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目录] > 第33章: 惊变之余 第三节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第33章 惊变之余 第三节

龙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春凌的平静让我动容,春凌的绝望让我震惊。我竟不知在这间房子逗留了多长时间。望着春凌的背影,我忽然想到心如止水这个词。此时,我多想听听她说说话,哪怕再骂我几句也好,可是春凌再不理我了。她的脸上此刻升起了一种圣洁的不可亵渎的光芒,她的眼泪也风干了。我想春凌的这种平静其实是极度失望,她甚至对我都没有了恨,很平淡很坦然,仿佛刹那之间彻底顿悟了人生。我心里有说不出的痛楚。

最后春凌对我说:“你没有必要离开鹏远,杨弦虽然不择手段得到了你,可你也要对她负起责任。爸爸既然认定要你帮她,你就要帮她。”

此时我悲恸欲绝,我无言以对。我的春凌,你凭什么要这样?!

这一刻,我感到我是这样的无用,我对春凌因灰心丧气而导致的绝望束手无策。我多么希望有人来劝劝她,使她鼓起生活的勇气,哪怕不和我恋爱了,也要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她还年轻,还有多少美好的日子等着她呀!

我想到了谢姨,就赶到她家,我想听听谢姨的意见。

谢姨见到我,说:“孩子,瞧瞧你,没精打采的,眼睛都浮肿了,王总走了,你也不能这样啊!还有好多事等着你去做呀。”

我说:“春凌不理我了。”我一出声就管不住眼泪了。

谢姨说:“哪又是怎么回事?你该主动找她说呀。春凌是个懂事的孩子,你们一定是误会了。我也看到了,事情好像不对路。是不是杨弦有意这样安排的?你坐下来慢慢跟阿姨说。”

我说她不仅不理我还十分消沉,她甚至都不愿见人,这才是最可怕的。

谢姨就说:“孩子,别急。我去说说。春凌跟姜子泱也算是认识的,我叫子泱去喊她过来。”

我哽咽着说:“又烦你老操心了。我只是不忍心看着春凌这样啊!”

谢姨就给姜子泱打了电话,说:“你到鹏远去一趟,把春凌接到家里,丁唱在这里等她,你可不要直说呀,就说我有个重要的事要找她。不在公司就到她家去接。”谢姨强调着。

谢姨看着我一副落魄相,似乎又想起了王总,就伤心,眼泪又下来了,说:“他也走得太快了,把孩子的事都没安顿好。我提醒过的,他说等年关时办热闹些,快过年了,他哪曾想过不了这些天呢。这下好了,给别人有趁之机了,在春凌身边的那个小伙子叫什么?我想他没安好心。王廖涵那里尸骨未寒,春凌这孩子就变卦了,哪能这样呢。我要为你做主,你就放宽心吧。”

谢姨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啊,要是知道了她会怎么想。但是为了让谢姨对事态有个明确的判断,我还是把近来事情的过程说了,包括我跟杨弦那档子事,春凌被害,以及任世达可能从中使坏。虽然我说得轻描淡写,可是谢姨震惊了。

谢姨一时缓不过气来,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那泪水就从合上的眼皮中淌下,流成了线。我忽然后悔到谢姨家来,后悔说了那么多。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谢姨说:“我这是做了哪辈子孽呀,生出了这么个畜生。让我往后还怎么有脸做人。连你她也不放过,还和华昌勾勾搭搭的。王廖涵呀,你当初就不该过问她的事啊!弄成这样的局面,谁来收场?”

过后,谢姨稍微整理下自己的思绪,擦了泪水,就打了个电话,说:“何律师,你能不能到我家来一下?”说完放下电话,又跟我说,“过会何律师就来。你放心,你王叔都给安排好了。他们要是做乱我就告他们。”

不多时,姜子泱回来了,看着我说:“哥们,看你这样子,好像不止失去了岳父呀,是不是春凌又不理你了?”

