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目录] > 第122章: 糊涂的先皇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第122章 糊涂的先皇

梁清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密室的另一道门出去便是语儿的寝宫,我回头问道:“容若,他还能撑多久?”

“只怕出不了宫门便……”

“那就没办法了!”转身把花知意放到床上,我吩咐道:“容若,就在这里,快宣御医!”

“这里?可是这是……”

“我知道这是语儿的寝宫,可是还有别的办法吗?快点!”

此时我虽已顾不得什么男女大妨,可是当我解下花知意的衣衫,面对着那美好的身体仍不由得红了脸。

我虽然不懂医术,但是联想刚才的情形,也能摸索个大概,虽然钢针里淬了剧毒,但是在钢针扎入、毒素尚未扩散的时候,就被金蛇衔出,而且在密室我看得分明,钢针的毒进入肌肤发的是暗红色,此时花知意的右臂大半发的是青紫,只怕那蛇毒才是最要命的。不过还好现在只是在手臂。

不及多想,我伸手拽下了头上的白色发带含在嘴角,拉起花知意的右臂在青紫与莹白的肤色交接处捋了捋,使臂处血液难以循环。

“呃……痛……好痛”

受不了疼痛的花知意忽然睁开眼睛痛呼出声,眼中水色氤氲,我出言安慰道:“意儿,忍一忍,御医很快就到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迅速用发带束住了他的手臂,发带以下的皮肤颜色渐深,伤口处流出的尽是黑色的血,我灵机一动,想起以前看的小说上常有吸毒血的桥段,总该是有些道理的,扭头见花知意看着我死死咬着唇,硬是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响,我对他的好感更加加深,他很坚强。

看一眼他的伤口,我取了一条干净的帕子递到他嘴边,“痛就叫出来,或者咬着这个。”

他只是片刻的犹豫,张口咬了帕子,我微微一笑,他的性子倒是挺像染儿,好乖。

“忍着点!”回头说了一声,我张嘴覆上了其中一处伤口,明显感觉到他浑身一阵颤抖,我也知道很疼,可是御医来之前我也只能如此。浓浓的血腥味冲入鼻腔,胃里顿时涌上一股不适,我只得强忍下,然后转身吐掉毒血再次俯身,如此几次下来,那血的颜色倒是稍微变浅了些,我长长呼了口气,总算没白费力。

“快!”

外面传来花容若焦急的声音,大概是御医到了,我伸手拉了被子盖在花知意身上,为避嫌退到一旁。直到听御医说应对及时,毒素尚可清除,我才算松了口气,扭头看一眼密室的方向,语儿竟然一直都没有出来。

御医还在忙碌,我走到花容若身边示意他到外面去。

*********************************

“容……”我微微一顿,直接说道:“你能否告诉我,先皇到底做了什么让他们成了这样?”

花容若挥退了两侧的宫人说:“我那时年幼,知道的并不是很多,只是听宫中的老人说过,语儿和意儿的父妃是当年皇姐极为宠爱的然贵君,但是贵君在生产时因难产亡故,皇姐本就伤心,偏偏又遇上一个贪婪的道婆,那道婆说然贵君命格属水,而语儿命格属火,生来便是克父命,偏巧语儿的发带火色,皇姐便信以为真,对语儿心存芥蒂,又因意儿发带蓝色,皇姐便认为意儿命属水,与然贵君同命,对兄弟二人待遇完全是天壤之别。

“皇姐直到驾崩之时才有所悔悟,又膝下无女,便将皇位传给语儿,让我死守语儿的身份,除非有朝一日找到两全其美的法子。

“本是皇姐糊涂犯下的错,语儿却认为是意儿的存在夺走了他的东西,所以他容不下别人与他拥有相同的东西,更加容不下意儿,这些年稍有不顺便对意儿百般虐打,如你看到的那般,而且这次是这些年来最为厉害的一次。”

……本章完结,下一章“ 连心之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