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目录] > 第186章: 唯有伊人泪,最是伤人心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第186章 唯有伊人泪,最是伤人心

梁清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经过一番整理,我心中已经有些明了,但我宁愿希望自己仍然是那个糊涂的自己,也省得现在烦上加烦。深深地吸一口气,我将整个身子连同头一起没入水中,我想,我是完蛋了!

沐浴过后,我披散着尚未干透的长发躺在床上,不知是湿发的缘故,还是心情的缘故,又或是其他,反正我就是辗转反侧,无论如何都无法入睡,老感觉自己的身子怪怪的,轻飘飘的,没有那种实实在在的踏实感觉。以前虽也偶尔觉得身体有异样,但我一直以为是错觉,从未放在心上,但是今晚,好像又明显了些,但这感觉又不像一般的病痛可以切实感知到,这就好像是一种本能的细微感知,实在是无法说明。

百思不得其解,我心里烦躁,干脆起了身,猛灌了一口冷茶水,准备出去乘乘凉,我会不会是中暑了呢?

出了门,园中的柳枝上洒满了银霜,我抬头望天,竟然又是月圆夜了。我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仰头对着明月,轻轻抖动着后臀和长发,同时,我张开嘴,下意识地想要往嘴里吸食些什么东西。但在片刻的功夫后,我愣住了,我……我这是在干什么?

我低头看了看双手,又扭头看了看身后,心中更是困顿不已,我刚才为什么要那样?看来……什么时候得空了我真得去找个看相的看看了,娘的,难不成真的中邪了?

每次满月都这么怪异!我烦心地抓了抓头发,想着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来打发时间。本想走走散散心,可这毕竟不是自己家,这么晚我一个人四处乱晃实在不合规矩。最后,我飞身上了屋顶。

脚下踩着琉璃瓦,头上顶着一片星空,我拢拢敞着的外衫,四下眺望,轻声一笑,这个柳松青,就算自己姓柳,也用不着整个园子里都种满柳树吧?阴阴郁郁,简直是一片大柳林。

只消片刻,我已将相府布局摸了个大概,现在整个相府只有五处亮着烛火,北面的府君正屋,西面的书房,东面的侍郎集院和专属柳夕雅居住的扶风别苑,另外那一处只有一点微弱的亮光,像是有人提着夜灯。怪了,这么晚,谁会在院里走动?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看看。

亮光处离我住的地方有段距离,我只得用轻功,未免被相府的护卫当作飞贼给宰了,我特地绕了那些有柳树遮掩的方向。柳枝密密麻麻还真是不太好走,我忽然想起了镜惊鸿那妖孽盈可踏柳的绝世轻功,老天爷真是不公,明明是个混蛋,居然还是个全才,太可气了!

哎?镜惊鸿?我脑中亮光一闪,顿时畅快了许多,这穿一次柳枝居然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哈!

我高兴得只差没哼小曲来助助兴,脚下也轻快了许多,眼看目的地要到了,我落到一棵大柳树后偷眼看着。

只见在不远处的水上回廊上,一个蓝衣小厮手里拎着一盏精致的琉璃灯静静地站在一旁,一脸担忧地看着离他几步之外的人,那小厮却是白天和我同车的柳夕雅的近侍萝儿,他此刻看着的那人正是柳夕雅。

柳夕雅的房间明明亮着灯,他怎么在这里?难不成和我一样出来散步?

我好奇地看向柳夕雅,他身上穿的仍是白天那件浅黄的轻纱曳地罗衫,单单薄薄的,越发显得整个人消瘦不堪,好像一阵轻风就能把他刮跑。我真不知道,以他这多愁善感的性子,又这么不爱惜自己,到底是怎么撑到现在的?

月下忧伤的眼眸中,一滴泪水顺着纤长的睫毛滑落,在空中反射出一闪而逝的光华,旋即滴落在了他手中的物什上,我凝神看去,竟然又是我用过的那个假面。我垂眸苦叹,愁上心头,该冷下心肠装作若无其事吗?哎!果真是……

唯有伊人泪,最是伤人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你喜欢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