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目录] > 第27章: 枝叶蔓蔓 第四节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第27章 枝叶蔓蔓 第四节

龙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华昌要调查我了,只是他行动也太快了。最令我担心的是,要是他查出我和杨弦有不正当关系,我该怎么办?我定会失去春凌的。想着想着,一时脑中轰隆作响,竟怔怔地看着韩筱出不了声,呆呆的有些傻了。我奇怪近段时间来,我老犯傻,听不得风吹草动。

韩筱见我这样,不知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忙推了我一下说:“嗨,丁唱,你怎么了?”

好半晌,我才强行将意识拉到现实中,我故作镇静,似笑非笑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丢了一条项链而已。”

“你刚才那样把我吓得,不就是一条项链吗,你可不是那样小器的人呐,干嘛走神了?”韩筱说。

“不过……那条项链很特别。”我慢吞吞地说。

“是买了准备送春凌的吧。要是那样就情有可原了。”韩筱笑着说,又忽然明白什么似的,“也不对呀,这跟旁人有什么关系呢?电话不会是你打的吧?不是的,我听见了,打电话的那个人好像叫华什么来着……丁唱,我们同事一场,又是要好的朋友,你可不要瞒我,事情打不打紧?要是你也出事了,我们这帮飘韵的同事还有啥子希望啊?”

我望着韩筱殷切的目光,真的不想瞒她,可是我能说些什么呢?有必要把她也拉进来为*****心吗?

我有意轻描淡写地,说你尽管放心,只是个项链,因为是在那人家屋里丢的,那家人不好意思,也许人家为了证明一下清白才这样做的。丢了就丢了,又没人找他要的,我看他们就是喜欢小题大做。

韩筱还是不放心地问,我故意不爱搭理她,就把话题转到我们都感觉开心的地方。

我说:“韩筱,说好了,我们明天就到胡老师那里去一趟。我也是多日不见胡老师了。”

韩筱高兴了,答应着我,说:“那好,还是那次见面后就没见胡老师了,我也想见胡老师。现在想想,真怀念那段时光,虽说挣钱不多,但很快活,无忧无虑的,不是吗?我记得,那时你是团里的骨干,不仅歌唱得好,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对谁都好,胡老师就是喜欢你。不像那个崔浩浩,算了,不提他了,想起他就来气。还有姜子泱,你见过他吗?他还好吗?”

我说那次见面后我也没见过他了,只是有时通通电话,他还好。

韩筱沉浸在对往昔岁月的回忆中,“我有时就想,人是不晓得以后的,又没有后悔药吃。要是在学校时,我就听了你的话,可能我就不会是今天这样子,心里的伤疤不好消啊,可能会是一辈子的伤痕。现在,我该高兴了,飘韵重振旗鼓,我能回去了。丁唱,我还能唱歌吗?”

我说你行,一准行的,我们的韩筱可是飘韵的一张王牌呀。

韩筱这时有愁云布上脸庞,“我还是担心,姓齐的不会放手的。”

我说主意你拿定了,万一他不好说话,我们都来做他工作,再不行,就动用别的关系,我就不信他不讲理。

韩筱就说:“那就让你费心了,谢谢你。丁唱,你还会回去吗?”韩筱随即止住了话,“瞧我说的,你哪能再回去呢?你是个白领,等和春凌结了婚更是身价倍增,成了名副其实的大老板了。”

我说:“你别笑话我,虽说现在不能回到飘韵,可飘韵需要我时我义不容辞。”

韩筱又问我道:“什么时候喝你和春凌的喜酒呀?”

我笑着答:“还有段时间吧。”

韩筱又说:“我由衷地为你和春凌祝福。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笑着说:“你也会找到称心如意的郎君的。”

韩筱此时推开窗户,只见一轮明月挂在窗外,雾消散了,天空多了几颗星星,风不知什么时候吹起来了。

我说我该走了。

韩筱也不再挽留我,只说你就打的回去吧,要是有什么闪失我就没法向春凌交代了。

月光下,韩筱立在门前送我出门。我想韩筱终于摆脱了心理障碍。他日到了飘韵,她还会一样是个优秀的歌唱演员。我喜欢听她那甜美的歌喉。

第二天里,我先给胡老师打了个电话,说了韩筱的想法,胡老师一百个高兴,说你不说我还要找她呢,这不就好了吗。韩筱也离不开唱歌的。我还说我因为忙,多日没去拜访你,请你原谅。胡老师就说,傻孩子,你忙老师高兴,我知道你很忙,所以开业之事就没对你说。感谢你表哥,我们飘韵有希望了。胡老师最后对我说,丁唱,要珍惜得来不易的机会,要好好对待王春凌,结婚的日子一定要告诉我哟,老师一定一醉方休。我们聊了许长时间,胡老师精神特好,声音也亮了。这件事要是办成了,韩筱也会高兴的。

忙完了公司的事,独自坐下来,忽然就想到华昌委托崔浩浩调查项链的事。思想半天,我无计可施。想找杨弦问问,还是放弃了。因为我越来越感到华昌和杨弦之间还有某种默契。若是杨弦也知道华昌在调查项链丢失之事,那就说明他们肯定有着某种共同的利害关系。尽管我很想知道华昌他们的动作,可思考再三,还是决定以我的不动静观他们的动为好。反正,他们最终会给我一个交代的。

几天里我照常埋头工作,和春凌忙着工厂里杂七杂八的事情,倒也把桃花结之事丢于脑后。

第三天,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中午快要下班的时分。华昌终于把电话打到我的办公室来了,幸亏是我接的。他说他还在寻找项链,让我也配合他一下。我说我怎么配合你?他问,项链有什么特别的标志吗?我说没有。他不耐烦了,如此重要的东西怎么会没标记?你回忆回忆。我不理他。他更是气了,说:我也不管了,没准还在你身上呢。我立马生气了,很不友好地回他,你看着办,找不到项链我们有的说。就挂了电话。

我当时脸一定涨得紫红。我不自觉中摸了一下胸口,没有东西。

我晓得,下一步,有关桃花结,不对,项链定会演出一台好戏。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枝叶蔓蔓 第五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