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15章: 征人无泪(一)

《情剑长歌录》

第15章 征人无泪(一)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雪莲仙子”眼见李长风不顾伤势狂奔而去,身子一颤便要追赶,但随即停住脚步,对萧云和蝉西一帮人冷冷说道:“你们赶快走吧!”说完招呼手下众人回转山庄,刘锦云受了箭伤神志更是昏乱,被她点了睡穴一齐带走。

萧云上前探视蝉西,见他身上伤口都不致命,只是出血过多精力衰竭,当下放心下来。蝉西带来的胡衣大汉们对他颇有敌意,他知眼下不是和蝉西相认之时,于是由得胡族大汉们抬着蝉西和那胡族女子的尸体下山而去。

转眼间刚才还火把通明的山坡立即静了下来,萧云独自一人站在原地,看着几个拼斗双方各自留下的人在清理同伴的尸体,几支松油火把噼里啪啦燃烧着,令他感到一阵凄清。

他信步下山,自往沙洲城中而回。

且说李长风刚才听见师妹“雪莲仙子”和萧云对答,心中羞怒交集,暗道:“原来她竟是这样怕见到我!我还赖在这里干什么?”转眼看见刘锦云持弩瞄准萧云,来不及出声示警,连忙拾起掉在地上的一具装着箭的强弩抢先射中刘锦云肩头,救下萧云一命。

他一路狂奔,伤口不断涌出鲜血,加之被从高处跳下的冲力震伤了内腑,到得半途已是神志恍惚。心中更是纷乱异常,一会想到:“这三年来我要找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么?李长风啊李长风,你到底在做些什么?”一会又想道:“原来我一直不敢和师妹相见,其实是自己早就知道会这样吗?她三年前出走的时候只字片语也未给我留下,想来我在她心中竟是没有一点地位……”,越想越觉心如死灰,一路向着肃州城方向走去,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万事已休,回去兰州的家里。这个念头才闪现脑海,便再支持不住,一头栽倒昏迷过去。

“长风大哥,长风大哥---”,李长风再次睁开眼来,看见身旁几张污垢的少年稚面,其中一名少年见他醒来,惊喜喊道:“长风大哥,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三天两夜了,我就说---”,这少年显然兴奋异常,话到一半忽又转头大喊道:“二狗子,二狗子,快把你输了的弯刀给我,长风大哥醒了,我赢了,我赢了,哈哈哈---”。

此处是一个破烂的庙宇,那兴奋的少年话音才落,半掩着的房门“吱呀”一声被推了开,一名年龄稍大的少年端着药碗走了进来,对那兴奋的少年说道:“嚷个球卵子,我跟你打赌是希望长风大哥早点醒来,别说是这弯刀,只要长风大哥好起来,要了我们的命又怎样?拿去。”说着解下腰间弯刀扔给那兴奋的少年,然后走到床前对李长风说道:“大哥,你可醒了,这几天硬是把我们几个生受死了,哪个如此大胆,竟然把大哥伤成这样?你现在醒过来就好了,等几天养好伤带着兄弟们去报了此仇。”接着将煎好的草药递到李长风嘴边。

李长风的意识渐渐清醒,眼前这几名少年原本都是在沙洲城里偷鸡摸狗的乞儿,时常被地痞追打侮辱。李长风为了不惹人注意,总是栖身在穷街陋巷之间,见这几个少年生活艰难,总受人欺负,于是出手救下几人,给了他们一些本钱做点小买卖,一面教他们些“仁孝、中庸”的孔孟之道,一面传授一些粗浅武术让他们能够自卫。

此时他见这几名少年都是一脸困顿之色,心知他们都是守了自己三天两夜未曾好生睡觉,不觉心中升起一股暖意,离开师妹时那种心如死灰的感觉竟也淡了不少。他问道:“二狗子,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二狗子道:“那日大哥彻夜未归,天才亮我们便四处打听,臭脚老九寻出了城去,恰好碰到大哥的一个朋友,是他帮着将大哥找了回来,还找来大夫给大哥开了这副药方。”李长风心中激动,颤声问道:“我的朋友?是女人么?”

二狗子嘿嘿一笑,道:“大哥身子还没大好,可不该想这些事!”其余几个少年闻言也都一阵嬉笑。他见李长风一脸急切,当下不敢再开玩笑,正色道:“是个姓萧的郎君,也亏得有他,否则我们怎么也想不到大哥竟然会跑到冥水道那么荒远的地方。”

李长风恍然大悟,道:“是他,萧云?”二狗子道:“是了,那个郎君的大号就叫萧云,他昨日来过,见大哥还没有醒来,便留下一封书信叫我转交大哥。”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素巾白布的书信来交给李长风。

李长风见这白巾乃是沙漠旅人常用来裹头的布巾,不由感到一阵惭愧。想到自己诩为孔子的中规门徒,但在这沙洲暂居之处竟连一张麻纸也没有,别人给他留书还得用上自己的防沙头巾。他自嘲的一笑,接过萧云的留书展开观看,但见上面用炭灰写道:“李兄安启,与兄萍水相逢,却是生死相交。今某军务缠身,必须启程回到龟兹城复命,天地茫茫,但愿后会有期!长安萧云留字。”他看完一阵沉默,想起这三年来为了寻找师妹“雪莲仙子”,自己连半个朋友也未交过,家人朋友更是久未通音讯,不觉心中黯然,但又想起和萧云一道不顾性命从高岩跳下去救师妹的情景,却又感慨万千。

……本章完结,下一章“ 征人无泪(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