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目录] > 第28章: 枝叶蔓蔓 第五节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第28章 枝叶蔓蔓 第五节

龙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对华昌的反感和厌恶加剧了,从他的语气里,透露出除了对我的怀疑外,还有刻薄、尖酸和排斥。我生着闷气,想着怎么对付这讨人嫌老家伙,我的脸一定阴沉不朗。被兴冲冲走进屋的春凌看到了,问我说:“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我一下子窘住了,忙不迭地说:“没事没事。”

春凌还是不放心,“是不是任世达为难你了?”

我说:“没有。”

春凌又说:“你不说我也知道,我一会找他说说。”就在昨天,任世达为了一件小事还为难过我,春凌不知道,我也没跟她说。春凌拿着杯子在自动饮水机冲水,然后喝了一口,说:“忙得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不曾想搞企业这么劳神。”

我拉着脸红红的春凌坐定,手执着她的双肩,望着她,说:“春凌,坐下喘口气吧,瞧你没一刻闲着,我都心疼了。只怪我不能很好的帮你,我不懂的太多,许多事难为了你,请你多担待。”

春凌说:“你进步很大,我准备嘉奖你。”说着就笑。

“怎么嘉奖我?”

“想要什么?要钱还是要我发个文表扬一下?”春凌抬眼一顾,神采飞扬,我沉闷的心一下子融化了。

我含情脉脉地看着她,说:“我什么也不要,我只要你的一个吻。”说着就俯身吻她。

春凌躲开了,说:“下班了,来人了。”

我还是拥住春凌,吻着她柔软的唇。“春凌,跟爸爸说说,我们结婚吧。”

春凌抿嘴一笑,又调皮地用手指在我脸上划拉一下说,“谁是你爸了?不知羞的。”说着脸上就泛起红晕,幸福地笑着。

我也笑着说:“我喊爸爸有什么难为情的,我就要喊,等明儿爸爸回来了,我还要当着众人面,理直气壮地喊声爸爸,把某人气死。”

春凌娇羞地,“我还不知你那点心思,想拉拢我爸是吧?回头我就跟爸爸说,我呀,不等个三年五载的就不谈结婚二字,看把你急的。”

“那我也告诉你,其实有人心里跟我想的一样,巴不得今晚就结婚。”我心花怒放地又亲了一口春凌,故意拉长声调,嬉皮笑脸地:“你说,我说的是吗?”

春凌站起来捶打着我,娇羞地,“看把你美的,我可没说着急。”

我心中幸福的潮流涌动,定定地对春凌打量着,欣赏着。

这时,杨弦进了屋,看到我们亲热,兀自朝饮水机旁走去,也没冲水,也不看我们,只问道:“下班了,你们在不在食堂就餐?”

我想等着春凌答话,可是春凌没有,那一刻我看到杨弦对我飘忽过来的目光,还是那样幽怨,我真怕看到这种直钻心里的目光。就说:“春凌,我们也到食堂去吧。”

春凌就说走吧。

我转身的一瞬间,看了一眼杨弦,发现她脸色暗淡,就说:“杨总,你是不是病了?”我的本意是当着春凌的面缓解一下她们的关系,也体现出下辈人对其应有的尊重。可是,杨弦听了竟就眼睛一红,她背过脸去。好在春凌已在我前头走,没对我们看。

我不知杨弦这段时间怎么了,见了我时常会有这样的神情,这使我惶恐。

三个人也就一起到了厂内餐厅,同坐到一张桌上。任世达见我们在,也离开自己原座过来了。

任世达说:“杨总,听那些老工人说,我们的产品与老品牌还是有些距离,他们说就是没有那种味道,我就问都差了什么,他们也答不出来,只说凭口感就知道没有原汁原味。我就不理解王总,放下我们拿手的建材不搞,偏要搞什么特色食品,这东西利润哪有建材的空间大啊。再说我们又不是内行,想要做出原先的品味还不知要摸索到什么时候,划不来的。”

杨弦说:“你不会懂的,王总在开业时不是说了吗,他就是要恢复这个厂解放前就有了的老字号,他这是在圆梦。这厂怎么说也曾凝聚了他的心血。这可是柯城的招牌。”

任世达说:“我知道,可是我们接受厂子时厂子也不做这东西了。我们一切从头来过,不是直到现在还没弄到这老字号的配方吗?”

杨弦就说:“这不是你着急就有的,事情得慢慢来。不是还有几个曾做过这个产品的老工人在吗?多向他们学学,慢慢调试就会得到原汁原味的产品来。”

我听着他们两个人一来二去谈话,心中明白了几分。先前也有人向我提过这个问题,因为我不分管技术,只向杨弦汇报就完了。看来,我的心还没真正放在厂子里。这样一想,忽然就想到华昌说的话。是不是项链所涉猎的配方就是任世达说的这个配方?这其中又有什么秘密?杨弦应该知道,可她又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我带着疑问看着杨弦,可是她没给我一点信息。她甚至连正眼都不看我一下,我知道有春凌在,杨弦和我说话很在意的。这是否说明杨弦心中也有内疚之意?至少说,她还不想现在把我们的事公开。

可是,杨弦还是对我说话了,“丁唱,王总已经回到省城鹏远总部,他打电话叫我过去,也叫你一道过去。明天,我想就是明天吧,我们一起过去。”

春凌听着想说什么,可被杨弦抢先说,“春凌,我就跟你当面为丁唱请个假,时间不会长的。还有任世达,你在柯城也就这么不长的时间了,你首先要把生产抓好,其余的有春凌就行了。”

春凌问:“爸爸有没有说啥时回柯城?”

杨弦说:“他没说,不过,我想不会超过几天的。”

杨弦说完就放了碗筷,说:“你们慢用。”就回办公室去了。

任世达说:“丁唱,到省城前跟我说声,我还有件小事拜托你。”

春凌说:“你就跟丁唱同去吧,这里有我呢。”

任世达说:“杨总都发话了,这可不行,我可是从来就听上司的话的。”

春凌开玩笑说:“这会我就是你的上司,听我的,你也去吧,再说你都好长时间没回家了,你的父母亲也不会答应的。”

我也说:“回头你再跟杨总说说不就成了。这边现在很顺利,有春凌就够了。”

任世达笑着说:“我回去也没什么指望,又没个女友在等我,还不如在柯城看看靓妹舒服。我倒没什么的,只怕丁唱走了,有人会哭鼻子的。”

春凌就撒娇的用筷子要打任世达,任世达就躲,春凌说:“你个没良心的,人家为你考虑,你倒寒碜人来了。你说该不该打。”

任世达笑着说,“再不敢闹了,再闹有人要真揍我了。”

我看着春凌天真无暇的样子,心里忽然就被一种东西塞住了,我知道,那不是别的东西,那是一种内心经受的曲折考验。就像我小时学画画,在一张洁白的纸上画了个太阳,突然发现用错了颜色,再擦去,可是那纸就不再有原来的洁白了。如今,这污垢藏在我心,春凌还浑然不知,而我不能不独自煎熬。

……本章完结,下一章“ 错位的爱 第五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