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目录] > 第29章: 错位的爱 第五节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第29章 错位的爱 第五节

龙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时,我看到,王总脸色蜡黄,有汗从额头沁出,可是他强忍着不让自己显露出来,我想上前去。但王总的眼神告诉我,不要说出来。谢姨一直沉浸在回忆中,还在絮絮叨叨。

不时,王总渐渐安定下来,好似那疼被他赶跑了一样,脸上的表情出现出少有的动情,但随即又镇静下来,说,“不圆满的就不一定是不好的。我们都是有这样那样责任的人。都过去了,杨都作古了,还说他干嘛。”

谢姨抹着眼泪说,“我知道你做人的原则,可你就是不替我思考,在我和杨没有订婚之前,事情好办得多,可你不听,还说事情一定要讲有先有后,这是原则,你把恋爱当成了买卖,直到今天你还是这样。现在老了,你以为事情就过去了,可是没有,我的女儿还是要你承担责任。说到底,你不是个好男人。要不是我现在的丈夫那时偷偷到厂里去,把我带走,我还不知现在会是怎样呢。”

王总听着谢姨的话后再次痛苦地说:“谁会保证一生不做错事呢。爱情是个想不明白的事情,我是个粗人。你还提那些事干嘛,当着孩子的面。”

谢姨这时看了我一眼,毫不避讳地说,“我要说,近两年我们见面的时候多了,我还是把话烂在肚子里。可是今天,我要说,还要当着孩子的面说,我要说给下一代听听,爱情婚姻不是儿戏,要问问自己的心才对。不爱的人相守那才是犯罪,是对自己犯罪。这些年过去了,你拼命赚钱,忙的没时间想那些事。我知道,你其实怕想。今天我就要说个痛快,我不怕孩子骂我。你看我们都老了,你身体也不好。我们的人生都是有缺憾的。现在,你又在替别人考虑,安排别人的生活,可是,你想过没有,时代变了,你的过分的忍让能得到好的回报吗?”

王总就说,“我不求回报,我只凭内心做事。”

“我知道,有谁会理解你呀?”看得出谢姨的性情不似杨弦的泼辣,她一直轻声细语地说着,不停地抹着眼泪。

王总说:“我们都老了,许多事要让它尘埃落定。尽管杨弦性格古怪,但我知道,她心里还是愿意和你相认的。我私下跟杨弦做过不少工作,现在,她的语气不似从前那样果决了。我把丁唱带了,一是让他知道一些事情的原委;二来也可以叫他做做杨弦工作,还可以在杨弦和春凌之间拉起一条纽带。这样,我们一家子就会和谐圆满的。再说,乘着这些当事者还在,这件事做起来方便些。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相信杨弦会认你这个母亲的。我不能让你留有遗憾。我没时间了,你也快老了,是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了。”

谢姨就拉起我的手,对我看了又看,说:“你用心良苦,可是不能难为孩子,他是个好孩子,我看就是个能信任的人。王廖涵,你准备什么时候给孩子的婚礼办了?”

王总说:“我正准备着。”

“要快,你那病……唉,春凌这孩子,性情文静,又柔弱,就该找这样可以终生依靠的男孩。如今要找到有责任的人不容易。”王总就说:“你说的是,我看中丁唱的就是这点。一个人怎么做人,关键看他的心地,做人的最底线的东西不可丢,不要看现在有些人胡作非为,无法无天,心中没有敬畏。我看这种态势不会长久的。中国是个文明古国,我们有我们的好东西,不可以丢弃的。我认为,男人就好比是大海,不光能装下和风细雨,还能装下沙砾,装下苦涩,甚至还要忍受狂风暴雨的肆虐。我可是深受感触啊,做男人难,做顶天立地的男人更难。”

我知道王总这句话是说给我的听的。

王总——我未来的岳父,说话一字一顿,眼神专注,语气却是平缓的。可是在我听来,可是字字敲打着我的灵魂。他这番话充满哲理,又发人深思。在那些朴实无华的话语里还隐藏着对人生的感怀和对我的希冀。我知道了,只有我在清楚了王总的所有意头和真相后才会体会深刻,我心中翻江倒海般翻滚着各种滋味。

我望着这两个曾经相爱的人,心头又是一阵绞痛。为王总的病,也为我心中的懊恼。

最后,谢姨无比关切地说:“王廖涵,你不要老把自己不放在心上,你不能倒下去,你的鹏远需要你,孩子也还需要你啊。你的药天天在吃吗?要不明天我和老姜一道陪你到医院,找个专家看看,看你瘦的,我不放心啊,……”谢姨泪水滚落,成了线,就那样汪汪的看着王总,“廖涵,工作上的事可以放一放了,也许会有奇迹出现的。你要有信心。”

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我伏下头去啜泣。

我不知道这顿饭吃了多长时间,我感觉就像有一年那样长。

这一天,我永远记着,直到现在只要谁提起它,我仍然泪流满面。因为,我懂得了许多道理,懂得一个经得起拷问的灵魂,它们是那样冲击着我混乱的心。那个时候,我的灵魂就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击了一下,我被震撼了。我也清醒了许多,我混沌一片的心理,就像被一阵春风吹开了,我不再是从前的丁唱了。如果说,在这之前,我是浑浑噩噩,我是如风飘过,那么现在,我知道我就是一个身负重任的男子汉了。我不能再犹豫不决,彷徨和麻木不是男人的本色。我做好了准备。

那晚,在回到省城王总的家那晚,王总原打算跟杨弦谈谈的。可是他太累了,累得连眼皮都睁不开。那时,杨弦正安安静静在家看电视。

王总洗了洗就直接回到自己屋里,临进门时对杨弦说,“你领着丁唱出去转一转吧。他可是头一次来鹏远。开车小心点。”

我知道王总的用心。

杨弦痛快的答应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错位的爱 第七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