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目录] > 第26章: 意象桃花 第九节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第26章 意象桃花 第九节

龙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华昌见我半天没动静,还是低声下气地求我拿出东西。

看来不把东西拿出来就显得我很无礼了,我思索着,就说:“华总,不是我不给你看,现在看来,这东西弥足珍贵,可以说是个宝贝啦。所以,在我还不能完全确定东西是你们的情况下,我不能随便给别人看。如果你们非要看,我看也得有个中间人。我想,不如这样好了,我有个表哥,不日前刚从美国回来,他对珠宝很有研究,我叫他过来一下,做个证明人,你们看如何?”可是我刚一说完,我就害怕了,因为我不知吴诗芒有没有手机,即使有也不知他的号码,如何联系?

转念一想,我又补充道:“我那表哥爱说笑话,是个俏皮之人,他叫吴——诗——芒。”我有意把吴诗芒三字拖长,好像是在喊他的样子,我想他一准能听到。

华昌立即反驳我说:“这办法不好,究竟不能让外人知道的。我们都是一家子,你也不要有顾虑。就拿出来我看一看,我是认识的,不需要别人鉴别。”

杨弦也附和他。说:“看看也无妨,再说我也想亲眼看看呢。要真是个宝贝,那以后看的机会就少了,是不是呀,丁唱?。”

我再没好主意了,只得从脖子上将系在红绳上的桃花结慢慢取出,可是我感到手感轻飘飘的,等把红绳抽出,我吃了一惊,桃花结不见了,只有一根细红绳拿在我手中随风飘着。

他们两人一样地愕然,面面相觑。

我扬着红绳对杨弦说:“你看看,都把红绳给扯断了。”

开始我不以为桃花结真的丢了,还以为是刚才杨弦用力过猛扯断了红绳,桃花结就掉到衣服里了,就在衣服里搜寻。可是我几乎要脱了外衣了,还是不见桃花结的影子,这回我真的害怕了。

华昌见我火急火燎的,脸都涨得通红,估计不是我有意不想拿出来。就说,“你把衣服脱了,仔细瞧瞧,应该不会丢的,你又没去旁的地方。”说着就在地上寻找。

杨弦坐着没动,只说:“出鬼了不是?我塞到他衣服里时分明还在的。一定不会丢掉的,仔细在衣服里找就得了。”

我只穿了西服和衬衫,就把上身脱光,拿着衣服剧烈抖动着。华昌阻止说:“不要这样用力,砸坏了怎么是好啊。”

他就拿过衣服里里外外仔细地像过去穷人捉衣服里跳蚤一样睁大着眼睛,这里捏捏,那里瞧瞧。

我看着就想发笑,我知道桃花结一定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又或许就像促狭鬼吴诗芒一样跟他们开起了玩笑,拿他们开开心。

华昌找了一会,一无所获,还是照着我的样子将衣服抖动着,不过只是小心翼翼的,一边耸着耳朵听地上的声音。还是一无所获。他就跑到里屋拿出一个强光电筒,在地上地毯式搜寻。

折腾了好半天,华昌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说:“不会呀,就这么大点的地方。”忽地又说:“不对,刚才你们是在门外看东西的,到外面找找去。”就拿着手电筒出门了。

杨弦此刻默不作声,她可能想起了那次她拿过桃花结之后,不知不觉就昏厥过去的事。嘴上说:“真就怪了,莫非它真就是个怪物,通人性的?你说那次我拿了后就出现了那样的事,这次又是……”她没说完那句话,华昌就回来了,说:“你们也出来帮帮我呀。”

我们就都出了门。

强烈的手电筒灯光下,华昌发福的身子笨拙地猫在地上寻找,满脸汗津津的,不时起身喘口气,样子十分滑稽。我想要是吴诗芒看了,一定还会吟唱一首的。

我光着上身,感觉有些凉,还被杨弦不时看过来的眼光看得不好意思,忙穿起衣服,对华昌说:“找不到也没关系的,东西一准丢不了,只是夜晚看不清楚罢了。明天你再找吧,我可要回去了。”

华昌听说我要回去,狐疑地看了我一眼,站起身说:“小伙子,你可不能走,这东西一定还在你的身上。你把裤子也脱了我看看。没准它掉到袜子里也不可知。”

华昌的意思很清楚,他不想因为找不到项链承担责任。

我一听就来气了,说:“东西是我的,我不想要了,行了吧。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东西会自动藏到袜子里?我有必要那样吗?”

