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目录] > 第25章: 意象桃花 第四节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第25章 意象桃花 第四节

龙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晚,我本想约稽清出来谈谈,可我还是制止了自己,因为我想多陪陪春凌。

我们又来到古老城墙后面的草地上,这里有我们永远的甜蜜回忆。西天一抹红霞如丝如带,鸟儿啁啾,正在归林。那一方水塘里洒满了夕阳的身影,微风过去,波光粼粼。春凌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全是对往昔岁月的回忆和对美好明天的向往。经历了不平凡的爱情之路,我忽然感到我的敏感和细腻的情感不再如当初一样了,理智占了上风。初恋那时,我只要一天没见到春凌,我都心思茫然,就如丢了东西一样。可是今天,我看到春凌,心中竟涌出许多许多复杂的不可名状的情感。我觉得除了对不起春凌之外,我的心里还充满了粗粝和无奈。我不知道这都因为什么,难道,我美好的像风鼓满着帆样的爱情感染力变得迟钝了,我惊讶于这种感觉,我不由的伤感起来。

可是,春凌的浪漫溢于言表,她一会要我背她绕着池塘跑动;一会像个顽皮的孩子般和我比赛打水漂;一会追逐着鸟儿飞跑,一会躺在草地上仰头看天不言不语。

突然间春凌命令我说:“闭上眼睛。”

我不知她要干嘛。我照着她的话闭上双眼。

春凌的气息吹到了我的脸上“不许睁开眼睛。现在,请你想象,”我听她的语气满含着憧憬,“想象一下……我们未来孩子的模样吧。”她略微迟缓的最后吐出的几个字告诉我,春凌说这句话时一定是满脸羞赧同时满怀期望地。

我不知她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话题,就想睁眼看她。可是我没有,我宁愿想象春凌陶醉时的可爱样子:如水般纯净的双眸此时看着远方,激动的鼻翼翕合着,那长长的乌黑的头发此时被风吹动着,飘飘扬扬的,或许,她还有可能张开双臂迎着风,就像迎着未来一样……

我也充满遐思,饱含感情地说:“我已经想象出来了。春凌,是个女孩,我喜欢女孩,她太像你了,有赛过天仙的美貌。你瞧,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胖嘟嘟的小脸对我们咯咯的笑着,还有一头乌黑的头发,跟你一样。我想,孩子长大后就如你一样温柔大方,聪慧伶俐。”

春凌激动了,声音发抖,说:“要是个男孩,一定就是第二个丁唱,伟岸俊朗不说,同样是烂漫的聪明的,浑身都充满艺术细胞。”

听着春凌的话语,我感到此时微闭的眼帘前是一片被夕阳染红的跳跃的光线,那粉红的光线里真的就现出一张孩子的脸,他对我笑着,小手直在胸前划拉着;而春凌满脸幸福地托着孩子,也在对我笑着;后面又陆续出现了我们的亲人:春凌爸爸、我娘、我父亲。他们一样满面喜气,乐呵呵的……

我被这样的画面震撼了,就要上前一把抱住孩子和春凌,可是我一伸手,那光线就乱飞了,所有的形象都化作虚无。

我忙睁开眼看着春凌,这时我看到春凌已是泪光闪烁,湿润的眼睛直看着我。然后,无限幸福地抱住我,嗫嚅着,“丁唱,我爱你——”

我吻着她的额头,然后是被泪水濡湿的双眼,“我也爱你,春凌,我的小松鼠……”

我们紧紧地拥着对方,许久都没说话,我们都觉得此时话语不足以表达我们爱的浓烈。

后来,我们坐在草地上,看西天落霞,满怀遐想。

这时,春凌说:“丁唱,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爸爸最近不知怎么了,很反常。”

我说爸爸不是去疗养了吗?

春凌就说:“不对,爸爸没有去疗养。大前天爸爸半夜还给我打电话,跟我聊了很久。你不知道,爸爸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可那天夜里,他对我说了许多。说到了妈妈,说到了工厂,还说到了杨弦。我就问爸爸在哪?这时爸爸还笑着说在海边疗养院。其实我一看来电显示就知道,爸爸在南方。可是爸爸对我撒了谎。我就说你不在疗养你在南方。爸爸这时才想起什么似的说,有点急事临时来的。我纳闷爸爸为什么对我讲那么多过去的事,那些都是我不曾知道的。爸爸的话语不对头,还净是对妈妈的回忆,对妈妈的内疚。说他对不住我妈妈,妈妈没能跟他过上几天好日子。后来就说到了你,说他想看孙子了。你说爸爸这是怎么了?”

