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目录] > 第34章: 血色桃花 第一节

《拿朵桃花引诱你(又名:桃花结)》

第34章 血色桃花 第一节

龙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一直都是那样呆呆的,麻木的,任凭稽清和杨弦将我弄回省城。车行多长时间,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躺在后座上,稽清和杨弦也一直默不作声。一到省城,我听到杨弦深深舒了口气,说:“终于安全了。”

杨弦把我安排在家里,深更半夜还找来医生为我看病,打点滴,忙完后已是清晨了,我仍旧恍恍惚惚的。这个时候,我忽然想到春凌,经历了如此的磨难,我太想见到她了。我问杨弦,春凌在哪?她可知道我的情况?杨弦不出声,只对我点了点头。可是稽清却说,丁唱,不用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我看着稽清坚定的目光,我想流泪,但我没有了眼泪。我想,事情都到了这地步,春凌还会爱我吗?

稽清总是守着我,一刻也不离开。天大亮了,稽清被杨弦叫到里屋里。她们的谈话,我清清楚楚听到了,我奇怪我敏锐的听力又回来了。

稽清说:“太可怜了,丁唱太可怜了。杨姐,你得想想办法。”

杨弦说:“想不到,我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你说说看,我该怎么办才好?”

稽清说:“杨姐,解铃还须系铃人,没有你出面,事情不会解决的。丁唱走到这一步,你是清楚的。依我看,行长夫人看上丁唱,那只是表面现象,问题的关键是华昌,是那条项链。我知道华昌从来就没有放弃追查它,他和行长夫人可能会有阴谋。不然,她不会带丁唱去参加华昌公司的晚会。你该出面了,事情总该有个了结。”

杨弦说:“你是说让我放弃那条项链?那不行。项链是我家的祖传宝贝,虽然,我和华昌有过协议,但我怀疑华昌想得到项链的理由不充分,他一准还有别样的企图。再说,没有人告诉我这条项链的珍贵在何处,在我没弄清楚之前,我就不能给他。现在,项链也不知还在不在行长夫人的手中,我一定要想办法弄回来。你是华昌身边的人,难道就没听到一些消息?”

稽清说:“我只晓得行长夫人常到华昌公司来,但我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你知道华昌做事从来就滴水不漏。有一点我知道,不管华昌做什么,目的都是冲着你的。”

杨弦声音低下来,说:“我知道,这点我知道,他是跟我过不去,他到现在还这样。他要项链也好,将我和丁唱的事公布于众也好,都是冲着我来的。”

稽清说:“还有件事你可能不会知道,追杀丁唱的那几个小子被公安放了,理由是没有证据。你可能想不到,事情都牵到你的部下任世达身上了,这个人心眼坏,你可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他和春凌谈恋爱,不是真心的,是冲着财产而来。这样的人不能姑息,以后说不定会对你下手,你可不要养虎为患啊。”

杨弦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稽清说:“华宜亲口告诉我的。最近,我还认识了崔浩浩,我的目的就是想弄清到底是谁对丁唱下毒手。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一些眉目,知道这些事和华昌还有任世达有关,可是想不到形势又急转直下,这太不公平了。居然就没人为丁唱出面作证。那几个喽啰全都翻了口供,说不是追丁唱,而是为了保护他,保护他身上的项链。你说可恨不可恨。更可气的是那些公安,不分青红皂白,凭什么就随便放人?我猜疑定是华昌买通了他们。”

杨弦说:“我知道,公安局的人告诉我了,说是找不到证人。那个韩筱不见了,还有那个叫徐勇的根本就不出面作证。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不过,你尽管放心,任世达的事我可以处理,我叫他随时随地滚蛋就滚蛋。至于他和春凌谈恋爱,我就管不了了。现在看来,丁唱不会得到春凌的爱情了。”

稽清说:“杨总,恕我直言,你不能这样看问题。所有的一切错不在丁唱,春凌要是知道真相,她会原谅丁唱的,春凌为什么要放弃美好的爱情?她不会的,丁唱也不会的,因为我知道,他们的爱才是纯洁的真诚的,你不能拆散他们。”

扬弦的声音忽然高了,怒骂道:“谁拆散了他们?你怎么也这样说我?谁又会替我想想?你跟我相识多年了,你能说我对丁唱是假的?我们的爱不是纯洁的?难道就不可以说,是别人要拆散我们?!”

稽清没有出声,好一阵沉默。

我想起床,但我无力支撑起身体。我抬头看了一眼里屋的门,它是紧闭的。我又看了一眼房间,房间内的一切是那么熟悉,这是王总的房间,我曾经住过。这时我看到了墙上王总的照片,我的血一时冲上心头。王总看着我,那样慈祥又是那样严肃。我想,我不能就这样躺着,我还没完成王总的遗愿。这时,我觉得身体仿佛有了力量,我爬了起来。我必须起来,我要找到春凌,我要对她说明事情的真相,我要找到韩筱,还有徐勇,他会替我说句公道话的,我还要亲自和华昌谈谈,要是他喜欢我的桃花结,我给他,叫他放过杨弦。我不能就这样没有出息,被人揉搓着也不反抗,这不是男人的形象。春凌要是看到了我这副窝囊相,她不会在接受我的。