我默然点头。

谢姨就说:“说的什么话!人家伤心,你还幸灾乐祸的。你呀就得向人家学学,一天到晚飘飘然,都几十岁的人了,一点也不沉稳。”

姜子泱就对我做了个鬼脸,说:“瞧瞧,又来了,这人啊,本来活着就够难的,为什么还要沉天悲戚戚的。没什么,天塌下来有地顶着。丁唱,不要那种熊样子,没人喜欢看你这样苦难的脸,也没人同情你,你要自己振作起来。你跟春凌那是有缘的,那会你不也是失魂落魄的?后来还不是照样好上了。不过,你们那个杨总就不好对付了。我想对付她这种人你就要多些心眼。我刚才就受了一肚子气。我满有信心到鹏远去找春凌,你猜她对我怎么说?你上这来干什么?什么口气,好像我们很熟似的,不就是见过一面吗?有她这么说话的?如果不是看到他们家一副好凄凉的景象,我真想骂她几句。可是我还忍着,我就问,春凌在吗?她眉头一挑,你是谁,找春凌干嘛?我说我是她同学。她还是眉头一挑,酸不溜地说,春凌在睡觉。你说,遇上这种人,我还好意思再厚着脸皮理会她吗。受气,这就回来了。”

听姜子泱口气,他还不知道杨弦就是他姐。我看到谢姨的脸色有些变化,好像一同跟姜子泱受了气一样,小声骂道:“这个不知事的。”

姜子泱就过来拍拍母亲,说:“妈,你这是生的哪门子气。这种人最多以后不理就是了。再说,王总去了,这生意往后不跟他们做不就得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看鹏远没有王总只会垮掉,没多少时日的。我今天说的,你们听了。凭她一个女的,能飞多高?还真把自个当人物看了。”

谢姨忽地高声喝道:“子泱,你胡说什么!”

我从来没见谢姨发这么大的火,姜子泱也被他妈骂愣了,对我看了一眼,马上又笑着说:“对不起,看我没心没肺的。这不是还坐着一个王氏的接班人吗?”

谢姨更是来气了,“说话总没个正经的。人家心里不好受,你还嬉皮笑脸寒碜人,有你这样做朋友的吗?去,一边去。等会何律师来了,还不知会说些什么不好听的。要是惹恼了何律师我可找你算账。”

正说着,就有一个人进门了,看来一定是常客,门也不敲径自进来了,还笑哈哈的,“谁会轰我走啊?不会是姜子泱吧。”说着就摸着姜子泱的头,笑着,“这孩子,有头脑有活力,我喜欢,他就是轰我走,我也不走的。”

寒暄几句过后,这个身材不高,却很精神的何律师就要开始进入主题了。

只见他边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边说:“这个电话来得及时,不然,我上哪去找我的当事人啊。只能亲自登门拜访你老了。”

谢姨笑着说:“你瞧,人都给你叫来了,还不方便你呀。得了巧还要卖乖,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们律师行当的莫不都是如你一样巧舌如簧的?”

何律师摇头说:“不全是,不过,能得到你的夸奖就很难得。老姜常和我说,今生能得了你那是他的福分啊。”

“是你嘴里的话吧。好了,你们两个人进里屋说吧。”谢姨苦笑着说,又对姜子泱道:“你也回自己屋里去,这里没你事了。”

谢姨就带我和何律师进了里屋,把门掩上就出去了。

何律师先是对王总的逝世表示了一种客套的哀思和惋惜。我想他干什么都是程序化的,可能是多年的职业习惯造成的。我听着他的话感觉就像上级领导做报告走过场那样,平白直叙,与人隔得远远的,丝毫打动不了我。之后他就郑重其事了,表情严肃的说:“本来我该亲自找你谈谈,不过,今天这样的场合也很难得。丁唱,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可是你的名字我却是很熟悉的。你们的王总正式委托我,要我当面向你宣布。我先读份文件给你听吧。”

