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2章: 楼兰公主(九)

《情剑长歌录》

第2章 楼兰公主(九)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云用幸灾乐祸的语气说道:“小姑娘,白日里你骑着高头大马,连正眼也不瞧我一下,嘿嘿,这两位蒙着面的大侠定也是恼你目中无人,才把你捉了来吧?两位大侠,我说的可是实话?”

刚才那名黑衣人没好气的骂道:“贼小子,死到临头了还胡说八道,再不闭嘴一刀把你剁了。”萧云腾身从地上跳了起来,叫嚣道:“我王大名在这沙洲城中也算是有头脸的人物,若不是被你们趁我撒尿的时候从背后偷袭,难道我还怕了你们不成。”话音未落,就听“啪”的一声脆响,他面上已被那名黑衣人结结实实的打了一记耳光。那黑衣人冷笑着说道:“你说一句,我就打你一记耳光。”

萧云被打得眼前金星直冒,怒火升至头顶,骂道:“你……‘啪’唉哟,你仗着……‘啪’,唉哟,你奶奶的,你妈妈的……‘啪’……,唉哟,爷爷和你拚了,有种别用刀。”他说一个字,就被那黑衣人打一记耳光,心头的怒火也越大,可偏偏打他之人出手迅捷,让他避无可避。好不容易说完这句话,却已是脸颊高高红肿起来。

那名打他的黑衣人听他狗急跳墙的口气挑战,心下只觉好笑,说道:“哦?就凭你?贼小子,爷爷今天不将你打得连你娘都认不出来,就算你赢了。”说着将手中长刀倒插在地,就欲上前痛打萧云一顿。

另一名黑衣人坐在旁边不发一言,此时见萧云和那黑衣人越闹越厉害,当下说道:“别闹了,办正事要紧。”萧云却不依不饶,骂道:“怕了爷爷的是孙子。”那名欲上前痛打他的黑衣人原本听到另一名黑衣人所言,正要依言退开,听见萧云还是不知死活的叫骂,当即动了真气,狠声道:“贼小子,今天你要是能有一拳一脚打到我身上,吴某立时自刎在你面前,来吧。”另一名黑衣人听他连自己的姓氏也带了出来,知他是气到了极点,不好再多说,只待让萧云吃些苦头,再出面来收场。

成兰陵也是暗暗为萧云担心,不过这种情形是她从来未想象过的,却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帮得上忙。

萧云伸手抹干净嘴角流出的血迹,大声对逼向自己的那名黑衣人喊道:“等等,你若拿刀跟我打,怎算得公平?”那名黑衣人闻言一愣,暗道:“我明明手中无刀,贼小子却这样说,定是怕了我。”不过此时他立意要好生收拾一顿萧云,当下道:“我手中哪有刀来?”

萧云道:“你现在手中无刀,可刀却插在你身后,一会你空手不是爷爷的对手,一怒之下,谁知道你会不会退回去拿刀,那样还不如不打。”那名黑衣人强忍怒气道:“我保证不用刀。”萧云一脸不信的神情,说道:“你嘴上保证,可难保你打不过我自食……”,话音未落,那名黑衣人转身回去抽出插在地上的长刀,倒转刀把向着萧云递了过去,说道:“废话少说,你拿刀和我打。”萧云连忙伸手接过。刀一入手,却被压得身子一沉,嘴里大呼道:“这刀可真重,有没有轻一点的,我可用不惯。”

“啪”的一声响,萧云脸上又被打了一记耳光,那黑衣人已是怒不可遏。萧云这次却不叫“唉哟”,大呼道:“小子,说了公平比武,你怎能趁我手里拿着长刀,占我小娃娃的便宜?”那黑衣人闻言一怔,明明萧云手中拿着刀,反而说被占了便宜?他怒极反笑,问道:“刀就这么一把,你要用不用,要不你说怎么才公平罢?”

