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目录] > 第214章: 诡异的凤脉祭祀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第214章 诡异的凤脉祭祀

梁清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花荣国,祭祀凤脉是件极为神圣的事情,我要和语儿在宫中进行步骤繁琐的沐浴净身,然后一同坐着御辇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地去往凤鸣山。万众瞩目的感觉固然好,可也意味着一旦失败,我将无法再与语儿光明正大地站在一起。

语儿的凤仪在前,我的鸾仪在后,到了凤鸣山脚,我下了鸾仪走上前伸手将语儿扶下辇。他那一身凤袍已换做大红的金龙袍,过臀的红色长发只用一个小金冠绾了头顶的部分,这是他第一次以男儿的装束公开出现在百姓面前,容颜倾城,玉树风姿,引来围观百姓一阵阵狂热的欢呼。

山脚早已设了祭坛,柳松青作为百官之首,与钦天监共担司祭之职。未来岳母来了,不知那位忧郁公子来了没?我抽空向四周的人群中眺望,找寻着那抹浅黄的身影,四目相对,我对他遥遥一笑,他便羞红了脸,可是在我撇开头时,却在另外的方向看到了几个熟识的脸孔,尽管他们遮着面纱,但我认出了,暗香、水清漪,另外还有他们身边的沐雨、水清涟等。

号角声起,绣着百花争艳图的红地毯铺展开来,我和语儿携手登上祭坛,听柳松青叨叨了一大堆祭文,我的眼皮很不争气地耷拉下来,忽然肩上多了个毛茸茸的东西,偏头一看,语儿都先我一步直接睡了,难怪丞相大人脸色发青。好不容易挨到祭文结束,我在袖下拉了拉语儿,低声道:“语儿,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语儿睁开惺忪的眼睛看着我,像一只尚未睡醒的小懒猫,他冲我不好意思地憨憨一笑,我笑着眨眨眼示意他接过柳松青递来的佛香。

祭祀典礼结束,进山口处三声鞭响,在宫奴撒出的花雨洗礼中,我和语儿打头,身后官员、侍卫、百姓尾随而入。从山脚到半山腰一路走来,我终于明白这里为何被称作凤鸣山,那山上除了葱葱茏茏的树木之外,最多的便是名为天堂鸟的花,由于花荣是女尊国家,以凤凰鸟为尊,而此山又位于花荣京城,所以得名凤鸣。

开始的山路一直都很好走,可是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身后的人群就开始吵嚷起来,语儿那只被我攥着的手也被汗水浸湿,想必是那个隔离地带近了。此时此刻,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万一在这么多人面前我真的无法通过那道隔离屏障,那我和语儿的将来……

“快看……”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众人的目光随即都投注在一处,就在我们的前方不远处,一只山雀沿着山路飞行,本来畅通无阻,却在半道上忽地跌落在地,前方分明连一根挡道的树枝都没有,可那山雀却像是撞到了什么硬物,这让我想起了把苍蝇放到玻璃盒中的实验,苍蝇明明可以看到对面的景物,却无论如何都飞不过去。而我们面前那只山雀就如实验中的苍蝇,试了几次都不成,只得敛敛羽毛,灰溜溜地飞走了。

山雀走了,我来了……

真的……真的好想揪住山雀的尾巴让它把我也带走啊!这诡异的景象!这破地方拔似(不是)大白天的闹鬼吧?鬼砌墙啊?

“玉儿……我们回去吧!”语儿担忧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苦笑,语儿乖乖,你真是太懂我的心意了,我正有此意啊!

可是退却就意味着认输,认输就意味着不能娶你,咱好不容易往你那肚皮里塞了个娃,怎么能让他管别人叫娘?绝不!

我狠狠咽了口口水,安抚性地拍了拍语儿的手,说:“放心!”本想抽出手自己上前试试,可语儿就是不肯松手,我只得回身将他抱住,附在他耳边悄声道:“如果过不去,你愿意随我私奔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有进无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