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目录] > 第486章: 何为奴?奴的另一个定义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第486章 何为奴?奴的另一个定义

梁清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的手猛地一抖,立马朝着我的方向望来,漆黑的眸子亮如寒星,低哑的声音透着掩不住的欣喜,“主子?您还在吗?”

我半是戏谑半是气怒地回道:“我若不在,你便要学人家殉情了吗?”

他像个做坏事被抓包的孩子,别扭地抓了抓头发,一阵赧然后立刻变得肃然,“落遥是主子的奴,主子既已不在,落遥便再无生存的意义,主子放心,落遥这就尾随。”

“哼……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自杀,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说罢,我上前强行拽着他的手将残月收入剑鞘,拖着他御起轻功就走,他默了好一会儿,忽然讷讷地出声,“为何……能碰到?”

“傻子!”

落遥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却傻得像驴子,我又气又无奈地低嗤一声,在行了一段之后忽然点了他的穴将他从半空扔了下去。他虽然看不见我,但这时候总会下意识做出仰望的动作,正好让我看见他脸上由愕然转为迷惘再化作最后的释然和解脱,我额头一跳一跳,这混蛋以为我要杀他。

我随着他俯冲而下,接连“扑通”的两声,我和他一同落入一个水潭。落遥冒出头很快察觉了那水声多了一下,犹疑地向我摸来,正好戳中了我胸前的柔软之处,立马心虚地缩了回去。

如果我有心不让他触碰,他这一下哪里能碰到?我把他扔到水里就是要给他洗洗脑子,当下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拽,伸臂霸道地勾住了他的脖子。

我自出宫后一直都是变身后白发红瞳的模样,而我每每这个样子时身上的衣服都会神奇地转变成白纱翎羽衣,白纱虽繁琐,可轻薄,如今遇了水更是紧紧贴在了身上。落遥虽然看不见我,却能触到我,当下俊脸薄红,无所适从。

我渐渐在他面前现出身形,不顾他的错愕和惊艳,强行固定住他的脸,声音幽幽然带着蛊惑,“从实招来,你方才是要殉情还是殉主?”

他痴痴地看着我的红眸,薄唇动了动,大梦初醒般别开了脸,活脱脱一块打死不认的臭石头。

落遥是个闷骚,有时候还很傲娇。我竖了竖眉头,很快便勾唇,哼哼一笑,手指划过他的衣襟,用力一撕,精壮的小麦色胸膛立刻暴露在艳阳之下,上面水光点点,看得我心潮澎湃。

他窄长深邃的眼眸蓦然瞪大,不可置信地望着我,吭吭巴巴道:“你……你怎么能……”

我眯着眼痞痞地哼笑,“你口口声声为我的奴,你以为奴是什么?在我的定义中,奴不仅是用来当牛做马的,奴还有一个用途。”说着,我垂首伸出粉嫩的舌尖在他胸肌上舔了舔,他浑身一震,我攀到他肩上,附到他耳边低语:“床奴。”

“我的夫君很多,夫君嘛,我自然是少不了床第之间与其翻云覆雨。”我一边慢慢说着,一边暧昧地啃咬着他软软的嘴唇,“不过区区床奴自是不能与我的夫君相提并论,床奴……不过是闲来尝鲜,招之则来,呵之则去,玩玩罢了,就如你……”

他的身体变得更加僵硬,一股愤怒在急速蔓延,而我唇角的笑意却越深。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甘为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