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19章: 江湖路远(二)

《情剑长歌录》

第19章 江湖路远(二)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此等了半个多时辰,一直没有素多来等人的消息。萧云暗自担忧,百无聊赖往房内张望。只见背对他坐着的那名胡衣女子发如黑瀑,身材高挑婀娜,手里拿着一根细细的竹竿,来回轻点在几名小孩的身上,口中温柔的说着:“猪儿,狗儿,猫儿……”,说的却是汉语。被她点到的小孩应声做出她口中说出的动物形状来,不时传来小孩们和她发出的呵呵笑声。

萧云看得会心一笑,隐隐觉得这名女子的声音温婉动听,似乎在哪里听过。不过那些小孩子屡屡出错,相互之间说话叽里咕噜,尽是他听不懂的话语,倒象是才学会这几个中原词语一般。

再看靠墙坐着的两名天竺打扮的贵妇,一副死气沉沉的表情,木然的闭目养神。门口站着三名青衣红巾的江湖好手,显然是在看守此房中的妇孺。

又过了半个时辰,寺庙里依旧平静,萧云等得心头焦躁,那些玩耍的小孩们更是抵不住睡意来袭,各自趴在厅中椅旁沉沉睡去,那长发胡服女子逐一给小孩身上披上绒毯,但她躬身时长发掩面,萧云却a始终看不清楚她的面容。

他一念及此,心中“咯噔”一跳,暗道:“我这是怎么了,如此险境还来这些胡思乱想?”但越是在心中告诫自己,越是好奇那女子的长相。那女子在他不经意间重又背对他坐在桌旁,手捧一杯香茗细细酌饮。

萧云忽然感到一阵好笑,又想道:“我成发情的狗儿了么?在长安城中没少见过姑娘啊,怎么才到安西来一年多,竟然会对着这个女子的背影发痴!”他虽然汉化已深,但骨子里依然流着西域民族的血性,内心性格实则狂放不羁。此时正值唐朝观念开放年代,长安城中男男女女自相私会蔚然成风,他当时年少好动,自是此好中人。此时身处险境,等待忧心之际的胡思乱想却都在这连面貌也没见到的陌生女子身上,确也让他忍不住暗中笑话自己。

忽然静夜中一声尖厉的喊叫,叫声叽里咕噜和那几个小孩口中的语言相似,紧接着又听有人用汉语大喊道:“有奸细,守卫大殿---!”萧云心中一惊,只见守在门口那三名青衣红巾大汉跨步进门,径直朝向正中端坐品茶的长发胡服女子而去。他生怕这些大汉暴起伤人,当下顾不得暴露行踪,大喊一声“姑娘小心”,应声推窗腾身跳进,手中长剑疾刺当先那名大汉。

房内之人都被他突然出现惊了一跳,那长发胡服女子讶然回望,萧云只见一张美丽绝伦的俏面满布惊异之情的盯着自己,瀑布般的长发随着回头的动作荡起一阵暗香扑鼻,一种强烈地似曾相识的感觉袭进内心。他无暇仔细回想,手中长剑去势如电,当先那名青衣大汉呆若木鸡,竟然不知闪躲,被一剑贯穿咽喉。

那长发胡服女子和另外两名青衣大汉似乎被吓得傻了,一齐钉在了原地。那长发胡服女子一双秋水含波的眸子只管上下打量举剑护在身前的萧云,两名青衣大汉则是惶惶不安的看着她。萧云不敢停留,一振手中利剑便要上前厮杀,却见那两名青衣大汉脸露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突然一齐转身疾逃出门,下楼而去。

楼下顿时喧哗声起,静夜立即显得嘈杂吵闹起来。窗外两名和萧云一道潜上来的同伴,此时也跳进房内,手执兵器守住房门。

紧接着传来“呯呯乓乓”的兵器交鸣声,夹杂着人声呼喝,萧云知是隐藏在暗处的同伴听到动静,已经和守卫接上了手。他被那长发胡服女子的绝世美丽扰得心跳,竟然不敢和她对视,正想问询她是否小勃律国王的家眷,话到嘴边忽然恍然大悟,问出的话却是:“啊,你是公主小姑娘?你---,你是兰陵?”顿时没了刚才那惊艳不敢细看的心思,仔细盯着那长发女子上下打量。

那长发女子五官精致秀丽,正是一副中原女子模样。听见萧云问话,脸上闪过一丝既惊喜又迷茫的神情,沉默片刻才道:“你说什么?”萧云心下激动,又问道:“你不记得了么,我是萧云,羌族小子萧云啊!”那长发女子一副浑然不解的神情,说道:“你认错人了吧?”萧云见她面色迷惑,顿时心中一冷,喃喃自语道:“你不是么?但长得太像了,实在太像了!不过……,也是了,公主小姑娘哪有你这般漂亮,……,真是太像了!”他最初的惊喜过去,此时听那女子否认,仔细再一观看,只觉面前这女子气质高贵,样子虽和成兰陵当年有八分相似,但却比之成熟漂亮了许多,尤其是她那副冷峻的神情,令他感到和心目中记忆的“公主小姑娘”相去甚远。

那长发女子听他颠三倒四喃喃自语,嘴角微微一扬,忍住笑意,问道:“你是谁?这是怎么一回事?”萧云闻声惊醒,急忙说道:“在下是大唐安西校尉萧云,奉命前来营救小勃律国王的家眷,你们但请放心,我等拼却性命不在,也会照顾你们的周全,等着安西节度使高大帅带领大军攻破城池。”

窗外传来几声惨呼,听那声音是和萧云同来的同伴发出。萧云顾不上和这女子说话,腾身跳到窗边向下观望,只见大殿前的广场上密密麻麻排满了士兵和青衣红巾的敌人,同来的大唐勇士只剩四人还在浴血支撑,正与起先看见的那名下围棋的吐蕃和尚战在一处。

……本章完结,下一章“ 江湖路远(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