我忽然想到他床头柜上的许多药物,就问春凌:“爸爸身体一向可好?”

春凌说:“爸爸有老毛病,还是在柯城当厂长受伤时落下的,这么多年一直吃药。不过,这些年,我对爸爸关心太少。丁唱,也不知怎么了,自从和你第二次见面后,我忽然就想成个家,我想好好的孝顺爸爸。”

我说:“爸爸回来时我们要问问,但愿不会有事的。可能爸爸是累了。也可能那么多天没见你想你了。”其实我心中隐约感到爸爸身体已经不好了。

春凌这时偏头笑笑地看着我,说:“爸爸尽说些胡话。”

我问:“都说什么了?”

春凌说:“那天夜里都十点多钟了,可是爸爸问我说,丁唱和你在一起吗?你叫他接电话。我说爸爸你说哪里去了,都十点钟了,丁唱怎么会在我这呢。爸爸这才笑着说,乖女儿,爸爸老了,都说些什么了?还是女儿清醒哪。”

我坏坏地说:“为什么不打电话叫我过去,”随即搂住她,“我可是盼着那天的到来啊。”

春凌即刻转过身来,长发扫过我的嘴唇,痒痒的,她的身体贴住我,头仰着,用手指在我脸上扒拉一下,娇羞地说:“看把你美的。”

我心中随即热流涌动,立即将春凌拥到怀里,说:“春凌,我虽然没钱没地位也没多大本领,可是我发誓,从今往后,今生今世,我只爱你一个人,我会用我毕生的努力和奋斗报答你,报答爸爸,我不能保证你是幸福的,可我能保证我永远只爱你一个……”

说着说着我就禁不住热泪盈眶。

春凌把头钻进我的怀里,我已经感觉到她的热泪打湿了我的衬衫。

许久许久,我们就这样拥抱着不肯放松彼此的身体。

我在心里说:“春凌你放心,也请爸爸放心,我会做好一切的。”尽管此时我心头有一片乌云飘来,笼罩在我头顶的杨弦的那片云朵占住了我的一片天空,可是我暗暗下着决心,我能拨开这片乌云,让我们的爱情在阳光下大放异彩。

但我不能在春凌面前说出我的忧愁,我不想让春凌有丝毫的担心,不想让她受到丝毫的委屈。春凌单纯的心不会容纳下一丝的污点。

后来我对她说:“春凌,不要胡思乱想,爸爸不会有事的,吉人自有天相,爸爸是个好人。”

春凌就说:“或许爸爸的意思是想我们快点结婚。他想看着我们一家其乐融融的样子。你也许都看到了,杨弦虽然和爸爸结婚了,可心思不在一块。我现在可以对你说,爸爸和她结婚完全是出于同情,肯定事出偶然。其实,他们的婚姻是错误的不幸的。当时,我就一百个反对,可是爸爸说我不理解他。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也不太清楚,爸爸不跟我说。我只知道,那一天,爸爸带回家一个女人,挺伤心挺可怜的女人,她就是杨弦。一个月不到,他们就结婚了。我感到他们一定有特别的原因,我问爸爸,爸爸不说。后来我就搬出去了,直到你的出现我才搬回家住。你说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使他们结婚的?”

我何尝不想知道,可是我还没弄清情况。我说:“这是上辈的事,我们怎好过问啊。有一点,只要爸爸幸福就好。”

春凌听了直点头。

极目远眺,西天的太阳已经落到山后了,红霞仍在飞舞,照着春凌的脸上红晕晕的。

送春凌回家后,我始终不能安定下来,愁肠百结。我忽然就想到稽清,就给她发去信息,她立即回了,说他们在K歌,要我立马过去。我问她都有谁在,我的意思是想知道杨弦是否也在。稽清就数着说谁谁谁,我听着没杨弦。就想反正要找稽清聊聊的,不如这时就去。

出租车停在柯城最繁华的滨海大道上。这里游人如织,煞是热闹。稽清这时出现在我的面前,第一句就说我猜你会找我来的。说着就领我走进歌厅。

……本章完结,下一章“ 意象桃花 第九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