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1章: 楼兰公主(二)

《情剑长歌录》

第1章 楼兰公主(二)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楼上露出两名少女的面来,将那少年私藏纱巾从头至尾看得分明。其中面戴轻纱的少女正要大声喝止,却被另一名少女止住,道:“不用喊了,那纱巾被这小子脏手摸过,要回来也只能扔掉。”

面戴轻纱的少女气道:“可惜看不到这野小子的面目,否则定要找到他一顿好打。”另一名少女嘿嘿笑道:“这小子骑着的马臀上印有马市贾穆的行记,要找到他倒也容易。”面戴轻纱的少女咯咯笑道:“算这野小子倒霉,竟敢惹到我们兰陵公主头上来。”二人相视嬉笑,楼下那少年已是骑马拐过墙角消失不见。

那少年自然不知楼上有人看着自己,缓缓放马逛回住处,只见那叫做“七叔”的羌族汉子早已回转,正指挥众人打点启程物事。见他回来,问道:“阿儒老爹没和你一道么?”那少年奇道:“他出去了么?”

旁边一名随队的汉子笑着接口道:“刚才有人说楼兰的两名公主舞跳得好看,阿儒老爹和那人一道出门,想是跟着去看姑娘了,哈哈哈。”随队众人都是使力气的憨实汉子,闻言一阵哄笑。那少年甚觉面上无光,对众人一阵笑骂,然后道:“七叔,我去寻阿儒爷爷回来。”那叫做“七叔”的羌族汉子笑道:“阿儒老爹被你拖来随我们跑这一趟,早已闷极,说不定真去看小姑娘跳舞了!你寻到他早些回来,我们未时前动身。”

那少年调转马头又往来路返回,心头骂骂咧咧:“娇滴滴的小姑娘,有啥好的?你们开口闭口都说这姑娘美,那姑娘好的,怎不见有几人娶回家去?”那些随队的汉子常年漂泊在外,靠卖力气为生,难有女子愿选这样的人做夫婿。他不知世俗女子的心思,只道这群随队汉子都是叶公好龙,心里颇感不屑。

楼兰城甚是狭小,不一刻他已回到王宫广场外侧,听见观众不时发出雷鸣般的喝彩,顿时好奇心大起,想到:“女人跳舞也能博得这般响亮的喝彩么?”他一贯只对男儿间角力胜出的勇士欢呼,难解女子跳舞竟也能得到人们同样的喝彩,当下强忍好奇不往宫楼上张望,只在人丛中寻找阿儒的身影,却见各色男女熙攘,阿儒也不知身在何处。

他正找得心头烦躁,忽听身后有人语带笑意道:“小云儿,你何时也对小姑娘跳舞有兴趣了?”他猛然转头,只见身后一名儒衫老者笑咪着眼长身站立,正是想要找寻的阿儒。

他怪声说道:“我哪是对小姑娘跳舞有兴趣了?若非要来寻你,才不会站在这哩。”阿儒笑骂道:“你个蛮小子,太也不知好歹。楼兰城这两位小公主不仅舞跳得极好,人也长得极是漂亮,嘿嘿,你不见识见识真是可惜。”

那少年闻言更是不瞧宫楼方向,说道:“男儿大丈夫怎能喜欢看那娇滴滴的小姑娘?七叔叫我来寻你,要动身回去了。”

阿儒哈哈大笑,脚尖轻点飘身上了那少年骑着的马背,抢过缰绳催马往回,却故意绕路经过广场西侧,此处正对楼上演舞台面,那少年坐在马前终是难忍好奇,偷眼往楼上瞧去,只见当中端坐着一名身着唐朝仕女装的美艳少妇,眉间一点红漆,头挽蝴蝶高髻,双手不停翻飞挥舞,像是在坐着跳舞一般。她面前两名面戴轻纱的少女张弛舞动,手语眼神配合无间,腰肢转动犹如春风拂柳,虽只青涩年纪,却已令人感到浓艳的女子妖媚从二人的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开来。

