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目录] > 第219章: 坟墓中的悲鸣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第219章 坟墓中的悲鸣

梁清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心里忽然有点发怵,不知道他等的究竟是原本的楼玉,还是我这个异世游魂?如果真如镜惊鸿所言,他在这里守了一辈子,那时不仅是我没有来这个世界,就是原本的楼玉也不曾降生啊!但如果他当真能看出我的来历,又会不会像收妖似的把我捉了去?

云阳道人笑容不变地说:“虚实共存于天地五行,你既来此,此处便是你应来之处,虚即为实,她既去,自然,此处并非她之归属,那实则是为虚。孰是孰非,早有定论。”

虚则为实,实则为虚……

“既来之,则安之?”我不确定地问道。依他之意,我既然来了,我便是楼玉,原本的楼玉自有她该去的地方,没有谁是真谁是假的问题。

云阳道人只笑,便是默认了我的理解。他捋了捋自己飘逸的白色长须,合眼说道:“姑娘,有一个人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还有人?我四下张望,这里除了我们四个我实在看不到任何人。

就在我万分困惑时,身边的镜惊鸿说:“他说的是被囚禁在墓里的人。”

“墓里?”我闻言惊叫出声,瞪大眼睛看向面前那硕大的坟茔,我不明白,那墓里怎么会有人?若是活人被囚禁在里面,只怕早就被闷死了!可要是死人……我就更加不能理解了,这个坟墓被那么多白孔雀花覆盖着,显然是经年已久,就算真的存在所谓的魂灵,又为什么要等我?

“凤鸾,去开门!”

“是,师父!”白衣少年走到坟茔前,拔出背上的宝剑,我只觉眼前一道流光划过,剑身在少年手中流动着璀璨如星河般的华光。我知道落遥那把残月是一把人人趋之若鹜的上古名剑,可是残月剑身发着暗红,就像一个饱餐鲜血的狂魔。而这把剑好像他的主人,如同用清泉水炼化,经星河洗涤,没有一丝污秽,与残月完全是两个极端。

只见少年用剑尖在坟墓表面写画着什么,那动作好似仙鹤轻舞,有种行云流水般的风韵,美不胜收。他忽地举剑于头顶对着坟墓一面劈下,墓壁上立刻显现出一幅朱砂红的图案,有点像符咒,少年的剑光将符咒一分为二,朱红色的符文瞬间消退,而那中间被剑斩开的地方则渐渐张开,形成一个入口般的地方。

霎时,“嗷嗷”的声音自入口处传出,凄厉尖锐,如同凤凰仰天长鸣,景象诡异,声音刺耳,可是,我在听到那声长鸣的时候,却有种流泪的冲动,那声音……好哀伤……

“道长!”我无措地看向云阳道人,他向我点了点头,说:“只有你能让她得到安宁,去吧,她不会伤害你的!”

我承认,那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以致于我早将镜惊鸿忘到了九霄云外,直到我走到入口处时,听到云阳道人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本想回头看一眼,却只看到一个绯红的衣角,随即,我便被一股阴寒的力量吸进了坟墓。

……本章完结,下一章“ 埋藏在古墓中的秘密(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