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目录] > 第265章: 沉默的温柔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第265章 沉默的温柔

梁清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原本就心虚的我惊得叫出了声:“啊!”

霎时,我心里那点希望的火星彻底灭了,心,拔凉拔凉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失足,成千古恨?

我想,此刻鹜悠心里一定在嘲笑我。

“笨女人!”

鹜悠扔下手中打来的山鸡,修长的身子蹲在我面前,二话不说便脱掉了我的鞋袜,引得我心上一惊。

“你要干……”

下面的话,我却是再也说不出口,从未想过,那冰冷的黄金面具之下藏着的,竟是如此炽热的唇。随着贴附在脚腕上的吮·吸,伤口处又痒又痛,然而那腿腹的冰冷却也随之逐渐消退,回暖。

我张着嘴等着那个令人捉摸不透的男人,久久回不过神来。

鹜悠忽地抬起头,看见我的呆样皱了皱眉,冷然道:“咽!”

啊?

我愣了愣,这才发现嘴里不知何时多了颗圆鼓鼓的药丸。

逃跑不成被逮已经够丢人的了,如今还被人家给救了,我恨不得打个地洞钻了。我暗自咬了咬唇,厚着脸皮迎向他,道:“算我没本事,如今逃也逃了,要杀要剐随便你!”

他吝啬地抬了抬眼皮,狭长的眼眸冷凝着我,迸射着阴郁的寒光,良久,他仍如往常,吝于言语,用一声冷哼打发我,留给我一个宽阔厚实的背脊。

“上来!”

我立刻便明白了他的用意,明明一直将他视作仇敌,此情此景,我还是禁不住红了脸,磨磨蹭蹭地爬上了他的背。

山路崎岖,他的步履却是极稳,背上的暖意驱尽了深夜的寒潮,我又不禁想起了那日他与龙老头的对话,心思烦扰。

鹜悠找了个较为宽阔的地方,燃起了干柴,烤了些野味充饥。饭饱之后,困意马上袭来,伴着哔哔啵啵的声响,眼帘越来越重。

轻盈的脚步声渐渐靠近,身上被温暖覆盖,我几乎能感觉到投在自己脸上的目光,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过了许久不见动静,我正要睁眼,身边的草垫却突然动了,高大的身子坐在了我身旁,一条手臂轻轻地绕过我身后,让我靠在了他怀里。

一声叹息在头顶越飘越远,我放在身侧的手悄然攥紧。世人向来说恨一个人容易,原谅一个人很难,可是为什么,我心中的仇恨总是一次次地消淡?难道说,是这些人根本不该恨吗?

想恨,却如此无力!

身边这个男人,与我的言语交流少之又少,身为一宫之主的他却大多数时间都不在宫里,总是来去匆匆,可如今想起来,在这两年之内,他每次回宫那短暂的时间却大多数是在我的病榻边度过的……

一直以来,他在我的印象中都是冷傲霸道的,可如今难得一回静下心来,才赫然发现,在那严寒的冰层之下掩盖的,竟是……沉默的温柔……

……本章完结,下一章“ 此后桥归桥,路归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