达宾馆时已是快十二点钟了。崔浩浩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身旁还有个妖艳的女孩,不是韩晓。

崔浩浩见到我一阵惊奇,不过还是礼貌地同我握了手,我们的颜面都很难堪。

进了豪华包间坐定后,他们就开始聊了,海阔天空的。我一人沉默寡言,坐立不安,真又些后悔来。心里又想起春凌,她这会在干吗?

筵席要开局前,胡老师来了个开场白,他说:“我们今天相见非常不易,大家都在忙着事业。我这个老师没当好,没把大家带出来心中有愧。不过,好在你们都有出息,用不着老师操心,我心里也好受些。今天是个好机会,既是总结过去又是新的开始。那次突发事件之后,我就常检讨自己,我想着想着,还是觉得我们都挺好的。只不过有的人脾气大点,没很好交流,所以才有些抵牾。现在我们再次相遇了。说明什么?说明我们本来就很投缘,我们本来就是朋友。所以从此以后,我们要向前看。崔浩浩,丁唱,你们说对不对?”

我知道胡老师的话中有话,不知崔浩浩听懂了没有。

这边胡老师话音刚落,就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来人不是别人,而是韩筱,身旁的男子我不认识。我以为韩筱是来找崔浩浩算账的。可我看到了我意想不到的场面。

只见,韩筱手挽着男子走近我们,那男子留着披肩长发,脸色白皙,鼻梁上架个精巧的眼睛,上身着一撒些细花的丝织体恤衫,下穿浅蓝色牛仔裤。男子走过来,给了崔浩浩一拳,笑笑地:“你个小子,也不告诉我几号厅,害得我好找。”

崔浩浩说:“凭你都找不到,那这柯城还有谁能找到?莫不是……”见韩晓无动于衷,就把后话吞下。我听他话音,这来者派头不小。

崔浩浩就把我们几个人介绍给这位来者。

此人原来是柯城演艺公司的老总,姓齐,据崔浩浩说有个亲戚是政府的要员。

可崔浩浩并没介绍韩筱。而韩晓见到我们就似不认识一样,眼睛直朝别处看。我惊讶,如此看来韩筱已经原谅了崔浩浩,而且还交了崔浩浩的朋友为男友。

宴席正式开始了。一片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到这时韩筱才对我们只淡淡一笑了之,这哪像过去那个爽朗的韩筱?

齐总可谓风度翩翩,一上来就侃侃而谈。说崔浩浩要他来赴宴旨在介绍他认识几个艺术素养高的朋友,第一眼看到了他就感到亲切,今天有幸可以聆听各位有关当代艺术方面的观点。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名片一张张分发给我们。说他成立的这家公司在柯城是第一家,“也算是个第一吧。”他说。

话题改变了,主角也自然改变了,这位齐总,理所当然成了主角。“目前首要的就是广交艺术界的朋友。柯城的人才济济,只是我们没有好好利用罢了。我的宗旨就是利用本土资源,开发本地人才,利用柯城地域独特的文化优势,打响柯城。为她的新一轮腾飞摇旗呐喊。我的计划得到了市政府的批准。下一步,我就要运作一台好戏,一部电视。我有这个信心。”齐总说着说着就被自己感动了,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胡老师被他的演说感染了,陪了他一杯。看得出这位齐总听说过胡老师,连说人才人才,弄的胡老师通红着脸。齐总一直对胡老师说着,滔滔不觉的,说什么眼下演义事业春天来临了,富起来的中国人正是需要艺术熏陶的时候,政府也会在这方面加大投入。他还神秘地对我们透露出一个内部消息,说柯城政府马上就要办一个以大海为主题的艺术节,旨在宣传柯城,让柯城走向全中国,走向全世界。

我坐在韩晓的邻座,韩晓的邻座是崔浩浩的女友。

我对韩筱看了一眼,发现她眼光飘然,没听进齐总的高谈阔论。只找身边的女孩说话。

崔浩浩带来的女孩问:“红姐,好些日不见了,我还以为你上哪了,原来是进了齐总的公司啦。不过,我可告诉你,就算你发达了,可不能不理我们这些姐妹呀。”

红姐?韩筱连名字都改了。

不知韩筱是想掩饰还是故意的,对那女孩说:“我哪能走开啊!人家现在不让我离开半步的。从今往后,我也就只有羡慕你的份了。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些蛮不讲理,你说这世界漂亮女孩多了去,哪就能跑丢了人的,可他不干,就是不肯我一个人出门。为这事,我跟他昨晚闹了一宿。你说我这样下去不是弄得你我朋友都做不成了?你看我眼睛还红着呢。都是为了他才气哭的。”韩筱虽只对那个女孩说,可声音很高,分明是讲给崔浩浩或者我们几个听的。她跟那个看起来疯疯癫癫的女孩谈着笑着,视若旁人。我这才认真地看了一眼韩筱,发现她比以前瘦了许多,倒越发一脸的风尘相。涂着浓艳的嘴唇,烫着蓬松的黄头发高耸着,眼影很重,说话还格格笑着不停。这哪是从前的韩筱?一个人能在短短的几个月变化成这样真是让人匪夷所思。我倒愿意她是冲着崔浩浩才这样的。

我隐隐觉得韩筱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一面瞒着我们。

……本章完结,下一章“ 意象桃花 第四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