那少年看得心旌摇动,却不愿输了嘴仗,说道:“阿儒爷爷,这舞倒和你那套女人剑法有得一拼,嘿嘿,不过当中那女子坐着也能跳舞,却比你只会跳来腾去厉害多了。”

阿儒从后用手重敲那少年脑袋一记,微怒骂道:“无知蛮儿,当中那女子是天竺国人,说话风俗本就喜用手语配合,哪是在坐着跳舞?她教的这舞名为‘魅惑舞’,本是极为高深的舞技,两名小姑娘已深得其中韵味。若将天下跳舞之人比作江湖,这两名小姑娘已可算得高手之列,比你萧云可是强得多了。”

那名叫萧云的少年不愿示弱,说道:“那是自然,小姑娘的师傅长得既漂亮,所传的舞技又是这般柔软婉转,却不似你将本该用于沙场拼命的剑法练得如同女子跳舞一般,哼,你不曾说过,唐人有句话叫作‘名师出高徒’么?想来确实有些道理的。”

阿儒怒急反笑,辩驳道:“这‘魅惑舞’据说源自天竺国,女子将此舞跳到极致能让任何男子甘心拜倒在石榴裙下,因此女子演练此舞只要能令观者心动,便算个中高手。同样道理,我这套剑法虽是走的轻灵机巧路势,但练好了可以天下无敌,谁敢说我这剑法不好?”

萧云又道:“你也说了,别人这叫什么‘魅惑舞’的是从天竺国传来,想来极有渊源,因此也足以令人相信。你那套扭扭捏捏的女人剑法是你自创,又不见你用它杀过强人,谁知你是不是信口开河?上次赖鱼眼听我说起便笑弯了腰。”

阿儒冷笑道:“你怎不说他后来怎样了?”萧云道:“他若不是来试你之时突发恶疾,怕你这身老骨头也被拆散了。”

阿儒放声狂笑,道:“无知,顽劣,固执,你一辈子也别来求我学这剑法,哼,赖鱼眼就会两手锄地的把式,被我护体真气震憋了气脉才会手足僵硬。你不懂这道理,却又不肯听我讲解,只能成为一介莽夫。”

萧云其实心知阿儒确实有些本事,只从赖鱼眼等人后来对阿儒奉若神明这一点上便可看出几分。不过他心里始终感到阿儒那套剑法脂粉气太重,只想学点大开大阖的武术,阿儒却恼他不听教诲,旁的一招半式也不传授。二人一老一小性子都极倔强,这一番较劲下来,已近十个年头,却依然谁也说服不了对方。不过阿儒早将萧云视为自己的衣钵传人,内力修炼的法门也在暗中传了他。但此举却令萧云身子骨越发强健,每次与人打架受伤回来,伤势恢复得也越来越迅速,更不愿学阿儒日思夜想欲传授给他的得意剑法,宁愿跟着老七等莽撞汉子学上几手浅显虎猛的拳脚。

二人各自在心头赌气,都不再说话,任由马儿将二人带回住处。只见老七等人已经整装待发,看见一老一小两人的神情,心下已是猜着几分。

阿儒用手轻按马背,身子腾空移后三尺,飘然落地。随队的大汉有人识得这是极高明的轻功,顿时抚掌叫好。萧云正和阿儒斗气,当下依照阿儒平常所授的轻身法门提气至胸,双手按向马背,身子往前凭空翻出两个筋斗,这才“砰”的一声踏足地面,震得尘土飞扬,看样子倒是气势十足。

阿儒见他将轻身功夫演得犹如外家硬功,心头顿感哭笑不得,忍不住叱道:“跟你讲过多次,落下时不能气沉丹田,你这样走出去会被人笑落大牙的。”

老七连忙出声打断二人斗嘴,道:“阿儒老爹,时候不早,该上路了。”

众人离家已久,个个兴高采烈,独剩阿儒阴沉着脸骑马坠在队伍后面,心头琢磨不透,想到:“难道老天故意来为难于我?让我遇到这么个顽劣的徒儿?眼看再等两年小云儿年纪长成,即便到时他愿来练这剑法,却已过了最佳时日,终是难有大成。哎,是否我太固执了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楼兰公主(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