我刚起身下地,我就听到杨弦说:“稽清,我知道你的为人,直爽正义。也许你说的没有错。可是,你不知道我的感受。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经历如此刻骨铭心的爱。王总走了,我越来越觉得,我对丁唱的爱是真的,我丢弃不了。我想了很长时间,我下定了决心。这个世界上,我就只有丁唱了。以前,你可以说我和他之间多多少少还有些游戏的成分,可是现在,我不这样认为了。我感觉我一刻也不能离开他,我发现只要同他在一起,我就会那样心神安宁。也许,这就是生活,是我后半生的生活,他是神送给我的,我会好好珍惜。至于华昌,我已经没有顾虑了。他不就是想让我还清他的钱吗?可以,我都给他。而项链,我想我会知道它的奥秘的,要是真如他说的那样是关系一个产品配方,我也可以给他。我不想与他争了。现在,甚至只要提起他的名字我都恶心。稽清,我们都是女人,我们需要爱,我现在想,爱比金钱对我们来说更重要一些。所以,我还要麻烦你找春凌谈谈,当然,那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唉……现在好了,丁唱回来了,他可以安安心心养病。还有几天就是春节,如果他身体允许,我会陪他一起回到他的乡下过年。据说那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稽清问:“那王春凌怎么办?任世达一直都在搞阴谋诡计,你该知道呀。即使你不肯放手丁唱,可对任世达这样的小人你也不该放任自流,那会害死春凌的。你不会不看过去王总对你的好吧。”

杨弦说:“我是那样的人吗?王总的好我一辈子记着。我对春凌会好好照顾的,这是我的责任。任世达不过是个跳梁小丑,他兴不起大浪的。只是我这会能腾出手来过问这事吗?我也没说春凌一定就要跟了他。你不用老是春凌春凌的,她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况且,她又是那样漂亮那样温柔,何愁找不到好的男朋友呢?我只要放话出去,我们家的门坎就会被人踏破的。再说,丁唱的经历对春凌来说恐怕也是种伤害,他们之间有了伤痕,这种伤痕能不能愈合还很难说。说句心里话,我倒愿意看到他们之间不再愈合的局面。”

稽清说:“你这样想,我就无话可说了。可是你应该顾及丁唱的感受,你必须问问丁唱,我怕他不会接受你这样的安排,他的心里只有春凌,他跟我就是这样说的。我感叹的是,这样柔软的人儿,这样敏感的灵魂,他哪里可以承担行长夫人的践踏啊!”

杨弦说:“不要说她了,这种人也配我们说起,她是畜生。会有好报的等着她的。”

稽清说:“不过,我听人说,她之所以这样,与华昌有关联。你猜猜看,华昌为了贷款,送给她多少好处?她假模假样地收留丁唱,其实除了图那事,还与项链有关。听说,她这次是帮华昌的忙,他们有个交换。这段时间,柯城抓了几个腐败的高官,她不害怕才怪呢。所以,她就和华昌秘密达成协议。她给华昌项链,华昌给她出具收条,他们之间肮脏的行为就合法化了,这真是厉害的一招。倒霉的是丁唱。”

杨弦问:“你很厉害,这些事你都知道?”

稽清笑了,“你不知道华宜喜欢我吗?”

杨弦说:“佩服,女人天生就是间谍。”

说着两个人都笑了。

这时,我听到了脚步声过来了。

杨弦的声音,“光顾着说话了,也不知他醒没醒来。”

门开的那一瞬间,我躺下了,闭上了眼。

我闻到了杨弦身体的气息逼近了我的面孔。

“睡吧,好好睡吧。太难为你了。”杨弦摸着我的脸说。

稽清忽的高声说,“哎呀,只顾说话了,都九点多了,我们还没吃早餐,怪不得肚子呱呱叫了。”

杨弦说:“是呀,我也忘了。丁唱还是睡的。我们下楼吃点东西。再带些上来给丁唱。”

稽清也摸着我的头说:“没烧了,医生说的可当真?我不放心。”

杨弦说:“你放心,他是专家。他说让丁唱好好休息几天就会没事的。他是神经高度紧张才导致体虚的。我知道,他原本就是棒小伙,没事的。”

稽清笑着说:“是呀,棒小伙,可再棒的人也不能承受如此的压力,你可得好好保护他。”

杨弦说:“走吧,不用你操心了。”

此刻,我一个人孤单单地守着那么大的空房子,回味着杨弦和稽清的谈话,心里越发空落落的。

我突然就想给春凌给打电话,我想听听她的声音,她想知道她对我的看法。我下了床,拨通了春凌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嘟嘟声让我不能平静。我终于听到了那边话筒拿起的声音,我感觉自己有些情不自禁。我说:“春凌,我是丁唱,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惹出许多事来,让你伤心,让你担忧。我对不起你。”

可是那边并没声音传来,不一会电话也挂了,徒留下滴滴忙音送到我的耳边。

我忽然想到任世达,刚才一定是他接的电话,这样一来,他准会知道我在省城。我后悔起来,我不该轻率从事。对任世达这样小人,我不可不防。

此刻我感觉意识十分清醒,我得赶快行动,因为我不能没有春凌。我要抓紧时机离开这里,我要让真相大白天下,就是春凌不再爱我,我也要这样。我不能辜负对王总的承诺。

我找来一张纸条,匆匆写了几句话,我说,对不起,杨总,我还是选择离开你。因为我有许多事要去做,因为我答应过王总。现在,我就去找项链的秘密。我知道该去哪里,找谁可以问到真相。你不用为我担心,我还会回来的,那时的我一定不是现在的我。谢谢你对我的关怀。

我不想把话说白,只因我不想让杨弦绝望。

我摸了摸口袋里的桃花结,它还在。我想我还不能丢弃它,兴许,它会有用的。

可是我还得回柯城一趟,因为我的包还在熊猫眼那里,那里面有项链,还有方中昆留给我的关于可以提供项链真相的那个人的地址。

现在,再也不会有人追赶我了,我还是选择了乘坐长途汽车回到柯城。

……本章完结,下一章“ 血色桃花 第二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