华昌说:“不管怎样,一定要找到,不然谁也说不清楚。”

杨弦也说:“今晚就要找到,不然对谁都没有好处。你们都别瞎吵吵,找东西要紧。”

可是华昌灰心地关闭了电筒,对我和杨弦扫了一眼,似乎憋着一口气想吐出,终究还是心平气和地说:“小伙子,不是闹着玩的,这东西不翼而飞,还在我的屋里,你说要是它真就是那个项链,我怎么说得清?”

我忽然想,他不是要推卸责任吗,何不顺水推舟,把责任全推给他呢。

于是我进了屋,三下两除二就将裤子脱下,也不管杨弦在不在当场。

看到我脱的只下剩一条三角裤tou,杨弦自觉地背过面去,可是我看到她在转头的一刹那眼睛狠命地看了看我曾长着一朵桃花的地方。

华昌又恢复到从前一样仔细查找,翻开衣服兜,又翻开两个裤腿,细心捏着瞧着。

还是没找到。

他无奈地看着我,眼睛盯着我的裤衩。

我说:“我们到卫生间去一下,彻底查查。”

华昌真的把我引到卫生间,我脱下裤衩,也脱了袜子,让他细细搜查了一遍。

我们出来时,杨弦忽然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华昌诧异,问:“你笑什么?找到了?”

杨弦说:“看看你那副德行,真是滑稽,能不让人好笑?”

我再也不想跟他们理论了,就要回去。杨弦说送我回去,华昌不肯。我知道他的多重心思,就跟他说你接着找,不管结果如何给我个电话就行。我放心,你是谁呀,大名鼎鼎的华总,我还不放心吗?

杨弦对我眨了一下眼睛,示意我们同回。华昌就说:“依我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们都别回去。我把华宜叫回来陪你们玩牌,明天正好是礼拜,休息日。等明儿项链找到了你们再走不迟。”

我不干,执意要走。桃花结究竟在哪,是不是还在屋内我也没把握,可我觉得它是我的东西,非同一般的东西,华昌就是拿去了也不会有用的。

杨弦也一样说走。

弄得华昌一时急了,他跳起来嚷着:“走,你走!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想跟你说说话都不行了,我会吃了你?多少年了,你真就不念旧情?我虽不是你亲生父亲,可养育的苦劳还是有的吧。你回吧,快回到那个没用的王廖涵身边去吧。我早就劝过你,不要跟王廖涵,你就是不听。他对你好吗?你幸福吗?也只有我对人家念念在心,可还落得个费心费力都不讨好的下场。你为什么躲着我那么多年?现在见面了,就好像我是瘟神。我可是放不下心啊。你过的什么日子我都清楚,表面上风光,可那有什么用呢?你还不要我过问,你说我这是为啥人操心呀!回到王廖涵那里去好了,我留不住你。是呀,他心眼好,会哄人。只有我像个傻瓜对人实诚,巴巴地想跟人和好。可人家根本不理这一套。我现在对你说,我找项链还不都是为了你?你们不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惊讶自己看到了华昌另外一副嘴脸。他那高昂的头颅一直给我心高气盛的印象,现在,他对杨弦居然像个妇人般唠叨着。

杨弦此时居然没话了,一仍华昌絮絮叨叨着。

“我留不住你,我也知道你还是用过去的眼光看我。我已经上了年纪了,我不能不去想过去的事情。我到柯城来办厂还不是为你而来?我想跟你说说心里话,你跟本就不让我近你身。杨弦,不是我说你,你变了,变得让我不放心。就说你和这小子吧,你猜别人怎么说呀?你以为你做过的事就没人知道?那天在酒吧是怎么回事?你竟然单独和这小子上酒吧,还出了事。你说是怎么回事呀?我老早就想问你,今晚,不如说了心里痛快点。”

杨弦听了这话一时脸涨得通红,气愤地说:“谁乱嚼舌根了。我和公司员工上酒吧也要被人背后说道一下。那有什么奇怪的?何况当时并不是两个人呀?你还真当真?”

华昌问:“还有第三人在场吗?”

杨弦说:“懒得理你。爱说你就说去吧。”

华昌顿时软下来了,“不是那样就好,我也就不担心了。你该知道我是好心好意。”

杨弦此刻的脸色变化了,似有一种心旌摇动的样子。

曾经扎根在我心中有关华昌和杨弦势不两立的猜想一下子被颠覆了,我原先以为杨弦不耻于华昌的想法也彻底改变了。

我想他们还有许多的事我还不知道;我想我得重新认识杨弦。

我乘着他们较劲时若有所思地离开了。

我不想看到让我难堪的场面。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叶蔓蔓 第四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