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目录] > 第202章: 谁才是第一位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第202章 谁才是第一位

梁清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本来还想先回家里吩咐一声,免得府里的人见我几日不回家四处寻找,可是半路上恰巧撞见出来寻我的秋娘,便让她先送我进宫,然后再返回府里说一声,也省了我两头跑。

宫里的守卫一个个看见我活像见了鬼,我无语,我不过才三天没进宫罢了。

经过御花园的回廊时,突然不知从哪里多出一只手,抓着我受了伤的左臂毫不顾及地将我拽进了旁侧的墙角。

一眨眼的工夫,我的后背便狠狠地撞到了墙上,左肩上顿时温热,只怕是伤口被扯开了。

我生气地瞪着眼前的人,“花容若,你这是干什么?”往常他纵然不给我好脸色,但起码我心里清楚他是关心我的,可是像今日这么阴郁暴躁还是头一回。

花容若阴沉着脸,双手固定在我身体两侧,紧紧锁着我的眼睛,不容得躲闪分毫。他暴躁地冲我吼道:“你这三天到底去了哪里?你总是这么任性,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突然消失会给花荣带来多大的动?乱?我警告你,你最好记住你现在的身份,你不仅是你,更是花荣的皇后,你不是一个无所事事的花花小姐!”

他的态度不好我忍住了,我只当他是担心我,可是我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强硬地告诫我。他那夜分明是在的啊,他明明知道我那日受伤了,可是我生怕出事急着赶回来,他没有担心我这几日为什么没有回家,也不顾忌我的伤势如何,一见面便这么指责我的行为如何如何地伤害了花荣的利益!

相识这么久,我以为我的心里有他,他的心里自然也是存着我的,原来,在他心里,一个我终究及不上花荣重要。我从不想强迫他将我放在第一位,可是如今,他哪怕是先敷衍地问我一声伤势如何我也心甘了,可是……

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定定地问道:“在你心里,我就那么无足轻重?”

他瞪着我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凄惶一笑,是我胡说吗?

我逼近他一声声地质问,“你只知斥责我任性,一心只想着我不见了会让花荣如何动?乱,我问你,你可曾关心过我为何会不见?”一滴泪滑出了眼眶,渗入嘴角,咸咸的味道。

或许我从一开始就不该幻想得太过美好,花荣国惊世骇俗的容王殿下,一个不甘心输于女子的男人,他要的是那种可以让他的才能任意驰骋的生活,而不是如我,将儿女私情看作一切。他本就是水清涟的未婚夫,他们两个都是大事为先的人,情感于他们,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调剂。的确,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不……不是……我……‘

他喃喃地似是想为自己辩驳,可是,他不是很强势的容王爷吗?为什么他的辩解是如此的无力?是被我说中了吗?我后退一步,面带清泪,凄然一笑,“花容若,也许,在你眼中,我只是一个可以维持花荣现状的的工具,我楼玉配不上你,容王殿下!”

我无法再面对这个男人,也许,是我已经习惯了身边男人以我为天的感觉,和这个事业当先的男人在一起,我有压力。

踉跄转身,举步欲行,却被他抓住了两肩,左肩上霎时传来生生裂肉的疼。

身后的他只是一味地说着三个字:“我没有!”

没有……吗?呵,无论有或没有,我想,我都要冷静想一想,想一想!

我咬着下唇,忍着肩上的剧痛,从他双手挣脱,疼得浑身直打哆嗦,出了一身的冷汗,鼻息间萦绕着浓浓的血腥味。果然又出血了!

花容苇说得对,我双手沾了她的血,无论她品行如何,她都是一条人命,杀人,总是要遭到报应的。

走到拐角处,我忍不住回头一顾,那一身紫色华衣,俊美非常的人正站在阳光下,低头痴痴地看着自己修长的左手,如同一尊高贵无比的天神像,可是,天神手上却沾着猩红的东西,我的血。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终于有你的骨肉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