萧云道:“我平常用的刀可没有这么重,现在你给我一把这么重的刀,我哪里能发挥出我真正的功夫来?你这不是占便宜是什么?我看这样吧,这刀放在你身后我不放心,放在我身后的话,怕你打输了要找借口,还是让小姑娘拿着,这样你我都不用担心,正好可以显出真本事。”他这番话自相矛盾,但那名黑衣人却不作声,心中暗暗发狠,“等会一拳打死这贼小子,才能谢我心头之恨,大哥若是责问起来,就推说一时失手便是。”

坐在一旁的黑衣人却看出萧云并非不知天高地厚这么简单,但此时天色已渐亮,他自付凭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也闹不出个花样,反倒想看看萧云到底有何鬼点子,只管冷眼旁观。

萧云见二人都不说话,当下心领神会,快步走到成兰陵身旁,突然伸手抓住她的肩膀,将手中长刀架在她颈子旁。那两名黑衣人连忙跳起身来,萧云大喝道:“站住别动。”那两名黑衣人投鼠忌器,当即闻声止步。

成兰陵显然也未料到萧云有这番举动,不过心中却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有一丝淡淡的欢喜。

刚才一直坐在地上的黑衣人开口说道:“小子,这小姑娘也是被我们抓来的,她的生死关我们什么事?你要是伤了她,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

萧云的脸肿得老高,本就狭小的双眼更是眯成了一条缝。他勉强嘿嘿一笑,嘴角牵动脸上肌肉,显得既滑稽,又诡异。他早前听见这些黑衣人谈论,知道他们要对付的人是成兰陵的父亲,也听出打算利用成兰陵牵制她父亲的意图,于是赌这两人暂时还不敢让她有个闪失,当下恶狠狠的说道:“这小娘皮平日那般高傲,看都不看爷爷一眼。爷爷反正也逃不掉,还不如杀了她给爷爷陪葬。”

刚才说话那黑衣人见萧云一幅诡异的神情,生怕这小子万一发起蛮来不顾一切,真个将成兰陵割了喉,当下连忙说道:“谁要你的命了?这样如何,你放了这小姑娘,我们放你走?”

萧云怪笑道:“你当爷爷是三岁小儿么?你们给我退后三丈,我便放了这小娘皮。”两名黑衣人对视一眼,心头暗自好笑,莫说退后三丈,便是退后十丈,也不怕萧云能逃出自己的手心。二人脸上不露喜色,对萧云道:“好,我们依你便是。把刀拿好了,可别失手伤了小姑娘。”言毕二人快步退后三丈来远。

萧云眼见二人退走,低声在成兰陵耳旁边问道:“你怕不怕?”成兰陵轻声答道:“开始有点,现在不怕了。”萧云轻笑道:“你把眼睛闭着,等下我拉着你的手跑,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千万别睁开眼睛,好么?”成兰陵不明所以,但听萧云语气温柔,似乎还显得胸有成竹,当下鼓起勇气答应下来,将双目闭紧。

萧云见她信任自己,心中更是欢喜。他自从被捉来这里,便开始在脑中盘算逃跑的办法,沙洲城地处沙漠边缘,能有大片树林的地方只有一处,便是沙洲城东南面的大雪山。这座雪山离沙洲城仅只十几里路,山顶终年积雪,但山腰以下却有四季之别。他以前常和禅西等伙伴来此地掏鸟蛋,熟知这片树林左侧有个高崖,崖下有一潭池水。此时正是初夏时分,池水应早已解了冰。他跟随阿儒日久,知道北方人大都不识水性,眼前这两名黑衣人满嘴北方口音,便想到了一着行险逃跑的念头。

他见那两名黑衣人依言退远,当下把心一横,拉着闭上眼睛的成兰陵就往高崖跑去。那两名黑衣人眼看二人要逃,连忙腾身追赶。不过那高崖离萧云和成兰陵刚才站立之处甚近,穿过一排树丛,已至高崖岩边。

成兰陵心中忐忑不安,被萧云拉着快速奔逃,耳边呼呼风声传来,让她几次忍不住想要睁眼看看。但萧云紧紧握住她的手,又让她觉得应该相信这名黑肤少年,既然他让自己不能睁眼,必然有他的打算。她正胡思乱想,耳听萧云大喊一声:“跳。”她闻言起跳,再也不顾闭眼的约定,睁开眼来一看,只见自己的身子竟已飞在半空,脚下是十几丈高的悬崖。她还来不及害怕,听见身旁萧云大声叫喊:“深吸一口气,千万别喝水。”随着“砰”的两声巨响,二人几乎同时掉进水潭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 楼兰公主(十)”↓↓↓更精彩哦!