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目录] > 第32章: 关于项链 第节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第32章 关于项链 第节

龙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华昌这时来劲了,似乎忘了项链的事,“不过,这也没什么的,男人嘛,女人那点事免不了的。至于王春凌,我想你也就不要放不下了。天涯处处有芳草对吧。要是你不嫌弃,就到我的公司来。我华昌会把你当作亲儿子一样看待。他王廖涵给你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你说行吗?”

华昌居然想收买我。

“可是你们公司肯定找不到和春凌一样纯洁美丽的女孩呀?”我笑着说。

“王春凌算什么,我公司里像她这样漂亮的多了。男人还有在一棵树上吊死的?犯不着为一个女孩毁了前程。”华昌说。

“恐怕不行,因为我答应了王总,我只能在鹏远干。”我想试试他。

“不会是答应了杨弦吧,我想这都是杨弦出的馊主意。”华昌怪异地看着我。

“不要扯远了,现在该你答应我了,我们的交易就这么定了?”

华昌点了头,“行啊!不就是一纸协议吗?杨弦这个赖皮的,就喜欢和我捉迷藏。你这样说我何乐不为。”华昌居然答应得爽快。

可是这回我还是想错了,我不知道狡猾的华昌根本不信我这一套。

临出门时,他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说:“丁唱,很不忍心告诉你,你和王总的女儿,也就是王春凌,只怕没戏了。”

我心里一怔,他会知道春凌受害之事吗?他还补充说:“人家名花有主了。”

我想留下他,问问情况,可老奸巨猾的华昌故意急急地去埋单,边走边神秘地对我说,“就去问问你身边的人吧。”

华昌离开酒吧时最后还丢下一句话,“我还是诚心要你到我公司的,你考虑考虑,有那个心,就给我回个音。”

华昌的这句话深深的刺痛了我的神经,可是又不能不让我深思。莫非他知道些什么?问问身边的人指的又是谁?

如此看来,春凌的变故不是空穴来风,在她身上一定发生了我还不知道的事情。仅仅只有十几天的时间,春凌就遇到事了。这不是偶然的,杨弦是不是罪魁祸首?一系列的疑问盘旋在我脑中。

我一心惦记着春凌,就回到家里。春凌已经不在家了。就打手机也是关机。我又打任世达手机,他倒是接了,只说在外面吃饭,还问我有何事。我就问他春凌在哪。他说和他在一起。我问他地点。他就说了。可是我听到春凌的声音说,不让他来。我心里一疼,升腾出一种惘然若失的情绪,我不知道春凌何时变成这样了,她的意思明确告诉我,她不喜欢跟我在一起,我心里顿觉凉冰冰的。我猜想春凌一定是知道了我和杨弦的事,才不肯理我。可会是谁告诉她的?如果在这节骨眼上我和春凌闹别扭,我该怎样面对王总啊!

我想华昌不会就这样放弃项链的。可我等了几天也不见他的音讯。我也想找机会跟春凌好好谈谈,可就是不能接近她。这些天我没看到她有过一回开朗的笑容。虽然任世达和她形影不离的,让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我发现她对任世达仍是不近不远的。这说明春凌还没完全接受任世达。我试着接近她,可她总回避我,有一回,我见她一个人在办公室,就进去,她抬眼看着我,还没说话,委屈的眼泪不自觉中就下来了。我想问问,可讨厌的任世达就来了。春凌这种不似以往的沉默让我更加难受。我真想离开柯城一段时间,回到老家去散散心,可我不能就这样轻易离开公司,我不能欺骗王总。我烦闷,对华昌说的“问问身边的人”这句话如刻在心。我想无论如何,必须先弄清楚春凌不理我的真实缘由。

我想还是先从外围打听打听。我找遍了几乎整个柯城,就是没打听到韩筱的下落。我犯愁,一时没了主张。杨弦仍在省城,也没给我丝毫音讯。

这中间我自然想到了促狭鬼吴诗芒。这一天傍晚,我跑到柯城郊外的山上,我迎着风,手拿桃花结,我大声喊吴诗芒的名字,后来就唱,我就那样声嘶力竭地喊,那样投入感情地唱,可是我唤不回他。倒是见得桃花结越发闪闪发亮,在我胸前绕着飞来飞去的。我想这东西真就显灵了,可它不会说话呀,怎么给我拨开心中迷雾呢。杨弦给我的那个项链也会这样吗?

山上有风劲吹着,我的喊声和歌声回荡在空谷里,在山林里。我想起了奶奶。在我童年的时候,我喜欢到我家屋后的那片桃树林里玩耍。有一回,正是桃红柳绿的季节,那天天色已晚。我直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那时西边的天边被红霞铺满了,红彤彤的。我玩累了,就在草地上躺下睡着了。不一会,我听到附近有声音,杂乱的,又是悦耳的。慢慢地那声音更近了,我听到了笑声,一个女孩天真无邪的笑声,只见一个披着霞光满脸笑容的女孩朝我走来,身后跟着许多小动物,有猴子,狐狸,青蛙,松鼠,这只松鼠留给我的印象格外深刻,它跳跃着,欢腾的样子,可还有些胆怯,眼睛不时滴溜溜看看我。我后来给春凌起的松鼠的外号直接就源于它。还有些我根本认不出的小动物,他们全都蹦蹦跳跳的,唧唧喳喳的,朝我走来。女孩已经走到我的身边,她的脸沐浴在霞光中,特美特安静。我问她是谁,她嫣然笑着说,我是仙子呀,我们一起唱歌吧,歌声的翅膀会把我们带到漂亮的彩虹那里去。然后就一手递给我一朵桃花,一手过来牵着我。我伸手去接,可是我接到的是奶奶的一只手。

