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目录] > 第235章: 忍人所不能忍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第235章 忍人所不能忍

梁清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然后,裘先生把那药包捂到了我的口鼻上,刺鼻的药草味随着呼吸钻进鼻腔,只消片刻的工夫,我便觉脑袋昏昏沉沉的,看到眼前那张纯金的鬼面也是两张重重叠叠。

只是裘先生的麻醉药再厉害,终究无法与现代的药品相提并论,身体再怎么被麻痹,终究保留着那么一点意识,然而也就是这么一点意识,简直让我痛不欲生。手臂被用火烤过的刀子割开,即便是轻微麻痒的痛,可是自己又忍不住在脑子里想皮肉被割开的情形,这么一来,那种痛感便又隐约加深了几分,可是与后面的痛苦相比,这些根本是微不足道的。

当钢芊猛地刺入肌理,与骨骼相互摩擦的瞬间,麻药的效用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我仿佛回到了跌落凤鸣山的那一刻,如同筋骨再次被硬生生地摔碎、扯断,额头上的冷汗不停地冒出,疼痛一阵一阵,撕心裂肺。

可是,我不想让鹜悠看到我的软弱,我即便是比不上他们的城府之深,却也不愿意让他们轻易将我看扁。就算是最后,我的结局注定是输,但在那之前,我要撑!

我的筋骨虽残,但一直都多多少少保留着最后一点知觉,前些日子无法动弹是因为那对我来说很困难,可是此刻,痛入心扉的感觉使得我忍不住挣扎,残破的身子虽被绑缚,可是那条正在接受治疗的手臂却可以轻微地动,尽管动一下只会让我更加痛苦,可是这种情况下,谁又能自主?

“玉丫头,你不能轻动!”裘先生在一旁提醒,可是我真的好疼。“劳烦宫主把她摁住!”

一双手像钢铁铸造的钳子,摁住我的臂膀,让我动不得分毫。这个男人和落遥一样冷漠,可是,落遥偶尔也会发呆、发愣,这个男人却不会,我一直在心里叫他黑冰魔王,是因为我觉得他像一块黑色的冰,黑暗冷硬,本来是生人勿近的姿态,却又隐约带着水晶的晶莹,他的不解风情不知是真的太过冷酷无情还是他从来不知感情为何物。

“女人终究是女人,根本无法掌控天下!”

鹜悠冰冷的话语在我心头狠狠敲了一把,我不在乎他说的什么掌控天下,那从来就不是我所追逐的东西,可是,我不甘心承受他那种冷嘲热讽的鄙视和轻蔑。男尊国男人的强大让人可以安心依靠,但是他们从不把女人放在眼里,我讨厌他那种口吻,更何况,裘先生都说这痛是人都很难承受,男人就一定比我强吗?

现在的我满心的怨恨不知该找谁发泄,这个凭空冒出来的无忧宫宫主又居心难测,我实在难以对他有什么好印象,所以,我咬牙强忍着,尽量忽视手臂上的疼痛,同时,抬眼狠狠地与头顶那双墨绿的冷眸对视,我虽然喜欢他眼睛的颜色,但是这个人,我不敢恭维。

我楼玉绝不服输,绝不!

……本章完结,下一章“ 痛越深,恨越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