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目录] > 第253章: 骗人的长相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第253章 骗人的长相

梁清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无忧宫这将近两年的时光几乎都是裘先生陪我度过的,久病成良医,渐渐地我从裘先生那里也学了不少医术,普通的病症应付起来不成问题,这鹜悠的脉象乍一诊断好像是稳健有力,可是稍一细诊就会发现其实他的脉象极乱,一阴一阳两脉气流对冲,才使得他无法承受而吐血,而他的血是喷出来的,显然是他方才一味强撑所致。这样的似双重脉象要是遇到女尊国的庸医,准会被说成喜脉。

“切,不懂得量力而行,活该你怀孩子!”

看看他那水珠莹亮、肌理匀称的腰腹,我不由得弯了眉眼嗤笑出声,他是水漾国的大男人,这要真大了肚子,还不得郁闷死!

我记得裘先生说过无忧宫后山有很多稀有草药,其中有一种叫做通心金兰草的对理气调精有奇效,就算不能根治,起码也要保证他在回到无忧宫之前不会暴血而亡。

把鹜悠放在池边的袍衫盖在他赤·裸的上身后,我不敢再有拖延,借着月光上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见到通心草是在山腰一棵银杉下。好在这山不高,山路也不算崎岖,在看到那静静依偎在银杉下的一红一白两朵小花时,我不由得松了口气,总算还在。

一红一白,本不是同根所出,却在花茎处长成一体,空心相连,就像结成金兰的异性姐妹,因而才有“通心金兰草”一称,而采撷此草最关键的就是不能将花茎相连处损伤分毫,因为那里的空心处所蕴含的精气才是草药的精华所在。

小心翼翼地拂开两侧的杂草,小小的花茎一颤都能牵动我的心,那连枝未免也太细弱了。我一手护着花茎,一手刨根,双眼紧紧盯着连枝,就连手被什么虫子叮了一口也无暇理会,花根一离土,我捧在手心就往回跑,耽搁这么一会儿足够鹜悠受的了。

回到温泉的时候,那人仍旧像死猪似的躺着,居然没被狼叼走。

捏着洗净的草药,蹲在鹜悠身边的我盯着他的面具发呆,呢喃道:“不张嘴,怎么喂?”那面具倒是在嘴部留了个口,可是我拿草尖扫了半天也不见他张嘴,再说这状况就算我愿意把药嚼碎了嘴对嘴地喂他,但我要怎么把我的嘴塞进那个小口?本来嘛,拿掉面具喂药完全是再简单不过,可是……

不过……他是昏迷了吧?那么……我若是掀了他的面具他也未必知道,我又不是故意要看他模样的,不是!

“宫主?宫主?”

接连唤了几声,鹜悠始终毫无支应,我这才大着胆子伸手触上那个我看了将近两年的纯金面具。手下是冰冷的触感,眼前,金色缓缓掀开,被苍白似雪的脸颊取代,两片薄唇紧抿,棱角分明,沾着点点血迹,带出一丝性感魅惑,俊挺的鼻梁线条流畅,似鬼斧一挥而就,睫毛浓密纤长,带着自然的卷翘,话说他的头发也是带着波浪卷呢!

至今为止,美人我是见了不少了,但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个成天把自己挡在面具下的家伙也会拥有这样一张脸,若是他苏醒过来定然是如魔王般的冰冷高贵,但是此刻闭着眼便又是另一番风情,居然,我想用可爱来形容。这张脸果然还是遮上得好,否则会骗人的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要命的武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