何律师就像宣读公文一样读了文件,正经八百的工作态度,让我一时不能接受。原来这是一份遗嘱,是王总早在几十天之前就公证过的关于遗产的遗嘱。我听着听着,就想哭。王总真是心细之人,为杨弦,为春凌,也为着我,他可是什么都想到了。

遗嘱的内容繁多,包括财产的认定核准分配等等。对于分配,大概的意思是:将他的所有财产平分给杨弦和春凌。不过,对春凌就有个附加前提,充分必要条件是跟丁唱结婚,否则,只能得到王春凌应得财产的四分这三,也就是说春凌不和丁唱结婚,春凌只能继承到她爸财产一半的四分之三,另外的四分之一是这样安排的,通过丁唱赞助柯城的文化艺术方面。

有关丁唱的部分,大意是这样的:如果,丁唱和春凌结了婚,除了和春凌共同拥有王廖涵财产的一半以外,柯城的工厂将由丁唱和春凌共同拥有经营。另外,还拥有鹏远总部以后年度新增股份或红利的百分之二十。如果,不能和春凌结婚了,丁唱则拥有支配用来赞助文化艺术款项的权利。也就是说对于这部分赞助款,丁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赞助哪个方面或哪个团体。

王总的一封信也随之附在后面。

他说,由于历史的个人的多方面原因,他对杨弦多有歉意。分得遗产只是一种不得已的办法。希望杨弦作为他家的一员,勇于挑起公司及家庭的重任。一定要和生母团圆,不计前嫌,一家人和睦相处。

春凌年轻,要多学习,要尊重杨弦。如若你能和丁唱结婚,那我就如愿了。若是不能,也要常帮助他,可以帮他了却艺术方面的愿望。对待家庭,要尽到一个妻子和母亲的责任,还要善于经营公司。

如果,你们都能按照我的心愿做好每件事,我在九泉之下就可以瞑目了。

另外注明,此份遗嘱只有在杨弦、王春凌出现纠纷时才拿出来,若是他们还如一家人一样,和和气气,共同经营,若我所愿,那么此遗嘱可到他们自然分立门户时才生效。但有一样除外,那就是如果春凌不和丁唱结婚,就直接从其遗产中拨出那部分款项给丁唱用于文化方面的投入。

何律师读完文件后,感慨万分,说:“我接手不少这样的遗嘱,也就只有王廖涵是个例外。真是个不简单的人啊。特别是对你,小伙子,可不要辜负了王总的一片好心啊。王总曾交待我,让我以后做你们的法律顾问,对你还应该另加关照。他说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对钱看得不重,对人意却看得重。这在当今社会难得呀。看得出来,王总对你是寄予厚望。从目前的情况看,你要和春凌结婚了,事情就好办多了。若是不结婚,我的事可就多了。”这次我倒听出了何律师原来也有和蔼的一面。

何律师还说,我希望你找我时不是为着分割财产,而是参加你的婚礼。

说完就站起来握了握我的手,笑着离开里屋。

律师走后,我就把情况大致跟谢姨说了。谢姨就说:“王廖涵考虑问题周密,对你可是恩重如山。他还想着艺术,真是难得。你不知道呀,王廖涵本来就是个戏迷呀。”谢姨说着就沉到回忆中,目光看着远处,“想那时,唱样板戏,他可算是个角。李玉和,郭建光,那唱的是要嗓子有嗓子要扮相有扮相,迷倒了一大群姑娘呀。后来都忙赚钱了,他就把它淡忘了。我知道他对你好就有这一层意思在里面。不过,现在的年轻人还有谁喜欢听戏剧呢。我听说你唱京剧挺好的,我也是戏迷,不过就没人出面凑合,搞一个票友班子。我老了,许多年也没练了,就不知还可不可以再亮一亮我这这副青衣嗓子阿。”

我不曾想到王总还有这个爱好,生前那会他可是从来没说过。要不然,我就可以让胡老师出面组织一下,说不定就能圆一圆他最后的雅兴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血色桃花 第一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