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17章: 征人无泪(八)

《情剑长歌录》

第17章 征人无泪(八)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清楚地记得上次和李嗣业比武的情景。

安西军中有个传统,每年来安西的新兵要和老兵各自选出二十名代表进行“击鞠”比赛。老兵往往想要利用这个时候煞煞新兵的锐气,却不料萧云马上功夫十分了得,打马球这等“军中之戏”恰好是他的拿手好戏,加上和他同时参加到安西的新兵中有几人本是北庭督护府转过来的骑兵精锐,也是打马球方面的高手,因此比赛一开始,新兵这方便一直占据着领先位置,到后半场老兵一方已是落后太多,于是恼羞成怒,击球跑马中暗藏阴手,连伤了新兵马队的好几人。新兵中大多都是年轻气盛者,与老兵一方各不相让,双方在球场上便动起武来,进而整营士兵都被波及,眼看一场哗变就要出现。

后来李嗣业闻讯赶到,他在军中威信极高,便由他出面,约定新、老双方择日各选十人进行比武,败者磕头认错。

比武时萧云和李嗣业各自代表自己一方出战。双方二十人一阵混战,李嗣业轻松的突围而出,萧云也凭借着师傅阿儒传授的上乘剑法力挫强敌,最终决战便在他和李嗣业之间展开。

也是那一战,萧云第一次真正认识到自己所学剑法的妙处,李嗣业是安西军中当仁不让的第一高手,二人翻滚激斗了一百多招不分胜负,最后李嗣业砍掉了萧云一撮头发,萧云却也刺穿了李嗣业的衣袖,二人战个平手。

至此萧云在军中声名鹊起,新兵和老兵之间的一场冲突也得以化为无形。

萧云正回想往事,耳听李嗣业大吼一声道:“萧校尉,既然是大帅想看你我的真实功夫,李某便要全力相搏,手下不会丝毫容情,你小心在意了。”

萧云回过神来,李嗣业咄咄逼人的言辞让他心中豪气勃发,暗道:“你李嗣业刀法虽猛,但要想胜我却也不易!”他好胜心起,手中长剑挽出一朵剑花便往李嗣业招呼过去,口中喊道:“李将军,留神了!”

李嗣业哈哈长笑,手中陌刀指天而起,大跨步的迎他而上。萧云顿时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眼看着李嗣业手中雪亮的大刀辉映着骄阳,似乎身体都能感受到李嗣业攻来一刀的热气。他心中暗叫不好,舞出的剑花被吞没在了这蕴天地之势在内的一刀之下。他从未曾想到李嗣业的刀法已经到了如此惊人的地步,上次比武时候的李嗣业和现在举刀来袭的李嗣业完全判若两人。

李嗣业这一刀气势太盛,偏又让人感到无懈可击,萧云心下惊骇,唯有长剑疾驰舞动,希望打乱李嗣业的刀势,身子连连往后退避。但很快便感到李嗣业攻来的这一刀竟然让自己无从躲避,无论如何退避躲闪,李嗣业手中大刀都会出现在令自己心惊肉跳的位置上,随时可能狂斩而下。

而李嗣业的身形更是忽然之间暴涨起来,举刀来扑的模样犹如神怪附身。萧云这才知道李嗣业刀法的真正威力,看来前次比武李嗣业是有心想让,自己才能和他打了个平手。此时的李嗣业仿佛是在战场上与敌人拼命,完全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萧云惊骇过后,怒气渐生,心中想道:“就算是想在大帅面前长脸,也不用以命相搏吧?”他怒气一生,反倒将惧意压了下去,眼看自己已无退路可走,当下一咬下唇,手中长剑灌注真力,如柳絮飘飞般荡漾在李嗣业威猛绝伦的刀气中逆流迎上。

他已是发了蛮性,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心中唯有手中的三尺青锋,但见二人身影一合即分,萧云大叫一声往后摔出丈余,胸中烦闷欲呕。李嗣业却疯了一样冲向院墙,大刀如电挥过,将拴在墙边的一头白羊齐头砍掉。那白羊头身两分,口中还“咩咩”叫着,身子向前狂冲十多尺才倒地死去。

萧云见李嗣业这等阵势,却也不惧,勉强提起一口真气,跃起身来挺剑又想往李嗣业刺去,却听高仙芝哈哈大笑道:“好,好,好,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李嗣业砍死白羊之后浑身的刀势也逐渐化去,对萧云抱拳说道:“校尉郎千万不要见怪,李某这一刀是保命的绝招,平常轻易不敢动用,因为一旦用了此招,对手必然非死即伤,不见血是收不了功的。由于大帅想要看看校尉郎的真实功夫,因此李某才全力相拼,生怕一时控制不住刀势,于是准备了这头羊子来饮血泻功!”说着他转头对高仙芝说道:“大帅以为如何?”

高仙芝望着一脸茫然的萧云说道:“萧云,李嗣业对你可是赞不绝口啊,本帅正有个机密任务,需要一名武功卓绝又有胆色的人去办,他向本帅推荐了你,因此替本帅考较你一番。”萧云连忙抱拳说道:“大帅有军务但请吩咐,萧云万死不辞。”

高仙芝收起笑声,对萧云和李嗣业二人招手道:“你们随我来。”二人跟在高仙芝身后快步而行,一路上曲廊迂回,片刻后来到一处幽静的小院。高仙芝停住脚步,转身对萧云说道:“你此番押送人犯不力,正是本帅将你徒往偏远之地的理由!”

……本章完结,下一章“ 江湖路远(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