奶奶站在我跟前,拉着我的手,说,这样躺在地上,要着凉的,快跟我回去。我就磕磕绊绊地把梦境讲给奶奶听,奶奶说,那是桃花精哩,听起来好像不是害人的精怪。奶奶还说,林子里不光有桃花精,还有许多许多我们不知道的生灵,他们也和你一样能说会唱呢。自那之后,我总是在傍晚去那片林子里,寻找仙子。可是我再没梦见过她了。就找奶奶给我讲林子里动物的故事。奶奶总是绘声绘色地讲着那些美丽的故事,可是她说的一句话至今我还是没全明白,她说,风孩子,这世上草木也会说话也会唱歌的,人有时都比不上她们啊。

现在,我手拿桃花结,我再次想起了那个梦境,想起了桃花仙子,想起了春凌,想起了王总,我情不自禁地哭了,我为痛失春凌的爱而哭,为自己懦弱无能而哭,我多么想回到那片林子里,再次梦到那个天真无邪的女孩。我哭呀哭,眼泪就落在桃花结上。

这一刻我看到了奇迹,桃花结变得通体绯红,在我胸前弹跳着,跃跃欲试的。我拿着神奇的桃花结仔细端详,借着微弱的天光下,我翻来覆去地看,我发现它手感越来越光滑,颜色越来越呈现出粉红色,就如一块温润的宝玉。那桃花瓣也生动起来了,花蕊仿佛翘首吸着空气中的养分,或者正等待着空气中那飞舞的花粉。它也在寻找吗?突然间我心中一亮,我知道了这与爱密切相关的桃花结定是我绕不过去的生命之结,它不会只有这一只的,肯定还有另外的一只。我想。

山上又一阵风刮过来,我忽然感到心里一亮。

我赶忙下山。回到宿舍。我拿出了杨弦给我的项链和笔记本。我将两只项链比对着看,发现我的桃花结更像是个项链的坠子,玉坠子。而杨弦给我的这根却显得灰头土脸的,像个刚出土的文物。刻画的花瓣和几根花蕊死板笨拙。我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也许这两只之间有一个是假的,也许它们之间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我想起了方中昆说的那些传说,可我拿不定到底那只才是杨弦的祖上留下的。为什么我会得到它,而不是别人。我还想到促狭鬼吴诗芒,一定是他给了我这东西,他的意图何在?到底要我怎样处置这两只项链的坠子?又拿起拿笔记本,我认真读起来。可是我同样不能完全读懂。因为这全是繁体字,很老的那种繁体字,身边又没字典,我是狗咬刺猬无处下牙。还有,这些文字毫无规律可循,有的是一首诗,有的只记了几个字,大大的几个字,我一律不认识。可是我发现几乎所有的字都遒劲有力,绝大部分是篆书,还有那些草书、隶书,差不多全是书法艺术的珍品,单从书法角度来看,这就是一本值得收藏的东西。它的主人一定学养很高。

出门去买字典,可哪里也找不到这样的字典。只好到网吧去,一个字一个字查询。到这时我才发现,那些字对我而言,根本找不出一点特别的意思。几个小时过去了,我也就只啃下一首诗,不过这首诗做得挺有韵味,感觉该是一首爱情诗。它是这样的:

昨夜一院桃花雨

风去阶前红粉乱

平生爱花不沾花

却有落红闯入怀

从诗的字面上我看不出它蕴涵着特别的意思,正当我费尽心思琢磨不出一点信息,将东西收到包中赶回去时。促狭鬼吴诗芒出现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我的宿舍内,他竟然就和在桃花墟一样的打扮着出现在我的面前,给我一种十足的一古代穷秀才相,还眯着眼对我直笑。我生气,不理他。他就没头没脑的说,“差不多,差不多了。”

我不明白他说什么,还是不理。

他就靠近我身边,“真不想理我是吧,那我走了。”

我说:“我很憋气。你倒好,悠哉游哉的。”

“我这不正忙着搞音乐剧吗?我知道你有心思,你还委屈,可我又有什么办法,我不能轻易改变你们人间的规矩。这你也该懂的。要是我可以改变你们,那人间还叫人间吗。”

“那你就告诉我什么原因使得我和春凌不能重归于好。”

“这个……我也不能告诉你,你自己的事自己办。”

“那你来干什么?!”我生气地大声说。

吴诗芒还是嬉皮笑脸的,“不要生气嘛,我还是可以提醒你一句的。”

我巴巴地看着他,想他给我指点迷津。

可是他却说:“你不要这样看着我,也许,我的话对你不起作用。人间之事总是有因果的,好好细思量吧。”他说了这样一句空洞的话。

“等于放屁。”我也不知每次对促狭鬼说话总是不自觉中用这般口气,可他也不生气。

“我还真的要回去一趟,我要告诉桃花仙子喜讯来临。”促狭鬼吴诗芒几乎又要唱了。“不过,在我走之前,我还得把那个故事说完。”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惊变之余 第三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