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目录] > 第31章: 错位的爱 第十节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第31章 错位的爱 第十节

龙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杨弦边说边就抹眼泪。我想转移她的话题,可一时半会找不到新的话语。

车旁的路灯昏暗的,不时有车驶过,将地上灰尘卷起扬到我们的脸上。

我忽然就想到谢姨说过的一句话……她是个倔脾气,心高气傲,不肯低头的。我能不能换种方式和她对话?我口气明显缓和下来,说:“嘿——真的不想喝酒了?”

杨弦听我如此喊她,惊讶的地看着我,“你真的这样喊我了?我喜欢。”又抬腕看看手表,说:“时间还早,我们不如喝酒去。”

杨弦开车的那时,我就想着韩筱的电话。会有什么事呢?一定是有事的,不然韩筱不会再三强调说话是否方便。是不是崔浩浩或者齐总欺负了她?最有可能是关于崔浩浩查找项链的消息。可是我一时脱不开身,要是那边事情紧急,我错过了最佳时机,韩筱会骂我的。

杨弦问我说:“我们去哪里喝酒?”

“我随便。”我说。

杨弦就带我到一个我从没来过的酒吧。我忙到厕所去,给韩筱回了个电话。

我一听韩筱说出的消息,我当时就傻了眼。

韩筱说,崔浩浩已经找到了项链,他们今晚就在宾馆里庆祝。又说这事可能会和王春凌有关系。

如果杨弦给我的项链真的是华昌说的那根,那么崔浩浩找到的这根一定就是我的桃花结了。我的桃花结怎么会到了崔浩浩的手中呢?促狭鬼不是说凡人不可得到的吗?他们又在哪里寻的?这和春凌有何关联?我忙细细问起韩筱。

韩筱说,她也是偷偷听来的。只知道他们说什么那个女孩真不好对付呀,项链很平常呀等等,不过,他们提到了王春凌的名字。这让我不放心,我猜想与她会有关系。就给你打了手机。你这会就问问春凌吧。我真的为她提心吊胆了。

我急忙就给春凌打电话,可是春凌手机关机。又打家里电话,没人接。刘妈上哪了?我预感到家里有事。可是我找不到一个贴心人到家里看看,韩筱又没去过春凌的家,任世达也到省城来了,不然可以让他去瞧瞧。我急,急得头发里冒汗。一个人呆在厕所里一时不想出来。苦思冥想,就想到方中昆。我有他的号码。

方中昆立即答应我去看看,还说他有话对我说。我就说回去一定找你去。

我和杨弦喝酒时完全没有心情,弄得杨弦很不愉快。说我人在陪她心不在她身上。我很想把刚才的消息说出来,但我心有顾忌,我并不知道她和华昌的真实意图。于是我就大口大口喝酒,与平常的谨慎大不相同,可怎么喝也无法掩饰我焦急的心情,我心不在焉,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杨弦很奇怪地看着我,不过并不阻止我喝下那么多酒。不一会她就有些放肆了,过来摸摸我的头发,还把身体紧紧贴着我。我一再退让,杨弦并不生气,也不再放肆了,似乎要比往常收敛些。她说:“你一定有事。”我说:“我有心理障碍。”她说:“你还有障碍?那些回跟我可是如狼似虎呀。”我说:“你不要净想着那些。”她就问:“什么事让你有心理障碍?因为春凌的电话?”我说:“是的,说老实话我想着她而不是你。”

杨弦并没有发火,只自斟自喝。这会她又在想着什么?为什么不像她过去那样情绪高涨?

我一会到外面去,一会上厕所,回来喝酒时一样心神不定。杨弦说:“那么神秘,是不是项链的事?”我说:“不是。”就和她喝酒。

一个小时后,我终于接到方中昆打来的电话,他说家里的确没人,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春凌可能是生病住院了。我忙问春凌生了什么病,早上还是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病了?方中昆说估计不要紧的。还说从邻居那打听出好像没动静,春凌一定是累了,不碍事的,让我放心。

我也就稍稍松了口气,可我仍旧放不下心,总觉着心被什么东西提着,悬在半空就是落不下来。现在想来,我和春凌真的就是心心相印,她一出事我就心神不宁,那件事至今让我懊悔不已。都是桃花结惹的祸啊!

回去时,刚好经过了谢姨家的那个小巷。我就想何不先让杨弦熟悉一下,也好为以后的工作做些铺垫。我就说:“不知这是什么地方,感觉与众不同。”

杨弦说:“当然不同了,这里原是政府宿舍区,这几年新的住宅落成后,就陆续搬出去不少。不过,这里仍是高干云集之所。自然与众不同了。”

我叫杨弦把车停下,我说:“这里风景别致,我们走走吧。”

可是杨弦车刚一停下,我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骑车过来。

到了跟前,是姜子泱。我大呼其名。“你住这?”

姜子泱见我不期而至,捶了我一拳,“你小子来了也不说声。深更半夜还在这闲逛,来干什么?还有宝马护送,是不是又有什么新花招?”

我说:“你就喜欢开玩笑,我哪有什么花招。为公司办点事罢了。”

这时杨弦也下了车,我就把杨弦介绍给他,说:“我们公司杨总,刚有公务回来。想不到在这碰上你。”

两人就攀谈起来,说起了飘韵,说起了韩筱等等。过后姜子泱就让我上他家坐坐,我说时间不早了,明天一定拜访。

临告别时,姜子泱就指了指他家说:“别忘了,明天来就不会摸错门。”

我顺着他手指的那幢一看,我更是一惊,原来,姜子泱的家就是我上午来的谢姨家,那么姜子泱就是谢姨的儿子了。怪不得谢姨说老姜小姜的。联想起当初姜子泱赞助飘韵时使人觉得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我忽然就明白了,原来,谢姨还是念念不忘柯城,让姜子泱到飘韵那是谢姨的有一种心思,或者说是一种还愿。

我看着姜子泱进家时的身影,禁不住浮想联翩。世界很大,可也很小。我惊喜我和姜子泱的巧遇,因为他为我以后要做的工作提供了方便。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关于项链 第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