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目录] > 第195章: 鸿门宴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第195章 鸿门宴

梁清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为给暗香添加人气,也是顾及他的脚伤,我特意神态暧昧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搀他下来,可是明明表演这么成功,为什么他的脸色仍是那么阴晴不定?难不成还是介意我的装束?我自顾自地想着,低头傻傻地嗤笑,却不知在这一间小小的青~楼里,有多少双锐利的眼睛在暗中盯着我,各怀心思……

*********************************

旖梦楼名为“雨花台”的厢房中,容颜异常娇媚的绯衣少年眯着狭长斜飞的凤眼透过门窗看向斜对面厢房的方向,朱红莹润的双唇上还沾着亮晶晶的酒渍,唇角斜勾,绽出一抹惑乱人心的笑,饱含着玩味。

站在他身后的黑衣男子腰佩长剑,同样拥有着出众的容貌,却是与绯衣少年完全迥异的气质,如同一棵苍松屹立,坚韧沉静,仿佛任谁都无法撼动分毫。但是,那一双深邃璀璨的黑眸中却不知从何时起多了些纷乱的色彩。

“明明有着女尊国女子的强悍倔强,却又可以如这般似妖精的勾魂妩媚,哈,这次可比她为我跳的舞好看多了,不过,那次那舞……也别有风味呢!”绯衣少年剔透的指尖抚上自己的唇瓣,似在回味着什么,白皙的脸上不知是酒水的缘故还是其他的原因,透着淡淡的粉红,愈显靡丽。他斜眼瞥过黑衣男子脸上不易察觉的黯然,嘲讽地撇撇嘴角,“暗影啊,你不是很想帮她吗?”少年敛眸,闪过一丝算计,他说:“做得干净些!”

“是!”暗影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光亮,即便是不能再跟在那人身后默默地看着她一颦一笑,但只要能为她做点什么,已经是知足了!

屋内独留绯衣少年一人,他若有所思地笑着,低声低喃着一个名字:“楼玉……”

***********************************

在厢房前站定,举头看向门匾上,我亲手写下的“鸿门”二字,喜参半,忧参半。花容苇,今日这场鸿门宴,便是你的断魂台!

推开·房门,花容苇正在里面喝着酒,一双眼睛眯着,尽是淫光,我看了一阵厌恶,看来,她是又忘了,色字头上一把刀。

“苇王殿下久等了!”一改连日来的清冷疏离,我媚笑着和暗香一同走进房里。

花容苇猥琐的脸上乐开了花,却又被她勉强收敛,她侧身坐在桌边,沉着声音说:“哼,玉楼,别以为你简简单单请本王来,本王就会忘记你对本王的不敬!”

她那话中的意思我怎么会听不出来?简简单单解决不了,那她所谓的复杂是什么?

我笑着斟了一杯酒,虚假地奉承,“那些事是玉楼的不是,玉楼初出茅庐,年轻气盛,才会做出那些鲁莽的事,今日这桌酒宴便是玉楼特意向殿下赔罪的,玉楼在此以水酒一杯自罚,殿下大人有大量,总不会……刁难我这么个黄毛丫头吧?”

花容苇,你想要复杂的方式我便给你复杂的方式,只是你我所谓的复杂方式,只怕是有所不同。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断头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