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目录] > 第80章: 参加科举

《娘子非人,夫君回家孵蛋》

第80章 参加科举

梁清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今天是假期最后一天,给大家加更)

自从我在芳锦堂言会发表了那一番言论之后,芳锦堂言会几乎日日不断,大多是针对我那日的言论进行辩论,可是其间,我再没有在这种场合露过面,只有楚瑜菡与我再度偶然相遇后就常来客栈找我,我与她逐渐成了无间好友。

“玉楼,你怎么才到?我还以为你怯场了!”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改名为玉楼。

楚瑜菡一看见我便拉住我往贡院内走,我一边走一边抱歉地说:“楚姐久等了,昨晚睡得有些晚了。”

“又挑灯夜战了?依我看,你就是太过不自信,以你的才学根本无需担心!”

“小妹平日那些言语都是信手拈来,哪能对付科考那些高深的命题?”要不是没办法,鬼才愿意熬夜看那些干巴巴的古书,到现在脑袋还昏昏沉沉的。

盯着主考官手中的考题看了半天,我脑袋里一片混乱,我的记忆力很平常,根本无法牢记书中那些应试内容,更别说要针对考题应用自如了。可是在花荣我根本没有什么门路,若是应试失败,我如何才能接近皇家?

不管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于是乎,经历过无数作文考试的我第一次写出与题目完全无关的文章:第一堂,我在白纸上写下了一篇《儒法治国论》,考官给的命题为“驽马无用”;第二堂,我写的是《国之千年风云变》,考题为“花有残时”;第三堂,我已是江郎才尽,在考场内闷得发慌,本想在纸上涂鸦打发时间,又怕因此被视为无视皇威,最后干脆随手默写下纳兰容若的一首《摊破浣溪沙》,并在下角注明了“纳兰容若”四字。

****************************************

答卷一交,剩下的只能是等待,其间我也试图在民间找到噬心寒蝉的解药,可是始终一无所获。

原本皇榜该在考后一月公开,可是今年却不知为什么,硬是推迟了三天,急坏了应试的举子们,我虽然考时抱着侥幸心理,可是如今我很清楚,跑偏题的文章即使再好也是枉然。然而就在我想着如何另辟蹊径时,却得到一份意外的礼物,玉楼这个名字也因此在一时之间传遍花荣。那日……

“我平日一心读书,很少关注那些权贵,不过在花荣国有一个人连皇家都要忌惮几分,或许那人对你会有帮助。”

楚瑜菡一句话让我大为震惊,居然会有人令皇家都有所顾忌,“哦?是谁有如此本事?”

楚瑜菡言语中不无赞叹地说:“花荣第一大家水家大小姐,水清涟,水家原本世代为官,而且几乎代代高居相位,还出过几位皇夫,当今女皇之父便是水家嫡子,也就是水清涟的舅舅,可是从水清涟往上三代开始便弃官从商,到水清涟这一代水家已是花荣第一富户,再说这水清涟更是人中之凤,不仅机敏过人,而且容貌极佳,是花荣有名的风流人物。”

……本章完结,下一章“ 进宫面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